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凯风评论 | 推荐阅读 | 凯风视频 | 凯风专题 | 凯风精粹 | 凯风资料库 | 凯风图库 | 专家文集 | 凯风论丛 | 国内媒体报道
梦醒时分 春风化雨 歪理邪说剖析 理论研讨 法轮功丑态 民众心声 荒诞的“神迹” 海外之声 邪教大观
      
 
当前位置:首页 > 海外媒体报道 > 域外传真
 
瑞克.艾伦.罗斯:法轮功是个像科学教派那样好争论的邪教吗?
   2010-11-03   凯风网   作者:胥国和(编译)

  编者按:2010年10月25日,美国邪教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先生在邪教新闻网站(Cultnew.com)就“法轮功在中国领事馆外的合法抗议斗争获得胜利”发表评论,揭露法轮功种种虚假和丑态。

加拿大环球邮报(2010年10月19日)最近报道称“法轮功在中国领事馆外的合法抗议斗争获得胜利。”

事情是这样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上诉法院推翻了下级法院去年的一项裁决,即关于要求该组织移除在中国总领馆外搭建了七年之久的简易木屋的判决。

但同时上诉法院也给出六个月时间让温哥华市重新起草人行道管理法规。在此期间,法轮功仍然要遵守法庭禁令,禁止该组织成员重建相关抗议设施。

对于这个争议性组织来说,这算不上一个胜利。

但当地一名法轮功弟子称,“在中国,我们没有言论自由,没有基本的人权。而这里是加拿大,我们认为我们应该能够享有这些权利。”

然而,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法轮功似乎没有考虑到别人也有“言论自由”。

旧金山的塞缪尔·罗是一家批评法轮功网站的负责人。2005年,他向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寻求过帮助,因为他的域名提供商收到了一封要求公开罗本人个人信息及联系方式的信件。

法轮功组织称罗的网站为“诽谤”和“高度不道德”,并且指控他“支持对法轮功成员的非人道待遇和谋害法轮功练习者”。

他们的法律依据是罗在其网站上使用法轮功这一名称,这在一定程度上侵犯了法轮功的商标权。

但ACLU表示这“显然没有违反商标法”。

罗告诉媒体,“法轮功想要击败我就是因为我批评了他们”。

2005年末,罗先生原本计划要在西班牙召开的国际邪教研究协会(ICSA)会议上进行演讲。

但ICSA官员却告诉罗他的发言被取消了,因为一名法轮功代表律师威胁说要起诉他们。(《法轮功海外滥诉》http://www.kaiwind.com/kfjc/hwbd/200801/t76038.htm,载于《圣盖博谷论坛报》,2007年12月29日,DanAbendschein)

而这些行为如何体现法轮功组织所标榜的“真、善、忍”的信念呢?

就像另外一个也被称为“邪教”的科学教派一样,法轮功已经成为了一个好打官司的组织,不断地对其所认为的敌人及其他所有敢于批评或者阻挠他们行动的任何人提起诉讼。

法轮功被拒绝参加旧金山的华人新年游行,他们就对此上诉。(《法轮功纠纷笼罩着旧金山新年游行》,载于《旧金山纪事报》,2006年1月30日,Vanessa Hua)

尽管如此,将其排除在游行队伍之外的举动还是得到了加州最高法院的支持。(《美加州最高法院同意中华总商会拒绝接纳法轮功》http://www.kaiwind.com/ckxx/ywcz/201010/t120038.htm,载于《旧金山纪事》,2008年8月22日,Bob Egelko)

2007年,法轮功再次试图通过“加州理工学院法轮功俱乐部”参加一个在帕萨迪纳加州“玫瑰碗”体育场举行的花车游行,同样被拒绝了。(《玫瑰游行卷入了中国政治》,载于《每日头条》,2007年7月9日,Kenneth Todd Ruiz)

再后来,该组织提出进行抗议游行的申请,也再次被驳回。(《法轮功成员起诉帕斯蒂纳地方领导》,载于《圣盖博谷论坛报》,2008年1月3日,Kenneth Todd Ruiz)

这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华人社区的领导者会经常反对法轮功组织参与当地的事务了。

2008年,中国发生的一场大地震致超过六万人遇难,之后法轮功就在纽约进行了一场游行。信徒们高举横幅和广告牌,上面写着“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等字样。

据报道,法轮功的成员还阻止捐款,并散布谣言称中国政府会侵吞捐款。

当法轮功游行队伍最终行经曼哈顿的唐人街时招来了群众的一片嘘声。一些围观者斥责游行队伍并且用中文嘲笑他们,饮料瓶也不断地飞向游行队伍。

最近《环球邮报》报道:“根据某些人权组织的说法,中国……关押、虐待并且处决了许多(法轮功)追随者。”

由法轮功爱好者主办的大纪元时报,曾经报道说沈阳的一家医院是一个死亡集中营,声称有数千名法轮功囚犯被谋杀并且器官被摘除。

前加拿大自由党下院议员大卫·乔高表态说,他坚信这些声明是真实的。2006年,乔高与一位律师大卫·麦塔斯展开了一项调查并且发布了一份报告支持这些声明,这吸引了大量媒体关注。

然而,美国国会研究中心认为这份乔高—麦塔斯报告“没有提出新的或独立取得的证据,很大程度上是依赖于逻辑推论。”

吴宏达,美国一位著名的中国人权活动家,尽管他不喜欢也不信任中国政府,但他对法轮功的说法表示怀疑。

吴说:“我多次尝试寻找目击证人,但是(法轮功)都拒绝了。”他进一步解释道,“直到今天,我都不知道他们(证人)的名字。”吴告诉媒体,这份调查根本不能印证强制器官移植的说法。(《吴宏达质疑法轮功器官移植》,亚洲新闻,2006年8月9日)

一名加拿大记者格兰·麦克格雷格公开表明了其对“乔高—麦塔斯报告”的质疑(《中国“焚尸炉”揭秘》http://www.kaiwind.com/kfjc/hwbd/200803/t78236.htm,载于《渥太华公民》,2007年11月24日)

麦克格雷格指出认可这样的故事西方的媒体记者面临着巨大的政治压力,否则就会背负上“大屠杀否认者”(英国历史学者大卫·厄文,20年前过境奥地利时召开记者会,宣称纳粹屠杀六百万犹太人的“大屠杀”并曾未发生——译注)的罪名。

法轮功主要利用一些负面的、有关中央政府的陈词滥调和人们对中国日益发展的全球影响而在美国、加拿大等西方国家获取同情和关注。

法轮功有关“集中营”说法的可信度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这一假设,即那些对中国不信任或者怀有负面情绪的人会同情乃至相信法轮功。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宣称他有法力,知晓“宇宙的最高机密”,声称除了“万能的法”,世上没有任何宗教可以拯救人类(《法轮功为谁而鸣》http://www.kaiwind.com/ckxx/ywcz/201005/t110394.htm,载于《华盛顿邮报》,2000年2月27日,皮特卡·尔森)。

李洪志还给法轮功追随者灌输种族主义思想。

李洪志认为“混血种族”被排除在“真理”之外,“混杂的人种失去了根,哪里也不属于了,哪里也不要了……就是说上面是不承认这种人种。”显然,这种言论也包括了现任美国总统及他的儿女。但是“幸好”有了李洪志,即使像奥巴马这样所谓的“智力不健全”的人也能被治好,前提是奥巴马和他的家人必须修习法轮功,追随法轮功教义进行修炼。

李洪志同时还仇恨同性恋。他说道:“丑恶的同性恋反映出此时失去理智的肮脏心理变态。”见其著作《转法轮·卷二》(1996年翻译成英文版本)。在瑞士的一次谈话中,李洪志说同性恋将最终被“神”淘汰。

来自蒙特利尔、多伦多和渥太华的250名法轮功信徒以诽谤为由起诉了《华侨时报》,声称该报纸通过一则报道发布了一些反对法轮功的“仇恨文字”。经过长期的法庭辩论,蒙特利尔的上诉法庭拒绝了他们的赔偿请求。(《教派研究评论》第7卷,卷号:032009)

但是在美国、加拿大和欧洲,没有一名法轮功信徒曾大胆地说出李洪志的这种仇恨言论。相反,只要一涉及这个话题,他们就会试图将主题转变到法轮功成员在中国的人权问题上。

但是其他人就没有人权吗?

一些报纸有时会报道李洪志的仇恨教义,而这些教义经常被新闻工作者所忽略。

《圣何塞信使报》的一名记者指出:“李洪志在很多次向法轮功成员讲习教义的时候都十分极端,但是这些言论并没有被翻译出来,这些言论在他的《转法轮·卷二》的英译本中也被删除。”(《一场发生在美国土壤的中国战役》http://www.kaiwind.com/kfjc/hwbd/200801/t76279.htm,载于《圣何塞信使报》,2001年12月23日,Sarah Lubman)

这名加利福尼亚记者同一些支持法轮功或其领导者的当地官员就同性恋或种族言论交谈时,他们都显得很尴尬。

加利福尼亚国会议员AnnaEshoo,Zoe Lofgren和Pete Stark联合其他41位立法者为李洪志签发了一份公函,赞扬他提升了“高度的人道主义价值观”,并提名他角逐诺贝尔奖。

签署这份公函前,这名记者问这些加州国会议员是否知道李洪志的同性恋和种族主义言论,他们三人都回答不知道。

Eshoo说道:“很显然,我不会向诺贝尔奖委员会推荐反同性恋人士,因为同性恋是一种人权。”她随后就收回了她的提名,致信诺贝尔委员会说“李先生发表过令我讨厌的主张,违背了我的许多核心信仰。”Stark也表达了他的不知情。他说:“如果李先生有宣扬任何形式的不宽容的观点的话,我当时并不知道。”随后Lofgren也承认李洪志确实不是获得诺贝尔奖的那块料。

同一年,法轮功被拒绝参加旧金山的中国新年游行(《法轮功纠纷笼罩着旧金山新年游行》,载于《旧金山纪事报》,2006年1月30日,Vanessa Hua),法轮功就此事也提起了诉讼。

但是加利福尼亚高级法院依然判决他们不得参加该游行。(《美加州最高法院同意中华总商会拒绝接纳法轮功》http://www.kaiwind.com/ckxx/ywcz/201010/t120038.htm,载于《旧金山纪事报》,2008年8月22,Bob Egelko)

迄今为止,可能有关法轮功破坏性的最恐怖的例子就是2001年1月发生在北京的事件。

5名法轮功修炼者在天安门广场自焚,据称是为了抗议中国政府的迫害。其中两人死亡,包括一名12岁的孩子,一名年轻女性烧伤严重,后半生将过着残疾人的生活。

这个小女孩在开封的家里接受(图左)采访时说:“我们是想强化法轮功的力量。”她的脸部大面积烧伤,失去了耳朵和鼻子。(《路透社记者亲访法轮功自焚幸存者》http://www.kaiwind.com/kfjc/hwbd/200803/t78234.htm,路透社,2002年4月4日,Jeremy Page)

“邪教”成员对其领导者极度忠诚,他们愿意为领导者而死。历史上的许多悲剧性事件都说明了这一点,如发生在圭亚那琼斯镇的集体自杀事件、瑞士的“太阳圣殿教”死亡事件,以及加利福尼亚“天堂之门”集体自杀事件等等。

不过,当有人要求法轮功对恐怖的天安门自焚事件进行解释时,这个团体却对这一重大事件和所应当承担的责任视而不见。

起初,法轮功声称那些涉案人不是法轮功成员。

接着,法轮功又试图编造一个阴谋论的故事。

当加拿大记者格兰·麦克格雷格对天安门广场事件提出疑问时,法轮功信徒“二话没说就往我的大腿上放了一大堆宣传书籍,还坚持要求我观看所谓介绍天安门自焚事件真相的DVD”,邪教新闻网站也收到了类似的材料。

在“认知失调”的范畴内,这种否认我们通常是可以理解的。

认知失调指因同一时间所持矛盾观点而引起的不适情绪。理论认为人们需要减少这种认知失调,也就是通过适当的否定、辩解或者责备引起矛盾的人或事等方式来放弃一些原有的观念。(《认知失调理论》,斯坦福大学出版社1957年,费斯廷格)

这种现象可以在法轮功否定天安门自焚的行为中看到,即李洪志的追随者们相信“法轮大法好”,但自杀和杀害儿童等行为又是不好的,因此这种认知失调必须通过责备中国政府来得到解决。

不过,天安门悲剧从另一方面证明了法轮功具有潜在危险性,可以视其为一个破坏性邪教。

原文网址:http://www.cultnews.com/?p=2409

 

【责任编辑:晨曦】

 
 
 读者评论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