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历史
中国唯一的道君皇帝 宋徽宗为何如此崇信道教
2021-04-07 来源:搜狐历史

原标题:作为中国唯一的道君皇帝,宋徽宗为什么会如此崇信道教?

中国历史上宗教与政治的联系一直不是十分紧密,在道教完成宗教化之前,皇帝都是宣称自己是天人感应理念下的天子,这也是中华帝王正统的来源。但是随着在南北朝时期中国道教宗教化建设完成,道教逐渐成为了帝王统治合理性的来源。

宋徽宗赵佶

唐朝和宋朝的统治者为了宣传自己继承帝位的合理性,纷纷宣称自己是道教神灵太上老君以及赵玄朗的后人。这两个朝代也都是崇信道教而抑制佛教发展的。但是北宋前期的皇帝也还只是宣称自己是神仙的后人而已。到了宋徽宗在位的时候,他采纳了林灵素神霄道派的学说,希望自己能够成仙,变成仙国的皇帝。

他甚至自己将自己册封为教主道君皇帝,成为了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政、教一体的统治者。而之所以宋徽宗做出这样的决定,与其个人爱好以及成长经历有着密切的关系,也受到了当时北宋所处的历史背景的直接影响。

导致宋徽宗崇道德关键人物林灵素

北宋在建国的时候采取的是佛道并重的宗教政治理念,当时的北宋政府还没有明确崇尚道教文化。只不过在周世宗时期曾经进行了影响较大的灭佛行动,因此整体上道教的发展要优于佛教的发展。

但是到了宋真宗一朝,由于在面对辽国强大的军事压力的时候,宋真宗选择了和谈而不是抵抗,并且放弃了收复燕云的念头。因此当时北宋政府在人民心中的地位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宋真宗迫切需要重新树立北宋政府以及赵氏在人民心中的形象。于是宋真宗便宣称赵氏子孙是赵玄朗的后人,由此来阐述自己的统治合理性,并且将道教放在了所有宗教的第一位。在宋真宗进行泰山封禅之后,北宋的道教才真正发展起来。

但是宋真宗对于道教的崇信并不能表现其对于道教文化的认同,因为他在宣扬自己的政治理念的时候对于道教的传统文化并没有尊重,而是根据自己的政治需求任意修改。因此当时的宋真宗只是在利用道教稳定自己的统治罢了。

但是宋徽宗却与宋真宗不同,其对于道教的崇信是因为其对于成仙的渴望。我们知道赵佶并不是太子,他的即位完全是超出了其计划范围的。因此他本来在政治上就没有太大的野心,其在与金国签订了海上之盟后,收回了燕京附近的六州。这本来与之前的约定不符,北宋本来还应该收回营州、平州以及滦州的统治权,但是软弱的宋徽宗却没有与金国据理力争,反而躺在功劳簿上面沾沾自喜,标立"复燕云碑",还对屡战屡败的将帅们大行封赏。从这些事情中我们可以看出其对于政治缺乏进取心,那么在灭辽之后,其人生追求自然转移到了神秘学领域。

恰好当时的道士林灵素开创了神霄道派,在这个教派的理论之中,皇帝是天上的神仙下界来统治人民的,他更是直接以"神霄玉清王者"来称呼宋徽宗,直接将其神话。这种说法虽然与之前天子的说法有着一定的相似性,但是其本质却有着明显的区别。在之前的理论体系中,天子只是一个分享了上天神性的人,而林灵素将他直接奉为"神霄玉清王者"则是完全打破了人、神分界,让帝王直接具有了神性。此事在《宋史》中有如下记载:

"既见,大言曰:'天有九霄,而神霄为最高,其治曰府。神霄玉清王者,上帝之长子,主南方,号长生大帝君,陛下是也,既下降于世,其弟号青华帝君者,主东方,摄领之。己乃府仙卿曰褚慧,亦下降佐帝君之治。'"

神霄玉清王者像

这种说法让当时的宋徽宗十分受用,因此得到了宠信,后来他更是直接称呼宋徽宗为"聪明神仙",在这种情况下,宋徽宗对于成仙之道愈发迷恋,后期更是坚定了自己本来就是神仙这种说法,这也是他自封教主道君皇帝的根本原因。此事在《宋史》中有如下记载:"夏四月庚申,帝讽道箓院上章,册己为教主道君皇帝,止于教门章疏内用。"

宋徽宗之所以会做出如此行为,还是由于他本身对于政治的野心低下,对于皇位不甚留恋,这也是其与宋真宗的本质区别。而这样的心理也让道教逐渐侵入北宋末年的政治体系,对政局的稳定造成了负面的影响,宋徽宗是要对这些后果负直接责任的。

中国历史上两大宗教佛教与道教之间的摩擦从他们诞生以来就十分严重,在唐代这种摩擦来到了历史最高峰。不过在唐中宗的妥当处理下,两个宗教达成了一段时间的和解,曾经流行于世的老子化胡说也销声匿迹。

老子化胡说就是佛教与道教矛盾的体现

但是在宋徽宗在位期间,其对于道教的崇信让道教获得了极高的地位,他也开始对佛教进行了一定的打压。在其在位期间,虽然没有像周世宗那样发起灭佛运动,但是他命令将佛的叫法改为大觉金仙,并且要求将寺院改为宫观,这样的政策自然引起了佛教人士的不满,对于当时的社会稳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此事在《宋史》中记载如下:"乙卯,诏:'佛改号大觉金仙,余为仙人、大士。僧为德士,易服饰,称姓氏。寺为宫,院为观。'改女冠为女道,尼为女德。"

但是宋徽宗之所以会颁布抑制佛教发展的命令,除了源于其对于道教的崇信之外,也有着其他方面的考量。其一,当时的北宋政府虽然战胜了辽国,但是新兴的金国已经在北方对中原虎视眈眈,国家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少数民族对于中原地区的威胁。因此如何激起人民的民族情绪,让他们投身到对抗金国的事业中就成为了关键问题。

在北魏拓跋焘灭佛的时候,他的本来目的也是想把外来的佛教引入到华夷之辩的范畴之中,通过打压佛教来完成民族情绪的疏导。但是北宋时期的佛教文化与北魏时期已经完全不同。北宋时期的佛教已经深受中国本土文化感染,基本褪去了其本来的色彩,其在人民中间也已经有了很高的传播度。此时再想通过打压佛教来缓解人民的民族情绪,只能事倍功半,甚至起到反效果,这也是宋徽宗考虑欠妥的一点。

其二则是其作为道君皇帝,自然希望自己无论在政治还是宗教方面都能统治所有的臣民,因此游离于道教体系之外的佛教自然成为其改造对象。宋徽宗其实最本质的目的还是希望全国所有人民承认其神性,而不是彻底抑制佛教的发展。不过宗教问题是很难通过这样的强制手段解决的,宋徽宗的政治思想还是存在一定的问题。

虽然宋徽宗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昏君,其在位期间宠信奸臣蔡京,导致政治黑暗,民不聊生,更是造成靖康之难的罪魁祸首,其最终死于异域他乡的结局更是中国历史上的耻辱一幕。

但是宋徽宗在皇帝的身份之外,确实有令人称道的地方,尤其是其在艺术方面的造诣更是深厚,堪称北宋最出色的艺术家之一。在书法方面他独树一帜的瘦金体至今依然被书法爱好者们所津津乐道,而在绘画方面,其工笔花鸟画更是开创了这一流派的先河。值得注意的是,在其对于花鸟画的喜爱中,我们也能看到后来其崇信道教文化的苗头。

前面说过赵佶在政治上的野心不足,反而对奇花异草,珍奇异宝十分喜爱,其美术作品也多以这些物品作为题材。佛教文化尤其是佛教绘画中对于这些事物缺乏关注,中国古时的山水也以宏观景色为主。

但是道教文化中讲究万物有灵,他们认为自然中的花鸟虫鱼就是天地间灵气的精粹,这样的说法与宋徽宗的艺术理念相吻合。后期宋徽宗在《宣和画谱》中更是直接表达了自己对于道教艺术的喜爱,将其排在佛教艺术之前。相似的艺术理念也是其沉迷道教文化的重要理由之一。在《宣和画谱》中有这样的说法:

"牡丹芍药与鸾凤孔翠使之富贵,松竹梅菊与鸥鹭雁鹜必见幽闲。……有以兴起人之意者,率能夺造化而移精神,遐想若登临物之有得也。"

宋徽宗作为北宋真正意义上的亡国之君,其在政治上的失误比比皆是,但是其对于道教的崇信却很少被提及。这是因为宋徽宗对于道教文化的喜爱是发自真心的,并不像宋真宗那样只是把道教当作工具,而是真的想将自己的生命奉献于其中。

而之所以宋徽宗会有这样的人生选择,主要还是因为其与其他帝王的经历差别。他从来都不认为自己会成为皇帝,因此很早便培养出了自己对于艺术的喜好,而对于权力的追逐则十分冷淡。在这样的前提下,首先道教可以给其更高的追求,在林灵素的修正下,宋徽宗更是看到了自己成仙的希望,那么崇信道教对于宋徽宗来说就是注定发生的事情了。而且道教艺术的追求也与这位艺术大师不谋而合,就让他更加亲近道教文化。

至于抑制佛教一事,虽然可能有一定的政治目的,但更多的还是处于宋徽宗自己的利益,他还是希望天下所有人都能认同其神仙的身份。但是这位神仙却客死他乡,国破家亡,不由得让人唏嘘不已啊。

分享到:
责任编辑:佳梦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