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海外之声
邪教文化的欺骗性
作者:Erin Kee 王研(编译) · 2021-02-11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核心提示:2020年11月28日,Scotscoop网站刊登了青年女作家艾琳·基(Erin Kee)题为《邪教文化的欺骗性》的文章指出,邪教虽然并不总是显而易辩,但对世人的影响很大。全文摘译如下:

如果有个女人在机场向你献花,这似乎是一种友好的姿态,但你却不知她正在试图将你招入国际奎师那知觉协会(Hare Krishnas);一个人来到你所在的小镇,大谈关于不明飞行物的话题,这似乎是个玩笑,但你却不知某一天有150人离开这个小镇加入了“天堂之门”邪教;当你参加一次高级成功培训项目来提高业务技能时,却不知不觉中加入了性虐待邪教NXIVM中……邪教组织的这些伎俩看似令人难以置信,但事实是,他们并非如我们想象的那么遥远。

专门从事邪教研究的治疗师罗恩·伯克斯(Ron Burks)表示:“人们总是认为,(被邪教蛊惑)这种事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当你开始深入研究这个问题,就会发现你所遇到的人都跟你一样聪明,跟你一样愤世嫉俗,也跟你一样小心谨慎,然而他们却已加入邪教长达20年。”

原文配图

1978年,邪教“人民圣殿教”在教主吉姆·琼斯领导下,以集体服用氰化物的方式导致了“大规模集体自杀事件”,共有900多人丧生,这是9·11恐袭之前,人为制造的最大规模美国公民伤亡事件。

一个人如何能够让900多人夺去自己的生命,或者他是如何让这些人加入吉姆·琼斯这样严格控制和虐待的组织的?这似乎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唯一可能的答案是这些人非常愚蠢,但邪教专家比尔·戈德伯格(Bill Goldberg)却不这样认为。

“邪教组织中很少有人是真的容易受骗或很愚蠢,以至于不辨是非。他们都是普通人,是在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地方……受到别有用心的人操纵而加入邪教组织的。这些人或组织手段高明,可以使人放弃原有的信仰。”

邪教的蛊惑人心手段对社会构成了危险。人们通常会认为自己足够聪明,可以保护自己,但事实是这与智力毫无关系。

“人们认为邪教是极易辨别的,但事实并非如此。邪教会利用很多公开活动来吸引人们。比如,当你走进某个教室或参加一个瑜伽练习班,却不知道自己进入了一个邪教。”IndoctriNation播客的主持人兼治疗师拉切尔·伯恩斯坦(Rachel Bernstein)说。

琼斯镇教徒集体自杀现场(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大多数加入邪教的人都不认为自己加入了“邪教”,而是认为加入了一群人,这群人可以提供自己所缺失的东西,如爱、关怀、知识等。邪教组织经常会针对不同人的需求采取不同的营销策略来吸引新成员。

其中一种营销策略被称为“爱的轰炸”(Love-bombing),这是美国统一教(Unified Church of the United States)邪教创造的术语。所谓“爱的轰炸”就是用足够的情感和关怀来讨好某个特定的人,使其受宠若惊,最终达到控制和影响其行为的目的。通过让人沐浴在爱中,使其产生对某人或某物的亏欠感。

邪教组织招募新成员的另一种方式是让其与外界隔离。在邪教组织内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往往非常亲密,以至于邪教取代了家人和朋友,将个人与外界完全隔离。戈德伯格说:“邪教组织会告诉新招募的成员,他们以前的生活方式已不起作用,他们的父母、朋友或雇主或任何人只是在试图操纵和利用他们,不应该再听他们的了。因此,他们鼓励新成员不要告诉家人所参与的事情,或者回答时闪烁其词。”

统一教美国信徒聚会现场。图片来源:英国《卫报》

邪教还利用优越感或稀缺感来推销自己。他们声称自己是唯一“能解决问题”的人。他们会说“这是唯一的出路,是正确的道路,其他一切都是错误的。他们之所以能够吸引人们并让其留下来,是因为人们开始相信这样的信息,即他们不应该浪费时间,再想去其他出路。”

这些营销策略并不是邪教吸引人们的所有方式,而且并非所有使用这些策略的组织都是邪教。这些策略只能影响人们一时,但当醒悟时往往为时已晚。

“匿名者Q”阴谋论组织就是这样一个使用上述策略的团体。在最近几个月中,由于新冠病毒大流行,它在互联网加大投入,使该组织有了巨大的发展。据英国《卫报》报道,最近“匿名者Q”的专页、群组和帐户已增加了450多万名追随者。这个曾经处于边缘化的阴谋论,如今已发展成大规模的政治运动。2019年5月,美国联邦调查局将“匿名者Q”确定为潜在的国内恐怖主义威胁。尽管如此,支持“匿名者Q”的候选人还是赢得了国会的初选。“匿名者Q”的行动已表明,邪教不仅会对其成员而且对所处的社会都会造成潜在危害。

美国“阴谋论”信徒的一次集会。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在整个美国历史上,邪教与宗教之间的界线变得越来越模糊,“邪教”一词本身已成为一个有争议的话题。伯恩斯坦从其运行方式上作出了区分。他说,“邪教与宗教的区别是,当你陷入邪教时,你所参与的通常是独立运作的组织,是一个叛教组织。而宗教与其不同,通常有管理机构和道德部门……而在邪教组织中,没有像这样的保护措施。”

戈德伯格认为:“个人是否放弃了理想信念,拒绝与不在邪教中的人说话?他是否在面对与邪教教主的关系上变得奴化而丧失了自由意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就可以说,这个团体对他来说就是邪教。”

邪教违背了人类的基本道德。戈德伯格说:“有时候,邪教会把像我这样的人描绘成反宗教的顽固分子,那是不对的。我认为那些与邪教斗争的人正是为了试图打开人们的心智。宗教自由与受人操纵无关。”

分享到:
责任编辑:徐虎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