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艺林

在哈尔滨寻找中国首家电影院(组图)

发布日期:2013年08月25日   文章来源:新民网   作者:
【字体大小:

  电影是什么时候、怎样传入中国的?目前国内传统的说法是,西班牙商人雷玛斯1908年在上海虹口海宁路与乍浦路口搭建的虹口大戏院为中国第一家电影院。此结论有待商榷。史料证明,中国的第一家电影院,甚至第二家、第三家电影院均建于哈尔滨。

   

  敖连特影院

  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随着中东铁路的修筑和经营,伴着列强在我国东北的勾结和角逐,外来文化以及先进的科学技术也较早的传入了哈尔滨。

   

  如今的和平影院,当年的敖连特影院

  1899年,即俄国中东铁路建设工程局迁移哈尔滨的第二年,哈尔滨已经出现了第一台立式钢琴和第一张台球桌;1903年,即中东铁路全线通车的当年,哈尔滨已经拥有了178部电话;在老佛爷对汽车这种怪物还大为惊诧的时候,哈尔滨的街道上已经跑着法国的雷诺厂生产小轿车(其时速可达25公里),而且在某种意义上它已经成为哈尔滨最早期的“的士”……

  据载, 早在1905年12月25日,潘捷列依蒙?瓦西里耶维奇 科勃采夫便在哈尔滨中国大街与石头道街( 现中央大街与西十二道街)交角处犹太商人萨姆索诺维奇的一座临街的房子内开办了第一家电影院— “科勃采夫法国电影院” 。该影院址后来开办了惠康呢绒庄,上个世纪80年代曾是龙江制鞋厂试销部,现已无存。

  “科勃采夫法国电影院”可容纳百名观众。当时的每张门票售价5卢布,人满为患时加卖的站票也要1卢布。每天下午四点至晚七、八点钟连续放映三场。正常情况下,电影院日平均收入可达500卢布,效益相当可观。当时的影片很短,最长的一般也不超过15分钟。

  潘捷列依蒙?瓦西里耶维奇 ?科勃采夫1864年出生于俄国顿河畔的罗斯托夫,在阿尔马维尔曾有自己的照相馆和小型的电影院。日俄战争爆发后,人到中年的他作为随军摄影师来到中国东北,战后留居哈尔滨,开办了不仅在东北,就是在全国也是第一家的电影院。1935年7月26日逝于哈尔滨,在哈尔滨整整生活了30年。潘捷列依蒙?瓦西里耶维奇 ?科勃采夫不仅是精明的电影院的老板,而且还是出色的照相师和电影摄影师,他被认为是俄国纪实影片摄影的先驱。他曾拍摄了1907年哈尔滨在药铺街(现中医街)举办自行车比赛的纪录片,记录下了1909年韩国义士安重根在哈尔滨火车站刺杀伊藤博文那震惊世界的一幕,还摄制了1910-1911年哈尔滨鼠疫那悲惨的景象和1911年俄国飞行机飞抵哈尔滨的新闻。他拍摄的很多影片曾在世界各国演映。

  1906年哈尔滨又办起了三家电影院:

  “节克坦斯电影院”,位于中国大街和西商市街(又称外国三道街,现红霞街)街角处。其经理人为扬格若戈尔。我们在能够看到的最早的哈尔滨中文报—1916年的《远东报》上多处发现“节克坦斯”电影院的广告,从中得知该影院每月都有欧美新片,《生死关头》、《一见缘》、《女英雄》、《人财两空》等轮换上映。当时的影片分为节和段,由于时间原因,每场约上演3-4段。若逢长片则分几场连续演完。每场演出前往往还加演滑稽片或新闻片。1916年时,坐在哈尔滨的电影院里就能看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新闻纪录片,令人感叹。

  1906年开办的还有“伊留季昂电影院”,位于中国大街和商务街(现上游街)角处,其经理人为Л·С·芬克利施捷因(从其姓氏判断,可能是犹太人)。该影院开业式首映时,经理人别出心裁地在楼外点燃三千支蜡烛,烛光闪烁,映红了门庭,蔚为壮观。这种创意,如此手笔,就是在今天也令人叹为观止。该影院直接从柏林和巴黎购进新片,逢周一和周四轮换上映,吸引了无数中外观众。

  同年创办的还有一家“进步电影院”,为格兰德旅馆附设之电影院,位于南岗松花江街。1911年该影院改称为“格兰德-最高纪录”。

  1908年,在南岗新买卖街(后称义州界、奋斗路,现果戈里大街)上开办了著名的“奥连特电影院”。该影院一度曾称为“热烈喝彩—幻术”,上演着色影片。查理?卓别林的早期作品《摩登时代》、《都市之光》等新片都曾在此上演过。1912年6月在一场大火中,影院付之一炬。1913年2月2日重建竣工、开业,改称为“奥连特”。如上所述,“奥连特”在哈尔滨电影院排行中应该算老五,可它也与号称全国第一的上海虹口大戏院同龄呢。

  当时还有一家“格兰德电影院 ”,位于面包街和马街(现红专街和东风街)区间中国大街39号的哈因德罗夫大楼的一层(约在现华梅西餐厅的位置)。其创建年代不详,但其创办时间不会晚于奥连特。该影院的经理人为顿-奥杰罗。与它相邻不远的中国大街31号还有一个“列诺麦(声望的意思)电影院 ”。

  1909年,在中国大街道里秋林公司原址还开办过一座“托尔斯泰电影院”。

  综上可见,从1905年至1909年间哈尔滨已先后办起了八家电影院,其中建于1908年前的就有六家!这一统计还不含傅家甸(道外),也不包括铁路俱乐部(现铁路文化宫)、商务俱乐部(现市科学宫)、花园剧场(现兆麟公园内)等非专门性的电影院。

  顺便提及,早在1926年哈尔滨便已经创办了被称为“远东第一家”的俄文版电影周刊《齐格杂基》(曲折的意思)。该刊专门介绍电影艺术、演员轶事、欧美影讯等内容,并附有图片和剧照。刊物出版人和主编为留巴文。

  哈尔滨俄侨在中国这个神秘的东方国度留下了他们难忘的足迹和难忘的记忆,也为哈尔滨如今可兹传承的多元文化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这一点哈尔滨不该,也不会忘记。

(责任编辑:)

0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