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凯风评论 | 凯风推荐 | 凯风视频 | 凯风专题 | 凯风精粹 | 凯风资料库 | 凯风图库 | 专家文集 | 凯风论丛 | 民众心声
梦醒时分 春风化雨 歪理邪说剖析 理论研讨 法轮功丑态 “经文”点评 荒诞的“神迹” 海外报道 海外BBS
      
 
当前位置:凯风新站 > 海外媒体报道 > 域外传真
 
科学教派与法轮功(图)
   2010-04-19   来源:凯风网   作者:刘 锋(编译)

  编者按:xahlee.org是美国加州XahLee创建的一家非盈利组织网站,专门收集数学、程序设计、视觉艺术、人文科学、社会评论、古典文学等方面的信息。2006年5月,网站刊发了XahLee在年轻时候误入科学教派的经历,同时,增发了对法轮功的介绍,指出两者都是具有邪教特性的组织。

 


  1999年5月6日出版的《时代周刊》对科学教派的特别报道封面

  大约在1990年,当时我22岁,我中了科学教派的圈套,在他们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圣何塞校园里为他们工作了3周,每周达40小时之久。起初,我进行了一个个性测试并签署了一份当时令我很疑惑的协议。后来我才弄明白,原来那个协议的内容是我愿意无偿为他们工作。于是,我在那里为他们做了大量的邮寄工作,而那时我对“伪科学”一无所知,甚至连别的事情也只是略知一二。

  那时我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就和普通中学生差不多。然而,尽管当时我很无知,但我并不傻,可以说在任何牵涉到钱的事情上我都格外敏锐。我当时一半是好奇,一半是对工作的渴望。基本上在我参加了那次免费的个性测试后的数天,我就不再去他们的“中心”了。我首先被带入一个装潢精美、有着大屏幕电视以及舒适沙发的房间内,然后他们给我看了一些关于精神疗法和科学教派怎么伟大之类的录像带,并且告诉我这些对我很有帮助。之后,有一位“咨询师”与你进行谈话,主要是亲近你,让你谈论一下自己。在谈话中,我谈到了我母亲是怎样虐待我的情况,而这正是他们希望听到的,因为他们认为可以在这个问题上帮助我。谈话结束后,他们给了我一份书面文件,我认为签署书面文件是招聘所必需的环节,所以很快就在上面签了字。在参与科学教派的工作中,我发现这些集体思维和练习非常可怕。其实,在为他们发送信件的时候,我期望可以得到报酬(我并不知道每小时的工资有多少)。我不断地询问关于工资的事情,而得到的答复却很模糊。直到大约三周后,我终于拿到了工资。可是工资却少得可怜,因此我决定辞职离开。如果没记错的话,我拿到的大约是最低工资的一半。在我辞职那天,他们让那位“咨询师”再次与我进行了谈话。谈话进行了一两个钟头。(大约晚上8点钟。我的朋友在外面的车上等着我。)这个时候,那位“咨询师”才告诉我所签署的那份书面文件原来是一份协议,而协议的内容就是我自愿为他们无偿工作。

  这时我才恍然大悟,而我联想到他们给我工资的方式也很特别,而这其实就是条线索。由于之前我曾经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的面包店里工作过两年,所以我清楚付工资的方式应该是这样的:大约每隔2周,你的老板或管理人会递给你一个装有支票的信封。然而,这儿的情形却让人匪夷所思,拿工资时却需要在一个窗口前排队,就像戏院买票那样。由于我只领过一次工资,所以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一直都这样,真的很奇怪。(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但是我认为这种排队领薪水是一种基本的洗脑方式,就像人们在饭前需要祷告一样)。而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并不用“领工资”或是“薪水日”这样的词汇,而是使用他们特有的词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组织有着他们自己的英语词典和百科全书)。

  其实,我对心理学、洗脑以及神秘科学很感兴趣。这段在科学教派工作的经历的确让我开了眼,同时也正是这段经历让我开始真正地对膜拜团体及其练习产生了兴趣。

 


  科学教派的心理测量仪器—静电计(20世纪90年代初这种仪器要卖到大约每台3000美元;同样,如果自己制作这种仪器,只需要花费不到50美元)。

  在那里,我亲眼目睹了晨祭、净浴、隔离手段(他们有自己的术语、字典和百科全书),以及他们所谓的“心理治疗咨询”、伪造的心理测量仪和“精神疗法”。

  每天早上,信徒们聚集在一起,手拉手形成一个圈进行某些口号和相关语句的吟唱。那里建有桑拿池,用于信徒(包括小孩)将身体中的污秽物(他们所谓的“负面思想”)洗净。除此以外,他们有自己的咨询服务,而信徒们需要付钱进行咨询。在进行咨询的地方,他们设置有心理测试仪器(就好像是测谎仪),通过电阻测试人们身体中的变化。人们需要做的就是将他们的两只手伸入机器上的两个由电线连接的金属筒状物中,然后咨询师会捏你的手,而仪器上的仪表也随之升高。当时我在测量时,我对所谓的电流与皮肤之间会产生电阻值的道理一无所知,就感觉这种咨询的确很神奇。

  自从为科学教派“工作”过后,我读了许多关于科学教派、其他膜拜团体、超自然、社会心理学、洗脑术以及科普宣传的书(如营销)。

  大约在结束那段工作后的数月,我读了《时代周刊》中一篇由RichardBe所写的有关科学教派的特别报道文章。(http://www.xenu.net/archive/media/time910605.html)

  同时我那时也在阅读MartinGardner关于伪科学的书籍(见维基百科:以科学名义的时尚和谬误)。

  在科学教派工作时,我记得问了某个人(如果回忆的对的话,那个金发碧眼的人叫Mike)这样一个问题:如果科学教派如此伟大,那么有没有在大学里开设呢?这个问题很无知,而当时我是很认真地在问他。而他回答我大学正要开设相关的专业。此外,我还问了另一个问题:“信仰疗法是什么意思呢?”当时,我意识到scientology的后缀是‘-ology’,因此听起来像是对科学本身的研究。

  其实有一点很引人关注,那就是这个邪教组织如何对他们内部人士进行管理。例如,如果有一个团伙将要对另一群人实施欺骗,那么这伙人必须得有一个用于分享成果的方法。而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我“有幸”目睹了一个“组织”是如何分享他们的权力或是“食物”的。一个普遍的问题是诈骗犯、邪教组织或是无赖团伙是如何分享他们掠夺的果实呢?通过多年对这一领域的研究,我认为根本答案就是:权力斗争(这其实和政治中的“权力斗争”差不多)。对于科学教派,我认为人们永远都得从底层往上爬,而最高权力者永远都在捍卫自己的权益。这其实和那些大集团或是政治团体没什么两样。

  法轮功

 


  同样令我感兴趣的是法轮功,其给人们灌输所谓的“末日论”,并传授人们如何飞翔等。如今的法轮功组织早已经国际化了,其相关出版机构刊发超过10种语言进行编写的刊物,并免费发放。同时,法轮功拥有超过10种不同语言的官方网站,其内容大多关于人权、公正以及酷刑。格外令人觉得有趣的地方是美国政客居然利用法轮功与中国进行斗争。

  维基百科关于“法轮功”词条的相关内容一直在变动着,而我认为一定是有法轮功成员在积极地修改这其中的内容,因为几乎每个参考书目的链接都直达某些由法轮功刊发的相关文章。

  另见:詹姆斯兰迪教育基金会对法轮功来历的引用:

  李洪志在创立法轮功的初期觉得自己的生日不够吉利,加之中国传统中认为佛祖的诞生日是农历4月8日,也就是5月13日,他于是唆使、贿赂当地官员帮他把身份证上的日期改为了1951年5月13日,以此打下了神的基础。李洪志在其可笑的漫画书中称:可以将信徒都带入天堂;万物都是由水构成的。除此之外,他教唆他的追随者公然对抗科学、生病时拒绝看医生。他说是他创造了自己的祖父母,诸如此类。

  李洪志坐拥着从信徒中剥削来的财富,舒适地住在美国纽约。然而,他不过是利用大众的天真进行敛财的小人罢了。虽然在政治立场上我与中国政府不一样,但是在人道主义灾难方面我同中国的观点一致。

 


  吉林省东辽县桉树镇成仁村农民李友林,对法轮功非常痴迷。1999年5月21日,他对妻子说:“明天是我师父的生日。我要去给他烧香烛。”5月23日,他被发现已经上吊自杀。

  原文网址:http://xahlee.org/Periodic_dosage_dir/t2/scientology_falun_gong.html

 

【责任编辑:晨曦】

 
 
 读者评论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