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霾”色变?学学古人如何搞环保

导语

环境治理和自然保护已经成为关系国计民生的一件大事,看起来好像是近几十年的事,最多不过百年。其实从历史的眼光来看,中国已有三千多年的环保历史了。在这个谈“霾”色变的季节,我们且静下心来翻番历史,去看看咱们古人是如何搞环保的。


凯风网新疆频道 供稿:穆选选 编辑:友其 仲德

谈“霾”色变?学学古人如何搞环保

   一、山禁休渔:环保是一个历史话题

环保,并不是一个新鲜事物,而是一个历史话题。古代中国是真正的农业大国,人们对大自然更依赖,相应的,也更注意对自然环境的保护,而且针对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历朝历代出台过严刑峻法。

1.最早的环保部门和环保部长 

 

舜帝像 

世界上最早的环保部门创设于三皇五帝时期的舜帝,当时的中央环保部门叫做“虞”。上古“五帝时代”,尧帝觉得舜有治理天下的能力,便禅让于舜,果然,舜大有作为。舜上位后进行了行政机构改革,根据当时的需要,分设九官。这九官,相当于现在中央的九个部委,分别有正、副长官22人,这些部门长官都是由各部落首领集体商讨,公开推荐出来的。这九部委中就有环保部“虞”。

 

伯益像 

第一任虞官名叫伯益,也就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任环保部长。当时舜帝征求各部落首领意见,问谁能帮他掌管山林、川泽、草木、鸟兽,大家一致推荐了伯益,最后伯益当了“环保部长”。伯益确是环保专家,从史书记载和传说来看,伯益是嬴姓史祖,治水专家大禹的得力助手,他发明了水井,保证人类饮用水源免受污染,同时还是动物保护权威,即《汉书·地理志》中所谓 “伯益知禽兽”。

2.伐崇令:环保立法由来已久 

 

文王渭水访贤 

公元前1050年前后,周文王在攻打崇国时曾出台著名的“伐崇令”,里面有这样的规定:地面部队进入崇国境内内,“毋坏屋,毋填井,毋伐树木,毋动六畜”。要求部队不得填埋水井,不得砍伐树木,一句话,不得破坏崇国人民的生活环境和设施。

而古代最早的环保立法,可以追溯到上古大禹执政时期,大禹曾颁发过一条禁令:“春三月,山林不登斧,以成草木之长。夏三月,川泽不入纲罟,以成鱼鳖之长。”从“禹禁”中可以知道,当时春季实行“山禁”,夏季实行“休渔”,这对保护环境,保证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均起到了积极的促进的作用。

3.剁手断足:古代“环保条款”太吓人 

齐国的“环保条款”这样规定:“有动封山者,罪死而不赦。有犯令者,左足入、左足断;右足入,右足断。”破坏封山行为是死罪,不得赦免;有违犯禁令的,左脚踏进,砍掉左脚;右脚踏进,砍掉右脚,这比“伐崇令”有过之而无不及。而在《韩非子·内储说》中这样记载:“弃灰于公道者断其手”,把灰烬这类生活垃圾倒在街道上,被发现后将被剁掉手,动不动就剁手断足,古代的环保处罚也够吓人的。

 

秦简中的《田律》 

大秦帝国秉承法家思想,国家统治以严苛出名,那他们的环保条款是怎么样的呢?1975年12月,在湖北省云梦县城关睡虎地11号秦墓中出土的《田律》,被看成是中国最早的正规“环保法”。《田律》有两条很新鲜,一是规定不得堵塞河道,即“雍堤水”;二是不是夏季不准焚烧草木灰当肥料,即“不夏月,毋敢夜草为灰”。特别是“毋敢夜草为灰”这一条,就今天来说,对保护大气很有作用,可以避免大气污染,减轻雾霾天气。

 

《唐律疏议》 

后代相关环保法令中,保留了“禁烧”,对极容易污染大气的焚烧行为作出种种限制。如《唐律·杂律》规定,“非时烧田野者”要被严惩。进入封建时代后,中国古人对破坏环保行为的处罚有所放松,但也不轻饶。如在唐、宋两代,随便烧荒者一旦被抓到,要被判处古代五刑中的笞刑——“笞五十”,“伐毁树木”则以偷盗罪论处。

  二、天人合一:环保是一个哲学命题

在提倡“天人合一”的古代社会,环保从来都不是一个完全独立的概念体系,古代中国的环保意识,与先人的哲学观念密切相关,让中国人相信,人与自然是和谐的整体,对自然的伤害其实就是对人的伤害。

1.提倡环保是一种哲学思维 

 

山林泽川 

中国人的思想深处永远有一种“和”的思想,在对于环境保护上也一样,更多的是运用哲学思维,保证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进而有利于国家统治百姓安居。比如,齐国宰相管仲就认为,“山林虽广,草木虽美,禁发必有时;国虽充盈,金玉虽多,宫室必有度;江海虽广,池泽虽博,鱼鳖虽多,网罟必有正,船网不可一财而成也。非私草木爱鱼鳖也,恶废民于生谷也。”管仲自然资源保护的思想,有利于发展生产,特别是粮食的生产,保障社会供给。《荀子》《吕氏春秋》《淮南子》等,也都有类似自然保护思想的表述。

2.人与自然,讲求“天人合一” 

秉承“天人合一”哲学思想的宋朝,在生态上追求“顺物之性”,让野生动物和人类各得其所,各有合适的生存地域,互不干扰,互不争夺资源,和平相处,自得其乐。禁止或反对捕捉野生动物为宠物,从两个皇帝的诏书可见。一是端拱元年二月,送太宗下诏,“珍禽异兽,何足尚焉!荣采捕于上林,复幽闭于笼槛,违物类飞鸣之性,岂国君仁恕之心?既无益于邦家,宜并停于贡献。应两京诸州,今后并不得以珍禽异兽充贡举”。二是天禧三年二月,宋真宗颁诏,谆谆教诲臣民,禁捕山鹧鸪“以为玩好之资”。

 

古人放生图 

尊重生命,“戒杀放生”在两宋很流行,其思想主要来自于当时理学之“仁”。理学家张载曾提出“民吾同胞,物吾与也”,程颐说:“爱人,仁之事耳。”程颢尝见一蝎,“杀之则伤仁,放之则害义”,反复思虑,终于未杀。

3.伤害天地万物就是伤害人类自己 

宋代皇帝总体比较体恤百姓,曾多次下文开放山泽,官府不得随意插手,从今以后,祖国大地的水产,任民间渔捕,如果自家吃,白吃不收钱,如果贩卖,随便缴点税就行。结果全社会立马行动,大家就使劲儿捕鱼打猎,于是导致“川蕴中贫”。有人甚至开挖沟渠,放干湖水,湖中生物被一扫而空,以致生态资源遭到毁灭性破坏,造成“民日益贫”,老百姓以为上天发怒,花钱祭祀并无效果,导致越来越贫困。

 

古人捕鱼图 

皇帝一看不行,紧急下令保护动物、恢复生态。诏令百姓不准随意张网捕捉鸟兽虫鱼,特别不能损伤鸟蛋幼兽,每年春夏期间,正值万物竞长之时,各州府要到民间收缴粘竿弹弓罗网之类的“作案”工具,否则严惩不贷,就这样经过十多年之后,生态得到回复,才又出现“物阜民丰”的太平景象。

  三、心怀万物:环保是一种人格修为

在古代中国,是否重视环保,还是一种人格修为的体现。保护自然资源的政策、法令以及开明思想,影响着人们的审美观念,进而逐渐把保护自然资源与崇尚高雅、拒斥低俗行为联系起来。

1.唐宋保护环境杜绝奢靡之风 

 

宫廷奢侈斗富 

虽然古代的环保条例很严厉,但是封建社会的法律基本上就是用来统治老百姓的,对于皇亲国戚和达官贵人限制极小。比如唐朝中期曾经出现滥捕、乱猎珍禽异兽的歪风,起因是宫内权贵大臣争相用禽兽毛羽制作奇装异服;再比如北宋仁宗景佑年间,达官贵人间盛行一种以鹿胎为冠的奢侈风气,全国的鹿几乎都遭到浩劫;明朝永乐年间,还曾发生过盗伐五台山山林的毁林事件等。当然,最后都是由唐、宋、明最高层下定决心,严令之下才煞住各种破坏自然资源的歪风邪气。

2.一首《看花谕》劝诫世人 

 

花如美人 

古人认为世间万物皆有情,视草木为有生命者,劝谕世人要对花木百般爱惜、呵护。与我们现在在公园广场见到的“请勿踩踏草坪”“请勿攀折花木”等标语相比,古人则咏诗来表达,显得更加风雅有趣。有人直接把草木比作美人,写有《看花谕》以劝诫世人:“名花犹美人也,可玩而不可亵,可赏而不可折。撷页一片者,是裂美人之裳也;掐花一痕者,是挠美人之肤也;拗花一枝者,是折美人之肱也;以酒喷花者,是唾美人之面也;以香触花者,是薰美人之目也;解衣对花,狼藉可厌者,是与裸裎相逐也。”古人对花草的喜爱,其实也是对生活一种热爱关切的人生态度。

3.李商隐写诗谈环保与儒雅生活 

 

李商隐 

古人和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对绝大多数普通人而言,“地利”就是生活环境的和谐优美,对于生活中破坏环境的种种不道德行为,从古至今都是令人十分厌恶的。唐代大诗人也曾写诗列举了常见的7种不道德行为:“花间喝道,看花泪下,苔上铺席,折却垂杨,花下晒裤,游春重载,石笋系马”,李商隐认为这些行为“皆非风雅之事,均应严加叱止。”有一个闲适优美的生活环境,这何尝不是现代人梦寐以求的呢?古代文人对于有生命的动物同样抱有深深地悲悯之情,孟子曾说“君子远庖厨,见其生而不忍见其死。”同样的,后世很多人受佛家慈悲思想影响,对于动物提倡放下屠刀慈悲为怀。

  四、圣王之制:环保是一种治国理念

中国古人很早就意识到了人与环境的关系,可以说,世界上最早的“环保治国”理念,便是由中国古人提出来的,这在中国先秦时候的史料上很容易查到,在古代,保护环境往往被提到政治高度,环境保护关系着万物和谐、国计民生甚至国家统治。

1.先秦诸子的“环保治国”说 

 

孟子见梁惠王 

孟子的《寡人之于国也》我们上高中时都背诵过,孟子劝梁惠王要“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王道之始也。”这里面主要讲的人类要遵循自然规律,切忌滥捕滥伐,破坏生态系统。如果能够做到不违农时、数罟不入洿池、斧斤以时入山林,那么百姓就可以富足安康,也就是王道之业大成的时候。

儒家代表荀子提出了与孟子相似的观点:“草木荣华滋硕之时,则斧斤不入山林,不夭其生,不绝其长也。”顺应草木生长,维护生态平衡。荀子一生中曾三次出任齐国稷下学宫的祭酒一职,荀子能受到齐国的青睐,与齐国尊重知识分子,重视环保有直接关系。

 

庄周梦蝶 

在先秦诸子中,道家学派是最讲究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庄子?养生主》云:“泽雉十步一啄,百步一饮,不蕲畜乎樊中。神虽王,不善也。”把雉关进笼子,养作宠物,固然生存条件变好,却违背了雉的自然之性。

2.管仲:不搞环保,不配当君王 

 

齐相管仲 

被奉为古今“贤相第一人”的齐国国务总理(上卿)管仲也是位环保专家,他在任时倡导环保治国,称“为人君而不能谨守其山林菹泽草莱,不可以为天下王。”作为人君,如果不能谨记并遵守自然规律为了国家发展破坏环境,就难以称王,直白的说,就是不搞好环保不配做齐国领导人。管仲在任时,根据秋夏秋冬四个季节的不同环保要求,提出了环保“四禁”概念,其中之“春禁”是:“无杀伐,无割大陵,倮大衍,伐大木,斩大山,行大火,诛大臣,收谷赋。”就是春天不要杀伐,不开挖大丘陵,不焚烧大沼泽,不砍大树,不开凿大山,不放大火,不杀大臣,不征收谷赋。

3.环保关系民生,民生关联社稷 

 

古人植树图 

中国自古以农业立国,所以对环境的保护就尤为重要,所以环境保护关系民生,更关联社稷大业。管仲的环保思想,对于振兴齐国,并帮助齐桓公成为“春秋五霸”之首奠定了思想基础。

“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孟子的这一段话,将做好环保和民生以及国家社稷之间的关系分析的十分透彻。

比管仲晚四百多年的荀子,同样提出了“环保治国”理念。在《荀子》第九篇《王制》这一篇中,专门谈如何做国家领导人,“草木荣华滋硕之时,则斧斤不入山林,不夭其生,不绝其长也。”而且他将这种环保措施称为“圣王之制也”。

 

孔子游春 

  结语:

“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孔子游春的场景令我们无比向往,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需要我们不懈努力。环境污染,如今比以往更严重;环境保护,现在比古代更紧急!(图片来自网络)

更多精彩,请点击 http://culture.kaiwind.com/

0

留言

推荐文章
U020160809205665773548.jpg
8幅茶画 窥古代茶事 原来他们这样喝茶

在世俗生活中,茶是最普遍的饮料,还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七件大事之一。在文人生活中,茶更是好生了得,它与琴棋书画相生相伴,生故事,得风雅,著风流。今天就来欣赏一下...

从《奔跑吧》看娱乐节目“乐”与“俗”

先说说为什么改名。据节目组的解释,之所以改名是因为“全新升级”。我不反对娱乐节目制造话题,但反对过分地制造与节目无关、无下限的话题。

涨知识:童真与乐趣 古代儿童的嬉戏生活

古人对“勤有功,戏无益”的判定,一直以来被我们视为对儿童嬉戏态度的总括性表达,然而古人对嬉戏并非都持否定的态度。诗词中的丰富描述在不经意间记录下了古代儿童的...

扒一扒:女娲伏羲究竟有着怎样的“神力”

阴阳两气生四时,四时化生万物。伏羲、女娲是阳(气)与阴(气)的一种形象符号,阳(气)与阴(气)既然具有化生万物之功能,则女娲、伏羲也必当有此功能。

专题排行
刺秦:一场注定失败的斩首行动

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斩首行动,策划者是重情重义的燕国太子姬丹,执行人是义薄云天燕国豪侠荆轲,刺杀目标是雄才大略的秦王嬴政,刺杀行动在最后时刻功归一篑,嬴政虚惊...

谈“霾”色变?学学古人如何搞环保

环境治理和自然保护已经成为关系国计民生的一件大事,看起来好像是近几十年的事,最多不过百年。其实从历史的眼光来看,中国已有三千多年的环保历史了。在这个谈“霾”...

千里马,我们走!今日穿越指南之快递篇

快递不是石头缝里蹦出的孙猴子,它的出现有数千年的文化积淀。

苏东坡的西湖情节

后人有云“东坡到处有西湖”。那么,苏东坡为什么独爱西湖?他与西湖之间究竟发生过哪些动人故事呢?

深度报道
QQ截图20150511080845.jpg
视野:精神病人当街暴打幼童谁之过

近日,一则陕西洛川男子暴打2岁幼童的视频疯传网络,迅速成为舆论的焦点。

1.jpg
法轮功骨干频频早亡的背后

2005年至2013年,法轮功海外骨干人员已知死亡28人,年平均死亡近4人。他们都是“主佛”李洪志最忠实的信徒,最应该被法轮功庇佑的一群人,却多在20-60岁这样人生黄金期...

2.jpg
3·15特辑:让消费更有尊严

又到了一年3·15的时间,消费者维权又成为热点话题,3·15晚会也令人期待。

1.jpg
两会特辑:会场之外看两会

2014年,全国“两会”成为全世界人们关注的焦点,这注定是一场非比寻常的“两会”。

扫描二维码,用微信看文史新说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