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歌,永不衰竭的中华文化符号

导语

今年国庆节期间,央视综合频道和综艺频道从10月2日到10月9日,黄金时段播出的《中国民歌大会》开播没两天,节目便已在网友微信朋友圈形成“刷屏之势”,得到全行业及亿万观众的一致好评。作为国庆期间陪伴了观众8个夜晚的一档综艺节目,《中国民歌大会》在圆满完成节目使命的同时,收获观众好评无数,成功地在当前令人眼花缭乱的综艺市场中撕开了一个口子,一跃成为现象级节目的典范。《中国民歌大会》为何如此之火,值得回味与思考。


凯风网陕西频道 供稿:王吉庆 编辑:张东 仲德

中国民歌,永不衰竭的中华文化符号

   一、民歌大会,何以让亿万观众所喜爱

民歌大会,直戳亿万观众的泪点。《中国民歌大会》总撰稿人郝婧,讲述了一个非常感人的故事,它与神奇的马桑树有关,给人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这首歌最令她感动的是它背后那个凄美的故事。改写这首民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贺龙的表弟贺锦斋,当时他27岁。1928年2月南昌起义失败后,贺锦斋随贺龙辗转回到桑植老家,这才与年轻貌美的妻子小聚,想起这些年漂泊不定与妻子聚少离多,重情重义又才华横溢的贺锦斋提笔,在昏黄的灯光下改写了这首歌留给了他的妻子,告诉她:“当你想念我的时候,你就唱起这首歌。”贺锦斋不久便又奔赴了战场,可谁也未曾料到,这一次的分别竟然变成他们的永别。在一次战斗中,贺锦斋为了掩护贺龙撤退,不幸中弹牺牲。公公婆婆多次劝贺锦斋的妻子改嫁,但她都拒绝了,就这样默默守护了丈夫一生。为了纪念贺锦斋,妻子把歌曲的另一半歌词改了,她觉得丈夫给她留下的唯一念想就是这首《马桑树儿搭灯台》。在以后的漫长岁月里,妻子唯一的爱好就是教别人唱《马桑树儿搭灯台》,这首歌似乎已经成为她身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纵使岁月流逝,也没有人可以把她的心与丈夫分开。多年后,亲人整理贺锦斋妻子的遗物时,发现了她留下的是一箱子马桑树叶,表达了老人用一生的守候思念丈夫的情感。一个美丽多情的女子,一名革命者的遗孀,用她的一生诠释了一首歌的内涵。

 

总撰稿人郝婧接受采访 

中国民歌,是一切音乐创作的鼻祖。郝婧接受采访时说道“在做《中国民歌大会》创意的时候,就是想让更多的观众了解中国民歌是一切音乐创作的鼻祖,我们现在听到的很多的民歌都是在传统民歌中找一些旋律甚至是几个音阶,然后由它延伸出来的,也成为本次《中国民歌大会》的一个特色。”为了探寻《北京的金山上》的前世今生,《中国民歌大会》的“领队主持人”之一马跃带着采风团队来到了西藏林芝地区。他想象不到,关于首都北京的民歌,却诞生在几千公里外的这里——它源自西藏林芝地区的“工布箭歌”《无价之宝》,平时我们在《北京的金山上》经常能听到的尾句“巴扎嘿”,正是藏语里的常用词语。还有大家很熟悉的《山歌好比春江水》的源头为柳州山歌《石榴青》,《阿佤人民唱新歌》也是源自佤族的一首传统民歌《白娴鸟》,节目组在现场编排的时候也会特地请当地的歌手演唱原生态的版本,让人比较出来一首歌在历史的变迁经历了怎样的变化,生动展现追根朔源的过程。因此说中国民歌,是一切音乐创作的鼻祖,肯定会是被大家公认的。

 

马跃寻找民歌之源 

民歌是流自血液里的声音。《民歌大会》上,穿插播放综艺频道当家主持人亲自带队跋山涉水,深入到全国各地少数民族聚集地寻找原生态的民歌和歌者进行采访交流的场景。让观众不仅能够听到很多脍炙人口的民歌,还能更深入和透彻地了解这些民歌的根源以及包含的背景故事,从而以小观大,发掘出其所在民族和地区的精神与文化传统。无论是云贵上的高亢、青藏上的悠远,还是黄土上的呐喊、草原上的忧伤。那种生命的挣扎与顽强,常常让他们泪湿眼眶。他们听着《拔根芦柴花》,彷佛进入人们在插秧过程的场景,看到四世同堂唱着同样的歌,即刻觉得民歌会像小河淌水汩汩不断。那些来自于田间地头、码头船舶中最纯粹的歌者,是将心灵最朴素的情感凝结成旋律,通过民歌这种艺术方式反映人民的生活方式和文明进化,民歌当中所流露出来的最本真的人文气息,就是尘封在中华民族血液里的声音。

 

四世同台唱民歌 

  二、民歌起源,根植于中华民族心灵深处

民歌具有悠久的传统历史。我国民歌有着悠久的传统,远在原始社会里,我们的祖先在狩猎、搬运、祭祀、娱神、仪式、求偶等活动中开始了他们的歌唱。早在古代《淮南子》这本书上就有文字记载,《诗经》是我国最早的一部民歌词集,它汇集了从西周到春秋中叶(公元前11世纪——公元前6世纪)五百年间流行于北方黄河流域的十五个诸侯国的民歌,它的鲜明特点是运用现实主义的艺术手法,真实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生活、阶级矛盾以及劳动人民多方面的生活。从《诗经》民歌到汉乐府民歌,可以说是中国民歌的古代早期,其内容之丰富,表现力之强烈,已相当完美,可以想象到在此之前,民歌还有一个相当长的原始时代。后经汉、隋、唐、明、清等朝代的丰富与发展,民间已流行了数以百计的民歌曲牌。新中国成立以后,劳动人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尊重,中国民歌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期,反映人民新生活的民歌如春笋般的大量涌现出来。

 

最早的民歌词集《诗经》 

民歌是劳动中诞生的吟唱。《淮南子》中曾提到古人抬木头时唱着劳动号子,可见早期民歌与劳动紧密相连。鲁迅先生认为:我们不会说话的祖先原始人,在共同操劳得特别吃力的时候,懂得唱唱歌谣,来减轻肌肉的疲乏,来鼓舞工作的热忱,来集中注意力……。民歌,不是有闲阶级的士大夫或骚人墨客,坐在屋里的无病呻吟,它是一切体力劳动者的血汗搅着泪汗的结晶和升华,所以农民们有秧歌,打渔的有渔歌,采茶的有茶歌,牧人有牧歌等。我们的祖先在劳动中,为了把大家团结在一起,常常发出前呼后应的呼喊。这些伴随着劳动重复出现的、有强烈节奏和简单声音的呼喊,就是诞生了劳动的歌谣。这种古老的劳动歌,历代相传,不断创新,逐渐发展成为今天的劳动歌。

 

劳动之歌《川江号子》 

民歌是传递爱情生活的无影红娘。中国民歌有相当数量的是表现青年男女互相爱慕之情的歌,如“妹是桂花香千里,哥是蜜蜂万里来,蜜蜂见花团困转,花逢蜜蜂朵朵开”。这优美抒情的描写,充分表达了他们热烈相求、亲密相爱的情意。它碰撞出男女青年眷恋的爱情火花。它充分表现了劳动人民纯朴健康的恋爱观和审美情操。在封建社会里,由于生计所迫或天灾人祸,拆散了多少对情人,就产生了大量的倾诉离别思念之苦的民歌。旧中国,封建礼教摧残了无数青年男女的幸福生活,造成了许许多多的爱情悲剧,人们用歌声表示了誓死相爱、决不屈服的决心和与封建势力斗争到底的意志。革命年代,民歌不再是孤立的个人受慕之情的表白,又把个人的爱情同革命事业联系起来。送郎当红军的歌《十送红军》,就是证明。

 

革命情歌《十送红军》 

  三、传承功用,是中国民歌咏唱不衰的源泉

民歌,让历史在传唱中自然传承。在我国一些少数民族中,流传着歌唱长篇叙事诗,历史诗的民歌,例如彝族的《梅葛》、苗族的《古歌》、瑶族的《盘王歌》、哈尼族的《开天辟地歌》、景颇族的《木瑙斋瓦》、独龙族的《创世纪》、傈僳族的《木刮基》等等。这些歌曲记述了有关宇宙与人类起源的古代神话和传说,先民对一些自然现象的认识以及历史、生产、生活和礼仪知识。这些歌曲曲调起伏较小,吟诵性强,篇幅长大,有的歌词长达数万行,一般需要数小时,甚至几天才能唱完。正是这些便于传唱历史民歌,在自然传唱中也传承了历史。

 

马背上的民歌世代相传 

民歌,在传唱中传播人生礼仪。人生从诞生、成年、婚姻到死亡的重要阶段,自然有一些礼仪形式。在我国许多民族中,民歌都会贯穿于这四大礼仪。例如彝族接生婆所唱的《秧子歌》,广西壮族男子18岁成年时所唱的《十八岁之歌》,蒙古族、普米族的婚礼歌曲,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土族、傣族、侗族、彝族、哈尼族、土家族、汉族的《伴嫁歌》(或《哭嫁歌》),壮族、苗族、普米族的丧葬歌曲等等。这些不同形式的礼仪世代流传,不仅丰富了生活形式,也让他们的民俗活动有了质感。有些民族中,民歌常用于祭祖活动,以及由巫师、神婆主持的祭神驱邪、除病免灾的仪式。例如傣族的《祭神调》、《师娘调》、《卜卦调》,侗族的《踩堂歌》(侗语叫《多耶》或《耶》)等等。

 

傣族的《祭神调》 

民歌,让中华民族人文交际富有情趣。中国的民歌历史悠久、蕴藏丰富,具有丰富的体裁和多样的风格,它在反映人们生活的同时满足了人们的审美需求,对于各民族文化间的交流和社会的发展,起着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是中华民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艺术宝库,是世界民族文化中的艺术精品。它是异性间交往的媒介。在我国许多民族中,民歌一项十分重要的功用就是男女婚恋中的交流形式,唱情歌,传情感。例如苗族的《游方歌》的程序为第一次见面唱《见面歌》,歌词内容为双方的自谦;再次见面唱《相思歌》;第三次见面以后,才开始通过对歌了解对方更多的情况。它是节庆时候的娱乐形式。在一些民族中,适逢节庆之日,成百上千名青年男女聚集到专设的户外歌场交游、嬉戏和对歌,歌声通宵达旦,可持续数昼夜,让节庆更具文化色彩,在娱乐的同时又充分展示并推动了民间文化的发展。

  四、丰富多样,给民歌传承注入了强大生命力

区域的广泛性彰显出不同民族的风格色彩。不同的民族文化背景以及民歌的不同风格色彩,形成了七个不同的风格色彩区。古老传统文化的汉族民歌区最为广泛,它包含着北部平原、西北部高原、江汉平原、西南高原、江淮、江浙、闽、台、粤、湘、赣、客家民歌等十一个具有汉文化的民歌支区,从西北高原、西南高原到东部沿海平原,地理条件、风俗习惯、生活、生产方式多种多样。语言虽同属汉语,但各地方言不同,东、西、南、北差异较大,也形成了多种特征民歌风格特点。其他少数民族,由于民族不同,其风格差异较为明显,形成了不同民族的民歌特色。北方草原、西部藏族、西南高原多民族古老原始文化、东北受萨满教影响的狩猎文化民歌区、西北高原多民族半农半牧文化、西部受伊斯兰文化影响的新疆等不同文化民歌区,都有着不同风格色彩的民歌形势与种类。辽阔的疆土、不同的民族,成就不不同的中国民歌,给中国民歌创造了巨大的生存空间。

 

浑厚激昂的陕北民歌 

内容形式的丰富性给民歌注入了强大的生命力。中国民歌内容十分丰富,种类繁多,按民歌内容可以分为以下六类,劳动歌、时政歌、仪式歌、情歌、儿歌、生活歌。劳动歌包括各种号子、夯歌、田歌、矿工歌、伐木歌、搬运歌、采茶歌等所有直接反映劳动生活或协调劳动节奏的民歌;时政歌反映了劳动人民对某些政治事变、政治措施、政治人物,以及与此有关的政治局势的认识和态度,表现了劳动人民的政治理想和为此理想而斗争的精神;

仪式歌是伴随着民间礼俗和祀典等仪式而唱的歌。它产生于人们对自然力的威力尚不认识而对语言的力量又很崇拜的时候,即幻想用语言去打动神灵,用以祈福、免灾;节令歌对某种节日或对时令加以描述,它常与舞蹈和游艺相结合;情歌是广大人民爱情生活的反映;儿歌侧重对儿童的教育作用,反映人民社会生活及家庭生活的歌。不同内容、不同形式的民歌,都是在人们日常生活的过程中理解、感悟、体验产生的吟唱,形式生动活跃,感情抒发真诚,社会受众面大,自然而然有着强大的生命力。

 

民歌对唱 

  五、传播保护,让中国文化符号吸引世界

民歌大会,国家传播。同赏一轮明月,同饮一湾清水,同唱一种乡音。中央电视台经过精心准备,立足中华文明五千年的灿烂历史,打造《中国民歌大会》系列文化大餐,《中国民歌大会》将中国民歌搬上舞台,让全国观众共同欣赏民歌的魅力。节目设计了“河水天上来”、“长歌万里行”、“共饮一江水”、“大海故乡情”四个主题共八期节目,在今年国庆节期间隆重推出。来自全国的34组演唱者齐聚北京,结合黄河、边疆、长江、沿海等不同地域的独特人文风情,共同组成一幅色彩绚丽的“中国民歌版图”,在歌声中聆听中国故事,领略中国气派,烙印中国记忆,将中国民歌最美的一面继续展现给全世界观众。民歌大会,可以说一场名符其实的国家传播。

 

央视明星主持代表国家传播 

民间传唱,不懈传承。在广东有个东升镇有一个“民歌小学”,那里的孩子都会唱民歌,民歌就是这样代代相传下去的。民歌作为一方水土生命力的来源,老师教给学生,学生又变成老师,一代又一代永不停歇地让广东民歌的旋律就这样传承下去。这种薪火相传的传承精神,正是中国民歌能世代相传的原因吧!

一位来自延安的一名英语老师文世龙,他把陕北民歌翻译成英语,用唱的方式教学生学英语,成为学校一道亮丽的风景。自从用这种创意教学之后,学生爱学了,连其他班的学生都经常来蹭课。文老师还带着自己用英语演唱的陕北民歌进行国际文化交流。在现场,文老师亲自给观众示范了什么叫“陕北民歌激情教学”。地道的陕北民歌跟英语结合在一起,也使陕北民歌赋予了世界文化符号。陕北民歌译成英语,这种创意教学大获好评,也让中国民歌走向国际化迈出了可喜一步。

 

民歌小学参赛获奖 

群星荟萃,博彩华章。王洛宾扎根西北,把他的青春、才华,甚至整个生命都献给了西北民歌。即使在遭遇不幸和磨难时,他都无怨无悔。如今现存的《康定情歌》《半个月亮爬上来》《在那遥远的地方》《达板城的姑娘》等几百首西北民歌中,绝大多数是经王洛宾抢救、挖掘、传承、创作和编配的,为传播和发展中国的西部民歌作出了突出的贡献;谭维维在今年的中秋之夜登上湖南卫视,与素人同台唱传统民歌《小河淌水》老歌新唱唱出一种新的韵味;宋小宝从东北来到陕北横山,“……中国曲艺,要啥有啥”一曲说唱,以说唱的形式将东北说唱与陕北民歌有机融合,嗨翻全场,让民歌有了另一番情趣;歌唱家郭颂《乌苏里船歌》、《送货郎》,李双江《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吴雁泽《草原之夜》,胡松华《赞歌》,阎维文《小白杨》广为传唱;宋祖英、谭晶将《放马山歌》《小背篓》《在那东上顶上》《想亲亲》等中国民歌唱到维也纳金色大厅,让世界了解中国民歌文化。

 

著名歌唱家郭颂演唱《乌苏里船歌》 

非遗保护,传承弘扬。民歌由历代劳动人民集体创造,仅靠口头传承,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根基之一;而包括民歌在内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则是整个中华民族精神的DNA。无论哪一首民歌,都是将民族独有的浪漫主义情怀照进现实生活,从而造就出携带民族基因的不朽文化。苗族古歌、高邮民歌、陕北民歌、 弥渡民歌、蒙古族长调民歌等全国一百多种民歌进入国家非遗保护名录,中国民歌受到国家重视和关注,给中国民歌的传承发展注入了强心剂。

 

非遗保护在行动 

  六、民众之忧虑,不觉中一些传统民歌自然消失

民众忧虑民歌会渐渐消失。现在电视里播的歌通俗歌曲比例越来越大。民族唱法的歌越来越少,有些晚会甚至有的文艺节目几乎没有一首民族唱法的歌。其实很多年轻人很喜欢民歌,他们听到我播放机播放的民歌吃惊地说:“怎么有这么好听的歌!”不是我们的民歌没有通俗歌曲有感情,只是民歌一般比较含蓄内敛,现在社会比较浮躁,人们喜欢喧嚣的,直接爆发情感的而已。

 

不能忘记的民歌王——王洛宾 

一些地方劳动歌曲被淡忘。过去人们在劳动中,到处都有劳动歌:搬运劳动中有装卸号子、板车号子;水上劳动中有行册号子、捕鱼号子,建筑劳动中有打夯号子、代木号子等。这正如一位作家所说:古往今来的一切体力劳动中,都有符合它那劳动节奏和特点的劳动歌,只有大机器所到之处,劳动歌才愈来愈多地被它那轰轰隆隆的吼声所代替。主持人朱迅沿《川江号子》发源地一路寻找,直到重庆才在非遗组织负责人的引导下找到一位《川江号子》传承人,没能看到拉纤唱着川江号子的场面是她这次采访最大的遗憾。

   

朝天门街头的《川江号子》 

民歌传承人在减少。由于在市场经济和外来文化的冲击下,造成当下一些民歌传承人生存境况不佳,年轻人拍与生活的压力,无人学习传统民歌,年长的有的年龄偏大,没有人从师学习,出现“人走歌走”的现象。因此,一些优秀的传统文化一旦消失,将会是无法挽回的损失。如果人类失去民歌,音乐的发展固然会停滞不前,人类的心灵亦因此会堕入单调寂寞的枯井,并最终因精神的贫血而消亡。

 

值得记忆的《民歌大会》 

  结语

      中国民歌,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但构成了我们的精神家园,也是千百年来中国人民保持凝聚力、向心力的源泉。一个大同的世界文化元素,首先应该是多元而丰富的。“幸福的音乐生活”的境界,应该是当我们推开窗户的时候,能听见各种各样的声音,中国民歌这种“和而不同”的天籁之音,是这个“幸福音乐”大家庭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音符,自然应该得到传承、发扬和光大,成为世界文明中的炫丽多彩的中国文化符号!

更多精彩,请点击 http://culture.kaiwind.com/

0

留言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