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春秋大义

子产:春秋时期依法治国的杰出政治家

发布日期:2015年12月17日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传媒网   作者:伍玉成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子产画像

  子产(?—前522),名侨,字子产,又字子美,春秋时郑国著名的政治家。他出身贵族,是郑穆公的孙子,子国的儿子。因公子之子称公孙,所以又称公孙侨。

  一、众怒难犯 专欲难成

  子产学识广博,才能卓著,年轻时就显露出才华和见识。郑简公元年(前565年),他的父亲子国率领军队进犯楚国的附庸小国蔡国,获得大胜。郑国人张灯结彩地庆祝,子国更是居功自傲,兴奋异常。这时还是少年的子产却另有看法。他认为这样会得罪两个强大的邻国楚国和晋国,今后郑国就会难以安宁了。他父亲听了很生气,认为是孩童的胡说,然而事实证明子产的看法完全正确,还不到一年,晋国与楚国果然接连出兵郑国。

  特别能表现子产才能的是他面对突发事件能果断应对。据《左传·襄公十年》记载,当年在郑国发生了政变。一批人闯入宫廷后,杀死了掌权的三个公子——子驷、子国和子耳,并且把国君郑简公绑架在北宫。

  子产得知国君被绑架,父亲被杀害的消息后,十分愤怒。他尽管很年轻,但是没有沉溺于个人的悲痛和愤怒的情绪中,他镇定自若,果断地采取措施:“为门者,庀群司,闭府库,慎闭藏,完守备。”这意思是:派人把守门户,配齐官员,关闭仓库,慎重收藏,做好防守的各项准备。然后他才带领一些人赶到了北宫,与那批闯入的人进行战斗,这时有的大臣也带着人马赶来支援。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很快就平息了这场暴乱。年轻的子产在这场政变中,表现出了非凡的才能和处乱不惊的政治家风范。

  在暴乱平定以后,贵族公子子孔乘机接管了子驷等人的权力(代国君执政)。他为了稳固地位,让群臣服从,就擅自制定盟约,要求官员遵行。他的这一做法遭到大臣们的激烈反对。

  子孔恼怒异常,他决定用强硬的手段来压服,以此树立威信。这时子产赶来了,劝他赶快废除盟约,以缓和大家的情绪。子孔一听,就更生气了。子产对子孔说:“众怒难犯,专欲难成。”这意思是说:众人的愤怒是难以触犯的,为了个人的私欲而伤害大家利益的事情是难以办成的。子孔最终接受了意见,他当众烧毁了盟约,平息了人们的愤怒情绪。

  可见子产虽然年轻,但很注重人们的情绪。他说的“众怒难犯,专欲难成”就是对子孔一意孤行的警告。这一警告说明了一个很重要的道理:办什么事都应该要注意群众的情绪,重视群众的利益,不要与大众对立,不能只顾个人的私利。

  子产的见识还表现在用人上,有一次,子产听说执政者子皮要派尹何去担任一个重要地方的县令,就专门去见子皮。他问子皮:“尹何太年轻,担任这职务行不行呢?”子皮回答说:“没问题。尹何为人老实,我很喜欢他。他去做县令,不会背叛我。至于能不能管理好地方,那并不重要,让他干起来以后,再学习吧。”

  子产却连连摇头说:“不行,您既然喜欢一个人,就总应当对他有利呀。现在您派他去主持一个县的工作,就好像让一个不会用刀的人,偏要他去宰杀牲口一样,反而会使他受伤的。您喜欢他,却让他受伤,那谁还希望得到您的喜爱呢?”

  子皮听了,没有反驳。子产接着又说道:“我想,如果您家里有漂亮的锦缎,您决不会拿出来,随便让人去学剪裁的!担任职务的官员是庇护老百姓的,哪能随便委派人呢?这不是重视锦缎的程度超过了委派官员的工作么?我只听说过先经过学习培训再去从政的,还没有听说过先主持政务,再来学习从政的。您如果一定要这么做,那就必然会带来损害。这就如同打猎一样,熟悉射箭、驾车的,就能顺利地获得猎物;若是根本没驾过车、射过箭,哪能打猎呢?他心里只会害怕翻车被压,哪有心思去打猎呢?”

  子产说得很诚恳,子皮听了以后,很受感动。他对子产说:“你说得好啊,你看得比我远,我听你的。”子皮接受了子产的忠告,改派另外的有从政经验的人担任了县令。

  这件事后来就形成了一个典故叫做“操刀伤锦”,它很好地说明了子产在用人方面的慎重,不能单凭自己的好恶和印象来选人,来提拔人。而应该用那些有实践经验,有从政本领,能为百姓办事的人。也正因为在实践活动中子产表现出卓越的才能,所以在郑简公二十三年(前543年),执政的子皮就让子产代替自己来领导郑国。这样,子产就登上了郑国的政坛。

  二、稳定大局 推行改革

  子产执政的年代,正是“王纲解纽”“礼崩乐坏”的春秋晚期。他所生活的郑国,夹在两大强国晋国和楚国之间,战乱频频,纷争不断,国外受到大国的逼迫;而国内大族多而斗争激烈,国家常受到大族干政的威胁,真可谓“国小而逼,族大宠多”。子产当政时面临着内忧外患、危机重重的艰难局面。

  在这种形势下,子产首先是稳定大局,然后推行改革。子产刚执政时,曾经派贵族伯石去为国家办一件事。没想到伯石竟然提出条件,要求先答应他以土地作为报偿才去。子产就同意了,他采取“以进为退”的方法,赐给他土地,以满足他的欲望,避免发生动乱。在暂时安抚了大族之后,他很快就在国内推行改革。改革的内容很多,主要的有三项:

  第一项是“作封洫”,这是土地制度的改革。“封”就是田界,“洫”就是水沟。“作封洫”的目的,就是清查田亩。当时井田制已经破坏,原来的公田不但被贵族占有,而且农民的私有田地,有的也被他们掠夺,广大人民非常不满。“作封洫”就是清查全国土地,划定田界,疏通沟渠。对多占土地的没收其多占的部分,对土地不足的补足一夫百亩的基本数字。在这同时,实行“庐井有伍”的制度,“庐井”即乡邑,“伍”即五家为伍。用这制度把居民组织起来。这项改革承认了土地私有权,并对私田按田亩数量征税,同时进行了水利渠道的建设,促进了农业生产的发展。

  第二项改革是“作丘赋”,这是军事方面的改革。“丘”本是被征服部落的地区,那里的人地位低下,没有做甲士的资格,所以没有负担兵役与军备。鲁昭公四年(前538年),子产实行“作丘赋”的改革,以丘(一丘十六井,每井合九百亩)作为征收军赋的单位。这就是一丘出一定数量的军赋,丘中人各按所耕田亩的数量分摊。“作丘赋”对郑国具有重大的意义,它扩大了兵源,增加了军赋的收入,壮大了国家的军事力量。而对那里的人来说,虽然增加了些负担,但是土地私有权得到承认,而且取得了作甲士的资格,提高了地位。

  第三项改革是“铸刑书”,这是法律方面的改革。子产把郑国改革后建立起来的新制度,用法律条文记录下来,并把它公布于众,让人们遵守。他是我国第一位将刑律公布于众的人。

  此前,各国治理国家主要依靠“礼”“乐”,对罪与非罪并没有明确的规定,一切权力都由贵族垄断。随着社会的发展,新兴力量反对旧权力,主张公开有关法律,以维护经商的自由、维护私人财产的权益。另外,从春秋开始已“礼崩乐坏”,社会秩序已非“礼治”所能奏效。子产面对现实,他意识必须寻求新的方法,即以法治国。这就是要用法律作为武器来治理国家。于是他顺应历史发展的潮流,于前536年将修订后成文的法规公诸于世,这就是著名的“铸刑鼎”事件。

  《左传·昭公六年》记载:“三月,郑人铸《刑书》。”就是说郑国人将《刑书》,也就是法律铸在铜鼎之上,昭告国人,把它作为国家的常法。可以说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正式颁布的成文法典,这一举措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体现了子产以法治国的方略。

(责任编辑:湖一亭)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