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返回顶部

小说《他们那些年》连载十二:带动何彩萍

发布日期:2018年05月14日   文章来源:   作者:侯春霄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多年以来,罗杏芳去紫柳镇往往选在农历的一、六,起初说是“赶场”,后来就说成了赶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回她却要岔开紫柳镇集日。逢集的时候何彩萍着实忙得不可开交,她生怕何彩萍因为忙生意借故推脱。

  罗杏芳是为黄月芳的事去找何彩萍的,四川来的姐妹里她仨关系最好。何彩萍快人快语,往往是别人说着说着就被她抢了话头。罗杏芳刚提起黄月芳那些“吃米增米、吃面增面”的事,她就一拍巴掌说:

  “怪不得她在我面前念叨过这种事,敢情早就信了这不着调的东西!也怪我好抢别人的话头,当时没让她把话说完,保不准那回她就是来拉我入伙儿哩!她刚说了两句,我就把她的话给截住了。我说‘这种事我比你懂得多’,接着就给她讲了个真人真事:有个懒汉信了这个邪门,老骗人说他家水缸里的水不用挑就满满的,为了圆谎,总是三更半夜偷偷摸摸的去井上挑水。有一回,一不小出溜进井里。幸亏媳妇见他老长时间不回去追到了井上,这才喊人把他捞上来,要不就得活活淹死……”

  何彩萍的话把罗杏芳逗乐了。罗杏芳说:“这么说你早就劝过她了?我来就是想请你帮着劝劝她。我劝过几回,不管用。”

  “信邪的都这么顽固,我觉得我们家三凤可能也信这个。”

  “月芳姐可能就是被三凤拉进去的。怎么,你也不知道三凤是不是真信?”

  “信邪的人嘴都严实着哩!”何彩萍又说:“这些都是我猜出来的。三凤现在可惨了……”

  罗杏芳问:“她怎么了?”

  何彩萍说:“她男人不是脑血栓后遗症嘛!上个月病又犯了。三凤就是不给他治。后来,还是我出五千块钱把他送进医院的。谁知我们前脚刚回来,三凤后脚就办了出院手续。往下的事,我还是听外甥说的。外甥说:妗子,俺爹都是被俺娘给害死的,有病不治,找了几个女的顶着白毛巾跪在俺爹身边瞎祷告,不到三天就给祷告死了……”

  “就这么死了?”

  “唉!过了年刚四十三……”何彩萍接着说:“还有呢!我说三凤怎么瘦得皮包骨,敢情她每天只吃二两粮食。这些事,以前我一点都不知道,都是前两天才听外甥说的。外甥还说,为称这二两粮食,三凤还专门买了一杆小秤。上次逢集三凤还来过,我看人也快不行了!”

  罗杏芳叹口气说:“但愿月芳姐别落这么个结果。”

  何彩萍说:“再信下去还真得就落这个结果。”

  罗杏芳说:“那咱可得帮她,一定要把她拉回来!”

  “对呀!我怎么就只看坏的一面呢?该帮就得帮啊!”何彩萍像是表决心似的说:“如果能把她们拉回来,就是我这个理发馆不开了也值啊!”

  罗杏芳没想到何彩萍如此爽快、如此坚决,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何彩萍说:“我就让三凤到理发馆来,天天看着她。要是让她留在家里,她还是每天只吃二两粮食,用不了几天就会饿死。哎呀呀,你真是办了件大好事啊!以前我从没想过这些……”

  第二天,何彩萍就把三凤叫到理发馆里,说自己忙不过来,缺个打扫卫的,让她先帮一阵忙。三凤不愿意离开家,何彩萍就连拉带拽的把她弄到摩托车上,不等她坐稳就加了油门。何彩萍把三凤盯得死死的,每顿饭都逼她吃得饱饱的,闲下来就苦口婆心的开导她,有时实在着急,就连哄带劝的说要把她送派出所去。三凤刚开始自然无法接受,当何彩萍说到她丈夫的死,她不禁伤心的落了泪。从那时起,三凤慢慢醒悟了,最后表示再也不相信每天只吃二两粮的鬼话。

  何彩萍因此成了帮教能手,后来还在县里召开的转化“门徒会”人员经验交流会上做过典型发言。何彩萍说,我只是无意之间救了自己的妹妹,这事还得归功于罗杏芳。

  三凤在何彩萍帮助下脱离了“门徒会”,而黄月芳却很难转过弯来。这样,在一九九七年的立夏前后,从煎饼屯到田家庄的红土路上,又常常出现潘富友和罗杏芳披星戴月的身影,好在顶风冒雨早已不是令他们犯难的事。那些天里,罗杏芳把这些年的感受几乎全都吐露出来,尤其说了田春发出事后她和潘富友的担心和希望,她想努力以此感化黄月芳。

  黄月芳的痴迷就在于她遭遇的全是所谓的“成功”,不像三凤那样家里已经遭了大难。吴有志的被“救赎”让她看到了升级的希望,她在心里又暗暗瞄准下一个目标,那是个八十多岁的老光棍,田家庄的田老拐。当然,她舍不得抛弃“三赎基督”的最主要原因还是认为自己接受的“恩典”太大太多,尤其是丈夫提前出了监狱。

  由于劝说不成,罗杏芳有时也与黄月芳发生激烈的争论。说到吴有志的情况,罗杏芳说:“救人是给人帮忙,不是从人兜里往外掏钱。连吴有志这样的人家都不放过,你们是救人还是害人?”

  因为多年受到他们的帮助,黄月芳对他们很少发脾气:“你们自己不信不要紧,可怎么能阻挡别人信呢?如果‘三赎基督’不是诚心搭救他,他会真心信‘三赎基督’吗?”

  “你应该明白自己正在害人,照这样下去,还会像三凤那样害自己的亲人。”

  “没法跟你们讲清楚。”黄月芳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露出的竟是对无知者的不屑一顾。

  说服不成,罗杏芳便找了田家庄的村主任,让他帮忙做黄月芳的工作。要在以前,她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如今,三凤的不幸让她震惊,使她不再顾忌黄月芳是否能够理解。村主任对此事非常重视,专门到家里做黄月芳的工作。最后,黄月芳总算答应不再信了。

(责任编辑:佳梦)

评论

扫描二维码,用微信看凯风智见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