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历史>文化观察
古人冬季无聊吗?他们都在玩什么游戏呢
2021-03-03 来源:腾讯网文化

越到过年,闲暇时间就多起来了,冬季的各类娱乐项目开始齐齐上阵,有时候不禁感慨道:“还是现代生活多姿多彩,要是生在古代可要多无趣”。NO~你要是这么想,也就太小瞧古人的实力了,虽然没有wifi和手机,但是古人过冬的乐子可不比现在少。

深闺派的最爱—“九九消寒图”

漫漫冬日,古代深闺女性的室内“越冬”活动也是脑洞大开。涂卡类游戏相信大家都玩过,其实早300多年前,就已经有古代版的“涂卡游戏”了,而且形式丰富多样,还有个相当文艺的名字——《九九消寒图》。

在明《帝京景物略》中,记载了旧时北京的画图风俗:“日冬至,画素梅一枝,为瓣八十有一。日染一瓣,瓣尽而九九出,则春深矣,曰《九九消寒图》。”

一幅清疏梅花,花开九朵,每朵九瓣,一日一点红,八十一天后,就构成一幅红梅送冬图。绘《消寒图》既妙趣横生,又风雅易懂,是古时待字闺阁女性的心头最爱。

朔风凛冽,草木凋零,昆虫蛰伏,外界的一切生物处于冬眠。待到春风送暖,把这一冬的作品拿出来晒一晒,互相点评一番,在交流中满足深闺女子对彼此的好奇心。相对于现代人对着日历望眼欲穿的样子,古代女孩子“挨”过冬天的方式显然要雅致多了!

运动派的最爱—“冰嬉”

有适合女子的室内游戏,当然也有适合男子的户外运动游戏了,蹴鞠、冰嬉、打雪仗、击鞠、捶丸、掌旋球……古人最流行的冬季运动项目——冰嬉,了解一下。

关于冰嬉的记载,最早可以追溯到隋唐时期。当时,女真族发明了一种新型滑冰工具——竹马,人踏在竹马上,手执曲棍,就可以在冰面上自由滑行。到了明朝时期,冰嬉已经演变为独特的军队训练项目,还设立了专门的管理机构——冰鞋处。

至乾隆年间,冰嬉已经成为一项国民运动,乾隆帝不仅将冰嬉称为“国俗”,同时创立了名为“技勇冰鞋营”的滑冰特种小天团。每年的冬至到“三九”期间,太液池上就会举行冰嬉大典,乾隆帝甚至亲自出马,冰嬉也慢慢变成了全民游艺。

作为当时做大最权威的kol,乾隆帝就是冰嬉运动的头号fans。当然这游戏,也并非皇家专属,民间亦有不少冰嬉高手。冰嬉这一运动在古时风靡全国,是运动派最爱的项目,没有之一哦!

热血派的最爱—“射箭冬猎”

冬天时,古人除了娱乐项目玩耍,男子的一身热血志向也不会“冬眠”的。无论贵族绅士,还是平民百姓,只要你是男子,古代冬季的习射是怎样也不能荒废的。

古人对习射兴致很高,可能与会得到丰厚的回报有关系。在先秦《墨子·尚贤》中有记载:“欲众其国之善射御之士者,必将富之,贵之,敬之,誉之。”

说的意思是:要使国家善于射御之人增多,就必须让善射的人富裕。在这种政策背景下,民间热衷于冬闲时间练习这门技巧也就很好理解了。

到了隋唐时,实行的“府兵制”推动了民间习射之风。白居易在《新丰折臂翁》诗中写道“无何天宝大征兵,户有三丁点一丁”,就是当时社会的真实写照。唐朝开考“武举”科,武功好也能中举当官,更刺激了民间的冬闲“习射热”的盛行。

这么看来,射箭活动是民间冬天必有的日常打卡活动了。闲来无事即可强身健体;还可以上山打野味,给自己冬日加餐;甚至可以用一腔热血报效国家,走上人生巅峰。古人的冬天,一项小小的冬日活动,就足够让我们大开眼界了!

知己派的最爱—“围炉饮酒”

那有没有适合知己相聚的活动呢?当然有了。寒冬时节,知己之间的围炉夜话、饮酒作诗,可是古人冬日极力追捧的小型消遣项目呢。

围炉夜话在诗内,恣意洒落在诗外。携三五好友围炉烤火,饮满一杯新酒,促膝长谈,朋友之间的温情在室内无限蔓延。白居易那首《问刘十九》,虽隔了一千多年,仍可以一窥那份甘洌如酒的冬日情谊:“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冬日里窗外风雪漫天,屋内静谧如春,红泥小火炉正旺,身旁的知己好友在诉说衷肠。此情此景,就算不会喝酒的人恐怕也忍不住要来上一杯吧,更何况这里还有香醇的美酒,怎么能不一醉方休呢?

古人过冬的方式多种多样,想尝试一下古代冬季的娱乐方式?不如来一场现代墨渊版的“围炉饮酒”,趁着下班或者周末,邀请三两知己,一同围炉饮墨渊,以情下酒。

分享到:
责任编辑:梦月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