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海外之声
背靠“野鸡大学”炒作中国“种族灭绝”世纪谣言 这些“独立专家”各怀鬼胎
作者:阿吉特·辛格 桑梓(编译) · 2021-03-24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中国反邪教网2021年3月24日消息,通讯员:桑梓】2021年的整个3月,CNN、《卫报》、法新社和CBC等所谓主流媒体,都在头版头条大肆宣扬首份涉疆“独立报告”,声称中国在治理新疆问题上,违反联合国《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各条款。他们称这份报告“独立分析”而得,具有“里程碑式”意义。

2021年3月17日,美国独立媒体“灰色地带”网站(Thegrayzone.com)发表律师兼记者阿吉特·辛格(Ajit Singh)的深度调查报道《“独立”报告称,维吾尔族种族灭绝阴谋论来自野鸡大学,新保守主义理论家游说“惩罚”中国》(‘Independent’ report claiming Uyghur genocide brought to you by sham university, neocon ideologues lobbying to ‘punish’ China),深扒该报告的发布机构、撰写作者、引用文献,发现这份毫无下限的报告,充斥着虚假信息,既不“权威”,更不“独立”。中国反邪教网摘译如下,为便于阅读,部分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灰色地带”报道截图

  操刀“独立报告”的机构,挂靠的竟是“野鸡大学”

这份报告由 “新行战略政策研究所”(Newlines Institute for Strategy and Policy)与“瓦伦堡人权中心”(Raoul Wallenberg Centre for Human Rights)两个“智库”合作,于3月8日发表。内容与此前一个月由美国政府支持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委托发表的一份报告非常类似。

这份报告的作者坚称自己是“不偏不倚”的,“不主张任何行动方针”。但是仔细观察这份报告及其背后的机构,就会发现报告作者声称的“独立性”和“专业知识”是一种公然的欺骗。而报告的主要作者约纳·戴蒙德(Yonah Diamond)最近呼吁拜登政府,要单方面“对抗”和“惩罚”中国犯下种族灭绝罪,并扩大对中国的制裁。与此同时,这份报告背后的智囊团强烈主张西方“打击”和制裁中国,并推动美国针对叙利亚、委内瑞拉、伊朗和俄罗斯的政权更迭政策。

“新行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前身是全球政策中心(Center for Global Policy),成立于2019年,其明确目标是“加强美国外交政策”,“专门研究穆斯林国家和社会”。领导层包括前美国国务院官员、美国军事顾问、曾为“影子中情局”私人间谍公司斯特拉福(Stratfor)工作的情报专业人员等。

而“瓦伦堡人权中心”则被称为反华鹰派和政权更迭说客的天堂,在其使命声明中详述了其右翼、西方帝国主义的观点,明确指出中国、委内瑞拉、伊朗和俄罗斯是它正在推动以制裁“打击”的国家。

经调查,“新行战略政策研究所”竟挂靠在一家“野鸡”大学——美国费尔法克斯大学(Fairfax University of America,FXUA)上。该校前身为创立于1998年的弗吉尼亚国际大学(Virgini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2019年,弗吉尼亚州高等教育委员会提起诉讼,要求撤销弗吉尼亚国际大学的办学证书,因为这所私立大学“教师没有授课资质”、学术质量低劣、学生剽窃现象猖獗但学校毫不在意。此前,州监管机构发现该校还普遍存在违反州教育标准的行为。弗吉尼亚国际大学后与州监管机构达成协议,得以继续运营,但为了掩人耳目,更名为美国费尔法克斯大学。就在发表这份指责中国种族灭绝的“专家”报告前几天,美国教育部的一个咨询委员会建议终止对费尔法克斯大学的机构认证,该大学或面临吊销执照危险。

  新瓶装旧酒:“新报告”重提屡遭质疑的 “旧证据”

这份报告既没有对“现有证据”进行彻底和全面的审查,也没有提供有关中国维吾尔族穆斯林状况的新材料,却声称已经审查了所有“现有证据”,并将“国际法适用于当地事实的证据”。

这份报告有三个主要来源,内容占到三分之一以上,一是德国人类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的所谓“学术研究”,二是美国政府喉舌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三是接受美国资助的“东突”恐怖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的说法。其中,郑国恩的“研究”被引用了50多次。

“新行战略政策研究所”网站截图

余下的参考文献则绝大多数引用了“新行战略政策研究所”中“维吾尔学者工作组”成员的“工作成果”。值得注意的是,郑国恩正是该工作组的创始人之一。

关于郑国恩的背景已非常清楚,这个所谓的德国人类学者,是位极右翼极端主义基督徒、美国政府资助背景的“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基金会”成员,痛恨同性恋和性别平等。他对中国的“学术研究”早已被证明存在严重缺陷,充斥着谎言和虚假的统计操纵,这些“学术研究”并没有发表在受正规学术机构监管的期刊上,而是发在詹姆斯敦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网站和“政治风险期刊”(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前者受中情局资助,后者负责人为前北约和美国国家安全工作人员。

可笑的是,随着郑国恩学术不端行为日益曝光,正面临越来越多的审查,但他却威胁要对学术评论家采取法律行动。

“独立专家”远非“独立”,各怀鬼胎

这份报告试图构建一种受到专家广泛共识的假象,后附一份参与报告的专家签名名单。这33位“独立专家”,远非“独立”,绝大多数为 “新行战略政策研究所”与“瓦伦堡人权中心”的成员,其他人则是鹰派“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成员、前美国国务院官员以及美国军事干预主义的拥趸。据了解,“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于2020年6月5日正式启动,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8个国家及欧洲议会的十多名议员组成,旨在“应对”中国崛起。

这些极为党派化、自诩为与美国和西方外交政策目标密切相关的“活动家”,主张对中国和全球南部其他不结盟国家进行制裁和干预。他们各怀鬼胎,试图推动新冷战、鼓吹与中国对抗、支持分离主义、企图将矿产丰富地缘政治重要的新疆地区转变为北约导向的民族国家。

“灰色地带”对这33人逐一进行了简单介绍,篇幅所限,兹举几人:

欧文·科特勒(Irwin Cotler),这份报告操刀“智库”之一“瓦伦堡人权中心”的创始人,加拿大前司法部长兼总检察长。

“创始人欧文瓦伦堡人权中心”·科特勒(左)与亲以色列律师、研究员艾伦“瓦伦堡人权中心”·德肖维茨(Alan Dershowitz)

科特勒经常被西方吹捧为“人权捍卫者”,但事实上,他是“人道主义干预”学说的捍卫者,西方国家经常援引他的说法,为帝国主义全球干预提供借口。科特勒曾担任极右翼、美国支持的委内瑞拉政变领导人利奥波多·洛佩斯的法律顾问。洛佩兹的妻子莉莲·丁托里同样在“瓦伦堡人权中心”担任顾问。

科特勒长期以来对中国怀有敌意。多年来,科特勒一直在中国反政府异见人士刘晓波的国际法律团队中任职。最近,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科特勒声称中国要为新冠病毒大流行负责,要求对中国采取国际法律行动和制裁。

艾哈迈德·阿尔瓦尼(Ahmed Alwani),“新行战略政策研究所”创始人和主席,以及前述声名狼藉的美国费尔法克斯大学创办人。此前曾在美军非洲司令部顾问委员会任职,是国际伊斯兰思想研究所(IIIT)副所长。

“新行战略政策研究所”创始人艾哈迈德·阿尔瓦尼

哈桑·哈桑(Hassan Hassan),《新行》杂志(Newlines Magazine)的创始人和主编,美国帝国主义的拥趸,是伊拉克、利比亚、也门,特别是叙利亚战争的支持者。呼吁美军将叙利亚分裂成敌对区域,永久占领叙利亚盛产石油的贾齐拉地区,并将叙利亚变成“美国的安全保护国”。

迈克尔·韦斯(Michael Weiss),高级编辑,资深的以色列说客、新保守主义活动家和反穆斯林鼓动者,后来成为叙利亚伊斯兰叛乱分子的拥护者。尽管韦斯从未访问过叙利亚,也不会俄语,但他仍将自己标榜为俄罗斯问题专家。

2012年8月,迈克尔·韦斯与圣战叛军在叙利亚阿勒颇

尼古拉斯·A·赫拉斯(Nicholas A. Heras),高级分析师,曾是美国国防部国防大学的研究助理,由军火商资助的新美国安全中心研究员。赫拉斯主张通过占领叙利亚平民的麦田,让他们全面挨饿,这是美国目前正在叙利亚东北部地区实行的政策。

“法轮功”邪教组织与反华智库间的联系

“灰色地带”报道特别提到,“瓦伦堡人权中心”已经成为反华鹰派人士的避难所,其中包括与极右翼反华邪教组织“法轮功”有着密切联系的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

“法轮功”邪教组织“器官活摘”谣言的鼓吹者,大卫·乔高、大卫·麦塔斯、伊森·葛特曼(从左到右)

乔高和麦塔斯都是“法轮功”邪教媒体喉舌《大纪元时报》的定期撰稿人,《纽约时报》之前称《大纪元时报》是一个“反华、亲特朗普的媒体帝国”和“右翼虚假信息的主要传播者”。2019年,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新闻频道曝光,《大纪元时报》在短短6个月内斥资150多万美元打了1.1万个广告支持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花费“仅次于特朗普竞选活动组织,超过大多数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2006年,乔高和麦塔斯受“法轮功”委托撰写了一份报告,耸人听闻地指责中国政府正在秘密开展大规模采集“法轮功”活体器官的活动。2017年,《华盛顿邮报》的一项调查认定,乔高和麦塔斯的说法毫无根据,专家评论说,两个大卫的指控“难以想象”“经不起推敲”。

***

随着华盛顿推进其新的冷战策略,美国加大了对中国政府所谓种族灭绝和其他暴行的指控,这些指控都集中在中国的新疆政策上。为了扩大对这种可疑说法的支持,美国政府求助于一系列伪学术机构和假专家,进行看似严肃和独立的研究。

对这类大量有关涉疆报道和发表这些报道的鹰派机构进行任何批评性调查,都会迅速引发一场以“学术调查”为名的卑鄙宣传运动。西方媒体拒绝在华盛顿对中国的信息战的表面下寻找真相,只会凸显了它在这场行动中的核心作用。

延伸阅读:

《华盛顿邮报》:中国器官移植进步明显 “法轮功”活摘谣言缺乏说服力

http://www.chinafxj.cn/c/2019-12-25/532497.shtml

分享到:
责任编辑:徐虎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