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越千年:丝绸古道说新疆

导语

“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即将在京举行,再次开启历史新纪元。回首两千多年,柔软的丝绸联结中西,古老的丝绸之路上,志在封侯的边塞诗人,传教取经的高僧大德,和亲公主的迎送队伍、长途贩运的商旅驼队,穿越漫漫黄沙,往来不绝。新疆,作为丝绸古道的桥头堡,在诉说着属于自己的故事……


凯风网新疆频道 供稿:穆选选 编辑:友其 仲德

往事越千年:丝绸古道说新疆

  一、“画”说新疆·长河落日大漠孤烟

四季不化的皑皑白雪、碧绿凉爽的葡萄长廊,一望无际的沙海、川流不息的大河......这里,是丝绸古道上的新疆,这里,每一处景致就是一副苍劲壮美的图画。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西域风光 

如果要用一句唐诗来概括古丝绸之路上新疆的自然风貌,相信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王维的《使至塞上》的千古名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开元二十五年,王维远走边疆,进了河西节度副大使崔希逸幕府,西域军旅生活,让王维感受到了这里雄浑壮阔的自然风光和苍凉古朴的人文风情,沙漠、湖泊、雪山、草原、再次激发了王维的诗情,在此期间,他接连写下了《从军行》、《陇西行》、《燕支行》、《观猎》、《出塞作》等。透过历史的烟尘,我们恍惚看见大漠孤烟中,张骞持节戎向西缓缓而行,班超率领36骑冲入敌营,卷起漫天黄沙,长河落日下,篝火逐渐泛红,经历一场恶战的将士们开始整顿休息埋锅造饭……

解忧公主:一去紫台连溯漠 

 

  解忧公主(剧照) 

公元100年,汉武帝提出“联西域、断匈奴右臂”的计划,首先第一步就是要与乌孙修好,联姻,是最简洁实用的方法,可是让谁去和亲呢?金尊玉贵的皇家公主们怎么愿意离开家乡远嫁塞外,还要忍受极大的屈辱遵从胡人风俗,有公主名分、但是家道早已中落的解忧,注定要成为政治的牺牲品。        

公元前101年,解忧公主向西远行,和亲的队伍浩浩荡荡,从江南的温润尔雅到西域的大漠朔风,解忧公主没有眼泪,他表现出了不亚于热血男儿的坚毅,一去紫台连朔漠,载着解忧公主送亲的队伍,渐渐淹没于黄沙之外。解忧在乌孙生活了50年,为加强西汉与西域诸国的友好关系做出了卓越贡献,为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奉献出了自己的青春和热血。

夕阳晚照下的米兰古城 

 

  米兰古城 

米兰古城位于新疆若羌县城东80公里处,由唐代吐蕃古城和周围分布的魏晋时期的古建筑群遗址,以及汉代屯田水利工程设施和依循城遗址组成。米兰古城为不规则方形,附近有金牌佛寺、佛塔,是西域早期佛教文化的典型。夕阳照耀下的古城遗址,泛着红光,风沙卷着骆驼刺在地上翻滚着,一股苍凉悲壮之感从人心中蒸腾而起,让人有一种美人迟暮,英雄末路之感。置身于这样的环境中,耳边似乎传来久远的驼铃声,令人遐想米兰古城曾经的辉煌:百草丰茂、牛羊成群、商旅往来不绝,不同语言的人们在喝酒吃肉、洽谈生意,中原的茶叶、丝绸源源不断的运到这里,这里的上等玉石、皮革等随着远去的驼队进入中原,不同的民族与风俗习惯在这里互相碰撞、融合......

  二、“诗”颂新疆·金戈铁马盛世中华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丝绸古道上的新疆,历来就是中原王朝和北方游牧民族、北方游牧民族之间,各种势力相互角逐的所在,也是多少诗人渴望建功立业的舞台。

犯我中华天威者虽远必诛 

 

  霍去病(剧照) 

西汉前期,汉室对匈奴以忍让为上。到了汉武帝即位后,国力日渐强盛,于是汉武帝决心对于西域的政策由全面防御转为全面进攻。其中卫青、霍去病抗击匈奴的事迹彪炳史册,那一句“犯我中华天威者虽远必诛”的豪言壮语更是荡气回肠。霍去病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对匈奴的合围,一举打败匈奴,长久地保障了西汉北方长城一带,也就是在漠南地区的边境安全,从此,汉朝控制了河西地区,为打通了西域丝绸之路奠定了基础。自此,匈奴帝国开始走向衰落。匈奴为此悲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 

 

  杨炯《从军行》 

在中国的诗歌历史上,唐朝是一种大气滂沱的存在,边塞诗在这时期达到了前有未有的艺术高度,其深层次的原因就是“盛唐气象”的造就。唐人具有尚武精神,对于读书人来说,他们不愿意宅在书房中穷首皓经,于是很多诗人纷纷奔赴边疆,写下了许多境界雄放的边塞诗篇。公元679年,唐高宗调露年间,吐蕃、突厥曾多次侵扰西域一带,唐礼部尚书裴行俭奉命出师征讨,很多读书人看到朝廷重武轻文,只有武官得宠,心中有所不平,故作诗以发泄牢骚。“初唐四杰”之一的杨炯挥笔写下一首《从军行》,其中“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之句,更是表现出当时诗人们不想做书生老死窗下,希望投笔从戎到边疆建功立业的热望。

诗仙李白的轮台“奇遇记” 

大唐神龙二年,在西州做生意的李仙一家决定带着老婆和儿子李白去轮台避暑度假,这是李白和轮台的第一次约会。盛夏之夜,凉风习习,李白一家坐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美丽的月光照在边疆小城,大人在院子里面乘凉谈天,李白与邻居家的小圆月在嬉戏玩耍,月亮几度圆缺,李白和小圆月成为关系很好的玩伴,正所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李白饮酒图 

开元七年,喜欢远游的李白又想到了轮台,于是随舅父李忠、书童丹砂北上西去轮台。在此期间,发生了一件意外,年轻气盛的李白与一仇家相遇发生恶斗,中了剑毒,使得他有机会去那里的上清宫道观静养。一生求仙问道的李白对这个地方喜爱有加,月圆之夜,道观山前,月白如昼,疏影横斜,李白拔下腰中佩剑起舞弄清影,写下了那首流传至今的《关山月》。李白与轮台的两次约会成为这位天之骄子日后永难忘怀的牵挂,西域的明月和美酒给了他超凡脱俗的灵感。

岑参的两次“援疆”之行 

 

  岑参送别图 

天宝八年,34岁的岑参在文坛上虽然崭露头角,满怀政治理想的岑参也兴冲冲地报名参军,他将自己的未来放在了遥远的大西北。岑参最终找到了四镇节度使高仙芝,被任命为幕府掌书记,相当于作战司令部办公室小文员。每天干一些抄抄写写的事情,与当初“金戈铁马,上马击狂胡”的革命理想相去甚远,干了没多久就觉得了无生趣,最终回到长安。三年后,岑参第二次报名参军,这一次走的更远一些,来到了位于轮台的安西都护府,在好友高适的介绍引荐下,他的领导变成了安西北庭节度使封常清,岑参就在他的手下安心做了一名判官,在闲暇之余,看着西域壮美风光,动不动诗兴大发,他的边塞诗名作大多都是这时候写下的,气势雄伟,想象丰富,色彩瑰丽,热情奔放,富有革命浪漫主义的特色。

  三、“书”写新疆·文化交融文明碰撞

新疆的历史文化恣肆、飞扬,在这里,有你想象不到的神奇,丝绸古道上,曾行走着很多著名的学者和僧侣,他们在这里宣扬佛法、传播文明,让东西方的多元文化在这里生根发芽。

鸠摩罗什丝路古道弘扬佛法 

 

  鸠摩罗什(雕塑) 

公元383年,前秦大将吕光西征攻陷龟兹,俘获鸠摩罗什,正当吕光准备带着鸠摩罗什东归时,皇帝苻坚被姚苌勒死在五将山,早有异志的吕光趁机自立,在姑藏建立后凉,国号太安,鸠摩罗什就这样留在了后凉。与此同时,杀死苻坚的姚苌建立了后秦,公元401年,他的儿子姚兴用武力使后凉归降,鸠摩罗什前往后秦。

姚兴崇佛信佛,对鸠摩罗什待以国师之礼,把鸠摩罗什安排在长安西明阁和逍遥园,让他可以安心带领众多弟子译经,还专门给他设置了译场,参加译经工作的沙门约800人,全部由国家供养。每个时代都呼唤伟大人物的出现,正当中国第一次外来文化和本土文化交融的时刻,鸠摩罗什从丝绸之路上翩翩走来。他传奇的经历成就了他一生的事业,也点亮了丝绸之路上的灿烂佛光。

玄奘西游求取真经 

 

  玄奘行旅(剧照) 

一部家喻户晓的神话剧《西游记》,让大家记住了唐僧。而他的历史原型,就是沿“丝绸之路”西行印度求法的大唐僧人玄奘。玄奘西行求取真经的历程比九九八十一难还要凶险。为了求取真经,玄奘“冒越宪章,私往天竺”,并不像小说电视中所说的还有皇帝亲自饯行。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险和苦难,终达摩揭陀国王舍新城(今印度腊季吉尔以北数公里处),后经西域南道,于贞观十九年返祗唐都长安,历时约19年,游历三十多个国家,长途跋涉十余万里,沿途记录了各国的风土人情,弘扬传播佛法和大唐文化,大大促进了中原与西域、中国和印度等国之间的文化交流。

丘处机与成吉思汗坐而论道 

公元1219年,全真教第五代掌门人丘处机接到成吉思汗的一封诏书,希望他能够为自己传授“长生不老之术”和“治天下之术”。接到诏书的丘处机颇感为难,但他审时度势,为了全真教的发展,并借机为民请命,劝蒙古大汗少杀无辜,丘处机不顾年迈体衰,踏上万里征途。

 

  坐而论道 

公元1222年初夏,丘处机终于到达了大雪山。成吉思汗见丘处机果真是仙风道骨,十分高兴,便开门见山地向他讨要长生之术和长生不老药。丘处机说:“世界上只有卫生之道,而无长生之药。”短命之人皆因“不懂卫生之道。”而卫生之道以“清心寡欲为要”。在后来二人朝夕相处的日子里,丘处机还不断以身边小事来劝诫成吉思汗。一次,成吉思汗打猎射杀一只野猪时突然马失前蹄,可野猪却不敢扑向成吉思汗。事后,丘处机便入谏说:“上天有好生之德,陛下现在圣寿已高,应该少出去打猎。坠马,正是上天告诫陛下。而野猪不敢靠近,是上天在保护着陛下。”成吉思汗对此十分信服。丘处机还多次劝导成吉思汗,治理天下之术以“敬天爱民”为本,应该体恤百姓疾苦,保护黎民生命。虽然丘处机的这些“秘方”也没有完全得到他的认可,但还是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蒙古统治者对汉人的残酷杀戮。

马可·波罗贯通东西文明 

 

  马可·波罗像 

1271年,17岁的马可·波罗跟随父亲和叔父,越过荒凉恐怖的伊朗沙漠,跨过险峻寒冷的帕米尔高原,一路上跋山涉水,终于来到了中国新疆。最后穿过河西走廊,到达了元上都时已是1275年的夏天。

这位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居住了十几年才回国。他对元朝发达的工商业、繁华热闹的市集、华美廉价的丝绸锦缎、宏伟壮观的都城、完善方便的驿道交通、普遍流通的纸币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著作《马可·波罗游记》第一次较全面地向欧洲人介绍了发达的中国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将地大物博、文教昌明的中国形象展示在世人面前。对东方世界进行了夸大甚至神话般的描述,更激起了欧洲人对东方世界的好奇心,促进了中西方之间的直接交往,开辟了中西方直接联系和接触的新时代。

  四、“歌”唱新疆·崇山秀水民族团结

战争必将过去,当和平的曙光再次来临,这里再次成为文化交汇、商业繁荣、各民族和谐共处的丝绸之路。

张骞:丝绸之路开拓者 

司马迁称他是“凿空西域”的人,梁启超赞他:“坚忍磊落奇男子,世界史开幕第一人”,他就是西汉时期的丝绸之路的开拓者张骞。

公元前138年,张骞离开长安向西域进发,开始了第一次西域之行。进入河西走廊后,原想伪装越过,却被匈奴巡逻的骑兵捉住。匈奴单于想通过威吓和诱惑使张骞投降,并迫使张骞娶了个匈奴女子为妻。张骞在匈奴过了10年多的半囚犯式的生活,最后终于找到机会逃出。张骞以坚忍的毅力克服困难到达大宛。大宛王非常高兴派遣向导护送张骞到康居,再由康居把他送到大月氏。这时,大月氏不想再返回故乡和匈奴打仗了,第一次西域之行结束。

 

   张骞出使西域(油画) 

公元前119年,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结果这次恰逢乌孙内战,顾不上考虑和汉朝结盟的问题,但是答应派专使到汉朝答谢。在乌孙期间,张骞还曾派副使分道赴大宛、大月氏、大夏等地进行政治活动,在汉朝与天山南北及中亚地区之间建立起了友好关系,自于阗百姓“跪留”定远侯 

公元74年,班超率领36名壮士向于阗进发。这个国家迷信之风很盛,凡事均要求问神巫。于阗王广德听信神巫之言,说汉朝使者有一匹浅黑色的马,必须斩杀用来祭神,才能避免灾祸,于是于阗正派人向班超索马,班超将计就计,答应须得神巫亲自牵马。等神巫前来时,班超手起剑落,斩杀神巫,并对于阗王晓以利害,广德因而杀死匈奴监护使,归服了汉朝。

 

  班超出使于阗 

公元75年,汉章帝命令班超还朝,这一消息迅速在疏勒国传开,引起上上下下的极大恐慌和不安。有个叫黎合的都尉,竟以死劝留,引刀自刎。当班超来到于阗时,其王候和百姓呼号悲泣,诉说苦衷;不少人还匍匐在地,抱住班超等人坐骑的腿,苦苦挽留。看到这种情景,班超深为感动,他不顾朝廷命令,毅然决定留在西域。班超最终实现了立功异域的理想,公元95年,朝廷为了表彰班超的功勋,下诏封他为定远侯,食邑千户,后人称之为“班定远”,这位为丝绸之路复通和西域人民的安宁奉献了一生的人,为中华民族留下一代雄风。

东归英雄谱写民族团结壮歌 

 

  土尔扈特东归 

1767年,受够了沙俄剥削压迫的土尔扈特部落,在年轻的新汗王渥巴锡的带领下决定东归重返祖国,经过秘密的商议和筹备之后,渥巴锡带领17万汗国子民踏上艰苦的东归路程。1771年,土尔扈特人浴血奋战,义无反顾,历时7个月行一万多里,战胜了沙俄、哥萨克等军队不断的围追堵截,战胜了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承受了极大的民族牺牲。最后有66013名土尔扈特人终于胜利返回祖国,完成了人类历史上最后一次悲壮的民族大迁徙,铸就了一部蒙古东归的血泪抗争史。土尔扈特人所创造的感天地、泣鬼神的英雄壮举,充分表现了中华民族强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东归壮举将永远光耀史册。

左宗棠“抬棺”收复新疆 

“重新疆者,所以保蒙古,保蒙古者,所以卫京师。”这是1875年,左宗堂在上讫清朝政府要求评定新疆阿古柏叛乱时,奏章上面的话。清政府权衡利弊,在加强海防的同时,也接受了左宗棠的主张,于1875年4月任命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

 

  左宗棠收复新疆 

左宗棠命人将自己的棺材抬着走在队伍的前面,表达了誓死收复新疆的决心和勇气。清军在左宗棠的指挥下,经过一翻苦战,在当地各族人民的支持和拥护下打败阿古柏,1878年,除伊犁外,新疆重新回到祖国怀抱。收复新疆,左宗棠居功至伟,取胜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阿古柏残酷地压迫和剥削新疆各族人民,激起了新疆各族人民的仇恨;收复新疆得到人民正义的强大支持;左宗棠采取了“先北后南,缓进急战”的正确策略;左宗棠反侵略的态度坚决,清朝爱国官兵不怕牺牲、浴血奋战的精神。不顾年事已高,率兵远征,成功粉碎了列强分割我国领土的企图,保护了我国领土完整,左宗棠表现出了他政治上远见卓识和崇高的爱国精神,理应受到后世的尊敬和赞扬。

  结语

而今,“一带一路”的号角已经吹响,重振丝绸之路的战略思想闪动着光辉,作为这条丝绸古道上的桥头堡,新疆,再次焕发出蓬勃的生命力,正在创在新的历史辉煌。(图片来自网络)

更多精彩,请点击 http://culture.kaiwind.com/

0

留言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