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曝光
“法轮功”害死母亲逼走丈夫 迫使儿子离家出走
作者:陈哲 · 2021-02-26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如果不是我和妈妈相信‘法轮功’,妈妈就不会去世得那么早!”张木南一边哭一边悔恨地说。

回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她仍撕心裂肺,痛心不已!

张木南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丈夫勤劳肯干,儿子听话好学,她在市胶囊厂上班,家里生活虽不富裕,但也温馨和睦。自从她和妈妈修炼“法轮功”后,家中一切都变了。

痴“法轮”,信“消业”,踏上不归路

张木南,现年49岁,家住吉林省白山市浑江区城南街道。张木南受“法轮功”欺骗十多年,一直相信“法轮功”的“消业”“圆满”“白日飞升”,认为李洪志是宇宙“最高主佛”,能施展“法力”,保佑全家平安幸福,最终实现“圆满飞升”。然而,她是那么地虔诚修炼,那么地虔心“学法”,但却没能如心所愿,身体反而越来越差,心脏病越来越厉害。她的妈妈原本近180斤的体重,却因为患有糖尿病,拒医拒药,临死时体重不到100斤,骨头都已酥脆。丈夫因她修炼“法轮功”不管家,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最终协议离婚。本来学习很好的儿子,因为家中的变故,失去了学习动力,辍学离家去了外地打工。而张木南因为修炼“法轮功”,触犯了国家法律,刚刚刑释回来,现在她一无所有,暂时寄居在姐姐家。

1998年夏天,一次偶然的机会,张木南的妈妈练上了“法轮功”。妈妈因为患有糖尿病,一直在吃降糖药,但听说修炼“法轮功”不用吃药打针,只要虔诚修炼,就能“消业祛病”,不仅省钱,还能福报全家,可谓一举多得。于是,妈妈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买了许多关于修炼“法轮功”的书籍和练功用品,并且要求全家人也要跟着修炼。由于张木南姐妹三人忙于工作和家庭,没有时间修炼,姐妹三人婉拒了妈妈的要求。

由于相信李洪志的所谓“造成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吃药是把业力压了回去,就不能够清理身体,因此也就不能治病”“真正修炼的人是不会得病的,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真正要治好病人,必须是真正修炼的人”等歪理邪说,一段时间,妈妈的修炼十分虔诚,坚持早出晚归,与功友深入交流体验,“消业”“精进”和“上层次”。李洪志一再要求,练习“法轮功”必须去掉“一切执着心”,忘却和抛弃现实生活中“常人”的生活规则和观念。张木南的母亲就把全部精力都集中到练功上,心里很满足,情绪也很稳定,自认为这都是修炼“法轮功”的功劳,是“师父”“推业”的结果,以自己找到一个省钱不费力还能治病保全家的绝世妙方而兴奋,期望自己能够“精进”下去,彻底消除“业力”,全面恢复健康,进入“神”的境界。

入邪途,助母拒医拒药,命丧黄泉

1999年7月,国家取缔了“法轮功”,已中毒很深的章妈妈内心极为不解,于是与其他功友四处活动“护法”“讲真相”。亲戚朋友都来规劝,而章妈妈却认为他们是阻碍自己“修炼”、提高“心性”“上层次”的魔。

一段时间以来,张木南自我感觉胸痛、心慌、呼吸急促、头晕,出现背部疼痛、呕吐、咳嗽、下肢水肿、焦虑等症状,经过医生诊断,她患上了心脏病。妈妈知道后,劝她说,修炼“法轮功”,不但省去看病吃药的钱,还能提高“心性”“上层次”。看到妈妈笃信的眼神,虽然妈妈当时已经出现糖尿病并发症症状,但张木南出于对治病的渴望,认为世上只有妈妈好,妈妈怎么能害女儿等心理,决心跟着妈妈修炼“法轮功”去“消业祛病”。

由于坚信李洪志“修炼人不生病”的法理,长时间不用药、不治疗,张木南的母亲开始出现口干、多饮、多尿、昏迷、恶心、呕吐等症状。爸爸和姐姐极力劝解她去医院治疗,但母亲却认为那是李洪志正在帮助“推业”清理身体,是考验,是“消业”的外在表现,挺过去就会好。

随着时间的推移,章妈妈手脚开始麻木、有蚁爬样感觉,腿部出现浮肿,走路外出显得极为困难,视线也越来越模糊。家人强行将妈妈送进了医院。经医院诊断,章妈妈已经有周围神经病变、糖尿病眼底病变、糖尿病肾病、糖尿病植物神经功能病变等众多并发症。

住院期间病情刚刚稳定,可李洪志的“消业”论,不时回荡缠绕着母亲,为了不让前功尽弃,不往下掉,修炼“法轮功”者是“神”,医生是常人,“神”不能让常人看病,常人也看不了“神”的病,也为了不让“师父”把修炼的功能收回去,章妈妈强烈要求出院。

在张木南的帮助下,口服药也悄悄扔掉,点滴的针头也经常偷偷拔下,医生和护士见状十分生气,而张木南和母亲却沾沾自喜,认为不能坏了“消业”的规矩。家人无奈只好办理了出院手续。

回到家中已无法站立的章妈妈反复说,我不能坏了不看病、不吃药的规距,如果我要继续住院治疗,吃药打针,“师父”就不“度”我了。张木南说,妈妈的“业力”太重,只靠她自己“消业”是不行的,我们会在“师父”的“法力”加持下,多打坐一起帮妈妈“消业”。

就这样,坚持了不到一年时间,母亲的饮食越来越困难,身体日渐消瘦,病情愈发严重,身形已经脱相,可痴迷的张木南还在和母亲坚持不吃药不打针,不去医院。此时,母亲时常闭着眼睛昏沉沉地念叨着,“师父救我……法轮大法好……消业……圆满……

2010年冬,昏迷中的章妈妈离开了人世。此时,她刚满68岁。

执迷不悟难回头,逼走丈夫,辍学儿子离家出走

执迷不悟的张木南却认为妈妈的去世,是因为修得不好,“业力”太重所致。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妈妈这是去天国世界享福去了,因为“师父”说过:“大法弟子不会象常人一样死掉,就是先走的,等待他的也都是最美好的,这是肯定的。”对于妈妈的离世,张木南没有半点痛苦,半点怨恨,因为“师父”说过,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丈夫指责张木南没有尽到母亲、妻子和做女儿的责任,家庭的裂痕日益加大。

对于张木南修炼“法轮功”一事,丈夫始终持反对意见。下岗在家的张木南,本应勤俭持家,好好料理家务,照顾孩子学习。然而她却对孩子、丈夫,对家庭不管不问,因为李洪志说过要放下“名、利、情”,脱离人世苦海、做逍遥神仙,才能得“大果位”。

面对冷锅冷灶,以及一心忙于“三退”“讲真相”“正念正行”的张木南,丈夫忍无可忍,夫妻俩二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孩子的学习成绩更是急剧下降。两个姐姐在母亲去世后,更加痛恨“法轮功”,面对痴迷不悟的张木南,多次哀求她,不要再修炼“法轮功”,妈妈就是被“法轮功”害死的,而现在这个家被你搞得不成样子,孩子不爱学习、逃课、打游戏等等。但张木南是铁的心肠痴心不改,强忍着愈发严重的心脏病,一心想着“消业”“圆满”上“天国世界”,做得无比自私。无奈丈夫与张木南协议离婚。极为失望的儿子,被迫辍学,离开家乡,离开了又爱又恨的家,漂泊外地四处打工。

不离不弃终醒悟,惨痛教训催人警醒

失去束缚的张木南越发疯狂,终于在2016年9月,因涉嫌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2017年11月,张木南来到省女子监管场所。初进监管场所的张木南拒不认罪,想尽办法对抗教育改造。监管人员秉持着“治病救人”的理念,对她不离不弃,尽心尽力劝她吃药治病,耐心帮助教育她。

正是因为有了春风化雨、润物无声般的感化和教育,张木南开始了对人生价值的重新思考,并开始审视自己的过去。

“从今后我要和‘法轮功’邪教彻底划清界限”,在日记里,脱胎换骨的张木南立下这样的誓言。

“妈妈是‘法轮功’害死的,也是我害死的,儿子在我进入监管场所后,一段时间不知所踪,我恨死‘法轮功’了。大家来看我,我很高兴。”面对反邪教志愿者的春节回访,张木南如是说。

这次回访,张木南还告诉反邪教志愿者一个好消息,儿子在上海打工,每月都邮寄给她一千元钱,让她治病生活,并且政府正出面为她解决低保问题。

张木南又燃起了生活的信心。

分享到:
责任编辑:力枫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