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曝光
误信“师父”与“天国” “圆满”夺命中秋节
作者:侯春霄 · 2021-02-03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姚国朗死了。他死的那天,正是1997年的中秋节。

他是喝农药自杀的。生命的最后时刻,他说这么做是为求“圆满”。

之前,他有过多次撞墙、跳河的自残、自杀行为,因为没有对自身造成大的伤害,他便以为自己“修成了”。

这些,都是他从“师父”的“经文”里“悟”出来的。

他的“师父”叫李洪志。他信了坑人害人的邪教“法轮功”。

对于他的死,村里人有叹息,也有不解。

叹息是因为他曾经在村里当过干部:一个曾经的带头人就这样糊里糊涂的死了;不解也是因为他曾经当过干部:一个大家心目中的明白人,甚至是标杆式人物,怎么就钻进了“法轮功”的死胡同,白白的走上了绝路?

说起农村人的信邪,人们首先想到的往往是愚昧落后的那一类人,而很难把心目中的明白人与这种事联系在一起。

可是,姚国朗偏偏就信了,并且还信得这么痴迷。

那么,姚国朗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还是从头说起吧!

姚国朗是河南省周口市开发区姚滩行政村六组村民,初中毕业后一直在家务农。在乡亲们眼里,他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人,聪明、热情、充满朝气。正因为如此,他才被大家推举为六组组长。

和他一起长大的村民姚永录说:“我和姚国朗是同班同学。当时,姚国朗学习非常上进,学习成绩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毕业之后,他在村里口碑也挺好,无论谁家有事都乐于帮忙,对父母也很孝顺。只可惜呀!自从信了‘法轮功’,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不再和村里人交往,家里、地里的活儿也不干了,甚至连父母也不再去照顾。”

普通村民是这样评价姚国朗的,而在村干部眼里,姚国朗的形象也是这样的。曾经与姚国朗合作共事多年的村干部姚志清说:“姚国朗当六组组长的时候,我和他搭伙计。我们经常在他家开会。那时,他思想非常进步,团结同志,乐于助人。六组是个比较大的组,有二、三百人,可是,他却样样工作都能走在前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去了一趟保定蠡县。回来以后,就听说他信了‘法轮功’。往后,干部也不当了,家里家外的事也都不管了。因为练功,身体越来越虚弱。后来走火入魔,说自己投井、跳坑也淹不死,有‘师父’的‘法身’保护着哩!”

姚国朗是在一九九七年开始沾染“法轮功”的。事情其实很简单,起初就是因为有人给了他几本“法轮功”小册子。

不过,与众多受害者不同的是:姚国朗接触“法轮功”之后,很快便进入到痴迷程度;往下,又很快按照“师父”的指点走向绝路,前后才只有半年左右的时间。

当时,姚国朗是与村里一帮年轻人一道去的保定蠡县。去了以后,在一处建筑工地打工。庄稼人不怕卖力气,只相信汗水能够变黄金。而紧张、单调的工作,却很容易令人产生乏味感。就在这时,四处“弘法”拉人的“大法弟子”把“法轮功”邪书送到姚国朗手上。

有句老话叫“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而这些人则把这几本小册子吹得更邪乎,他们说看了这些书有病不用打针吃药,要什么就会有什么;按着书上说的认真“修炼”,还能修出个金刚不破之身,因为“师父”的“法身”会24小时在身边保护你;等“修成了”“圆满”了,“师父”还会把你“接引”到“遍地都是黄金”的“天国世界”。

据姚国朗的邻居姚志全回忆,得到这几本“法轮功”小册子以后,姚国朗很快就看得着了迷。刚开始的时候,他下了班就拿起那些书来看。通过看书,渐渐觉得干活儿没用了,往后,就不再干活,甚至连饭都不吃,一门心思钻进那几本书里。

此时的姚国朗头脑中已经别无他物,只是装着一个“师父”,装着一个“大法”。他开口闭口总是“师父”长“师父”短的,说话就叨叨“消业”“法身”“圆满”“天国世界”等“法轮功”邪教歪理。大家都笑他着了魔,劝他不要信书上说的那一套,他反倒说别人都是“常人”,不懂“炼功人”的事,还说等自己“圆满”了就是用刀砍也不碍事,枪打也不碍事。

随着“学法”的不断“精进”,姚国朗的身体一天天衰弱下去,隐隐呈现出病态。但是,由于沉溺于就要“圆满”的亢奋之中,他却对此毫无自知。面对这般境况,同去的乡亲们经过商议,一致认为应该把他送回老家。

姚培宣是现任姚滩行政村六组组长,当时,就是他和村民姚二升把姚国朗护送回老家的。他说,一路上,姚国朗还是不住的叨叨“法轮功”那些词;而他和姚二升则是加了十二分的小心,生怕姚国朗会有什么闪失。

然而,即使他们把心提到嗓子眼,半路上还是出事了。走到黄河桥上,姚国朗突然吵吵什么要去见“师父”。他们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姚国朗已经纵身跳进黄河里。他和姚二升赶紧跳水去救人,费了好大劲,总算把姚国朗拖上岸来。

姚培宣和姚二升总算舒了一口气,而痴迷中的姚国朗却说自己有“师父”的“法身”保护,跳河是不会被淹死的。

经过一番周折,姚培宣和姚二升把姚国朗安全送回老家。大家都希望姚国朗从此丢弃“法轮功”邪教歪理,思想慢慢的转变过来。然而,已经走火入魔的姚国朗依然念着“师父”,念着“圆满”,对亲朋好友的苦苦相劝一点儿也听不进去。

姚国朗再出现在乡亲们面前的时候,完全变了一副模样。过去那个开朗、热情的姚国朗不见了,代之而来的是一个被“大法”攫取了灵魂的麻木的躯体。他不再忙里忙外的劳作,也不再与人交往,而是更加专注于练功、“学法”。他自费买回“法轮功”宣传资料,除了听录音、看录像就是看书。偶尔出去走走,也是为了向人宣传练功的“好处”。

姚国朗的弟弟姚新年说,刚从保定回来的时候,姚国朗虽然精神不太好,可身体倒也没什么大毛病。后来,因为仍然每天坚持看“法轮功”邪书,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整个人就这样垮掉了。

有一次,姚国朗走到村口的桥上,对着桥栏杆就用头猛撞。直至撞得头破血流,仍然没有停止。别人劝他不要再撞了,他还是不听,照旧给人家说什么“圆满”“法身”“法轮罩”等“法轮功”谎话。

再往后,姚国朗又到村边的坑塘里跳水。乡亲们发现之后,及时把他救了上来。而他却依然将此归功于“师父”和“大法”,以为自己“修成了”,马上就要“圆满”。

八月十五那天,悲剧终于发生了,“师父”恶毒的诱惑让他为去“天国世界”而喝了农药。

姚新年说,当时,姚国朗的两个侄子立刻把他送进了医院,但最终还是没能留住他。

一个曾经充满朝气的生命就这样被“法轮功”夺走了。

乡亲们遗憾、痛惜,更有了深刻的感悟,大家都说:“‘法轮功’所谓的‘圆满’,其实就是蛊惑人撞墙、跳水、喝农药。”

的确,“师父”编造“天国”就是想把人引向绝路!这是姚国朗用生命验证出的“法理”。

分享到:
责任编辑:徐虎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