首页>新闻热点>国内新闻
揽储搭上流量“快车” 存款“触网”风险涌动
2020-11-27 来源:新华网

“可选择的存款产品类型很多,还有些收益比较高。”在被问及购买互联网金融平台存款的感受时,北京白领小向(化名)对记者说。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的观点,互联网金融平台存款的主要模式是银行通过第三方互联网金融平台销售存款产品,产品和服务由银行提供,平台提供存款产品的信息展示和购买接口(债权债务关系为存款人与银行)。

近年来,互联网平台存款凭借门槛低、利率高等特点,成为部分银行揽储的重要手段。在迅速发展的同时,此类金融产品对存款利率管理带来的扰动以及对银行流动性管理带来的挑战不容忽视。业内人士表示,风险管理和监管亟需跟上,解决中小银行揽储渠道之惑应从精细化管理着手。

存款“触网”揽客多

最早引发市场关注的互联网平台存款,可以追溯到诞生于2018年的智能存款。

彼时,凭借低起存点、保本保息、随存随取、提前支取靠档计息、年化利率高等特点,智能存款成为揽储利器,一些中小银行在第三方互联网平台上发行类似产品。随着定期存款提前支取靠档计息等不规范做法被叫停,多家银行已宣布清盘智能存款。

当前,智能存款在市场上已难觅踪影,但银行与互联网平台的合作却没有止步。例如,京东数科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6月末,公司累计为金融机构推荐了逾200万个存款客户。

以京东金融为例,记者在浏览其App时发现,目前逾70家银行接入该平台,在售存款产品有90款,产品门槛低、利率高、支取灵活。以某银行5年期定期存款为例,起投金额为50元,利率为4.875%,若提前支取则按该行当日挂牌活期利率结算实际持有天数的利息。

在合作模式上,一位民营银行业务人士介绍:“在实现技术对接后,银行的存款产品得以在第三方平台上展示。通过这种渠道存款的客户,平台分成约占存款本金的千分之三。这样的分成比例几乎是业内不成文的规定。”

综合业内人士观点,存款“触网”背后有三大动因。一是适应用户习惯变迁。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现在许多金融行为逐渐转向线上,在互联网上买理财和存款产品是个趋势。

除中小银行外,部分大行也在第三方互联网平台上线了一些存款产品。“尽管不需高息揽储,但对这些大行来说,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存款毕竟是值得关注的方向,可能会成为未来新的存款增长点。所以,这些大行可能会把第三方互联网平台作为拓展渠道的一种准备。”曾刚称。

二是竞争存款。这对于网点和名气都不及大行的中小银行来说尤为重要。“作为一家2017年才成立的银行,坦白说网点所起的作用并不大。在我们自己的App上,最初存款规模增长很不好。在2018年陆续通过第三方互联网平台获客和引流后,存款规模才有了明显增长。”上述民营银行人士表示。

三是补充被压缩的其他资金来源。曾刚表示:“银行竞争资金来源的过程中,在尝试过同业存款、保本理财等方式并难以为继后,就会转向新的渠道。比如,在保本理财受限后,结构性存款便迅速攀升。随着今年持续压降结构性存款,互联网平台存款很可能成为替代结构性存款的一个重要方式。这就可能导致互联网平台存款规模迅速扩大。”

暗藏流动性管理风险

从利率看,互联网平台存款利率已接近或达到全国自律定价机制的上限。此外,多家银行在互联网平台上还通过领券加息、缩短计息周期等方式争夺客户。

小向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为了追求更高收益,他已经开通了5家银行的电子账户。尽管对这些不知名中小银行并不了解,但由于有存款保险制度的保障,他并不担心资金的安全问题。

孙天琦表示,互联网平台存款的一些特点和问题需要关注。包括:互联网平台模式为客户提供了存款购买接口,实质是存款营销行为;地方法人银行突破了地域限制,存款业务已拓展至全国;有意突出存款保险保障的宣传,暗示“零风险、高收益”,便于用较高利率吸引储户;互联网平台存款的特有属性,给中小银行流动性管理带来挑战。

曾刚认为,互联网平台存款可能对存款利率管理形成扰动。高利率的互联网平台存款,会分流其他银行存款,加大存款流动性。如果互联网平台存款规模过大,甚至会影响到银行体系负债端的稳定性,也会影响到银行资金端成本,进而影响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有效下降。

一位银行业分析人士表示,在负债端成本攀升背景下,要获得同样的利差,就需要做更高收益的资产业务,这也蕴含了更高风险,将倒逼银行提升风险偏好。“高收益资产包括消费类信贷、涉房地产的民营企业贷款等。”

对于机构而言,客户若更关注存款利率,那么银行的品牌粘性将会降低。曾刚认为,市场化程度较高的资金如果在银行负债中占比过高,实际上不能发挥存款作为核心资金来源的作用。长期看,对银行的流动性管理不见得是好事。

监管需强调“一致性”

专家认为,随着互联网平台存款迅速发展,有必要对潜在风险做好针对性防范。对于银行而言,应走精细化发展道路,合理进行负债端管理。

在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政策分析师何飞看来,要深入研究互联网平台存款“三个替代”带来的潜在问题,即对线下存款的替代、对本地存款的替代以及对同业融资的替代。要针对此类存款的营销模式予以规范,包括对利率、存款保险保障的宣传等都不应夸大,防止搞资金价格恶性竞争,要充分保护储户利益。鉴于互联网平台存款对银行流动性管理提出更高要求,有关部门应进一步关注相关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流动性管理问题,防范资金“快进快出”带来的流动性风险。

曾刚表示,监管思路要强调“一致性”,线上化发展的存款在定价和业务流程上要与线下存款接受同样的监管规则,包括自律机制对利率的限制以及一些业务流程要求,否则可能形成不公平竞争和套利空间。

曾刚强调,当前的现实情况是银行资产收益率在下行,所以银行负债竞争理应逐步减弱。银行要走精细化发展的道路,不应简单追求规模扩张。要综合考虑资产端盈利能力和资产投向,合理进行负债端管理,制定稳妥的存款需求计划。

分享到:
责任编辑:梦月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