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海外之声
俄专家:以“香巴拉法会”为例谈邪教拉人
作者:高山(编译) · 2021-03-23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核心提示:“香巴拉法会”是一个神秘的极权主义邪教,1989年由康斯坦丁·鲁德涅夫在俄罗斯新西伯利亚成立。据哈萨克斯坦《莫斯科共青团报》网站(Mk-kz.kz)2019年10月消息称,俄罗斯当局将其定性为俄联邦境内最危险的教派,禁止其在俄境内活动。俄罗斯新西伯利亚宗派主义信息咨询中心主任奥列格·弗拉基米罗维奇·扎耶夫曾接受记者采访,剖析了“香巴拉法会”的创建背景及易于身陷该邪教的目标特征,警醒民众如何远离邪教,如何帮助身边陷入邪教的亲朋好友。

“香巴拉法会”头目康斯坦丁·鲁德涅夫与信徒。原文配图

邪教“香巴拉法会”早已被俄当局禁止,其头目康斯坦丁·鲁德涅夫因触犯《俄罗斯联邦刑法典》中建立宗教协会、性侵犯及非法大量销售麻醉品,被判处13年有期徒刑。由于鲁德涅夫的父母酗酒成性,他和哥哥由祖母抚养长大,很小时就表现出古怪和欺骗行为。老师认为他是一个饱受压抑的年轻人,不受同学欢迎,经常被欺负。事实上,儿童在童年时所遭受的心理创伤,往往会导致当事人之后不遗余力克服这些问题。

1999年初,俄执法机构在搜查中发现“香巴拉法会”内部充斥了饥饿、性骚扰、暴力、群体欺凌等各种残酷行径。在发现的大量内部影像资料中,“香巴拉法会”强权统治特点可见一斑,表现为对人和动物的欺凌行为。在一个视频中鲁德涅夫骑在女孩身上,并用烟头烫女孩身体;另一个视频中还出现虐猫行径。邪教主曾经的亲信表示,鲁德涅夫有仇视、报复社会的病态心理。在创建邪教“香巴拉法会”后,他的欲望得到了满足。

有些人原生家庭不幸福,没有获得建立良好家庭的经验。还有一些女性困扰于丈夫会不会抛弃自己,是否会永远爱自己,常常在感情中迷失自我。因此为情所困的女性成为该邪教的招募目标。这些人渴望学习此类课程。因此,鲁德涅夫成立了大量不同名称的分支机构,其中著名的有“女性学院”。当一名女性在该组织中得到“提高”时,其实她已经离社会现实越来越远。

“香巴拉法会”头目康斯坦丁·鲁德涅夫与信徒。原文配图

几年前离开“香巴拉法会”的埃琳娜·扎哈罗娃的故事清晰印证了这一点。扎哈罗娃追求完美,希望能够正确认识自己,展现才华,获得幸福。抱着这样的目的,在该邪教成立之初她就加入了组织,鲁德涅夫成为其老师。最初她获得“独宠”,但不久之后鲁德涅夫身边的女性越来越多。起初她很介意,慢慢竟习以为常,开始在该邪教中扮演安慰者和母亲角色,吸引了更多女性加入。直到鲁德涅夫被捕,她才意识到在邪教组织的这些年迷失了自我、浪费了时间,想脱离邪教重返正常生活。

一些男性加入该邪教也是类似原因。一些人在单亲家庭中长大,家里缺少父爱及男性形象。虽然一些父亲名义上出现在自己孩子的生活中,但也没能向孩子展现出男性应有的良好品质。当这些人长大后遇到鲁德涅夫时,就会觉得他是个完美男人。值得注意的是,在鲁德涅夫被捕期间,查获了各种汽车、贵重物品。这些财富、权力的集中也促使邪教中部分年轻人想要在教派中有一席之地,像鲁德涅夫一样坐拥金钱、权力。

有人认为只有愚蠢的人才会身陷邪教,这种观点是错误的。有一些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也会痴迷于邪教。伊凡诺夫,曾就读于别尔哥罗德国立大学法学院,随着对法律的熟悉,他越来越沉迷于犯罪案件研究。一些不公平现象的存在,让他认识到社会并不完美。而他从小与母亲一起生活,其母曾在检察机构工作,现已去世。在遇到邪教信徒后,他开始参加邪教各种活动,最后,干脆放弃学业完全沉浸在邪教世界里。

人们陷入邪教并非其天性邪恶,因此当亲属陷入邪教时,大多数人都相信可以重新教育转化他们。而实际上信徒们并不是“突然”陷入邪教。比如父母只关注孩子的衣食住行,很少关注其思想和心理。那在多数情况下,人们都放任自流,认为自己已经长大了,可以为自己安排一切。而事实证明,这些人并没有形成良好的世界观。此外,生活的不幸、长期不健康的情绪等,也是许多人陷入邪教的诱因。邪教趁虚而入,欺骗人们在邪教中可以告别过去、“快乐”生活。因此,陷入邪教的人在被亲友教育转化之前,首先应转变自己的生活态度。如此,当有机会与亲友进行交流时,他就能感受到爱,感受到父母的关怀,这些将有助于后续交流对话。当然,最理想状态是获得心理专家的帮助;可惜目前研究该领域的专家少之又少。

原文链接: 

https://mk-kz.kz/social/2019/11/06/istoriya-o-tom-kak-zarozhdalas-totalitarnaya-sekta-ashram-shambaly.html

分享到:
责任编辑:徐虎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