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返回顶部

小说《他们那些年》连载十五:啊 小帆船

发布日期:2018年05月16日   文章来源:   作者:侯春霄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出来也快一年了,田春发却常常想起在里边的事,他经常拿在家的生活与里边的生活做比较,比来比去竟得出这么个结论:在家还不如在里边。

  走出监狱大门的一刹那,田春发的心胸猛地敞亮开来。抬头仰望天空,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冬日的阳光让他生出莫名的感动,他决心从此以后也要做个堂堂正正的人,弥补对亲人的亏欠,报答恩人的情谊。回到家里,却发现有个新神不知什么时候已然降临。他不迷信,对所有的鬼神都没正眼瞧过。至于门神、宅神、灶王爷等神像,也只是为了入乡随俗才请进家的。看到老婆那么虔诚的祷告,不信神的他没说半个“不”字。他欠老婆、孩子太多了,只要她们高兴,做什么事他都不会干涉,即便这种事会让他一百个不满意。

  他的不干涉被黄月芳理解为认同甚至赞许,黄月芳开始有意识的点拨他,想把他由丈夫变成“弟兄”,他此时才醒悟到家里已被“三赎基督”的鬼影彻底笼罩。大街上的人们整天都在说说笑笑,他在家里却整天都听着什么“世界末日”。年关到了,他发现家里已经没钱买肉,因为黄月芳把卖棉花的钱全都变成了“慈惠钱”。所幸的是还有不少粮食,他粜了三百斤麦子才算勉强过了个年。

  “人”字形雁阵又飞回来,地里的农活也到了该拾起来的时候。为买化肥他向人借了五百块钱,谁知第二天这钱就不翼而飞。问黄月芳知不知道,黄月芳说已存入“天国银行”,还说“世界末日”就要到来,种地、上学都没意思,不如跟着“三赎基督”搭救人有意义。他跟黄月芳吵了一架,因为怄气还想出一个对付黄月芳的好办法:趁着这个败家娘们还没把家里的粮食全都变成“慈惠粮”,他和黄月芳像比赛似的向外鼓捣瓮里的棒子、麦子,卖成钱之后留着买化肥、买农药、交电费。黄月芳又说买化肥没用,只要信了“三赎基督”,地里的庄稼什么也不用施就能“噌噌”的傻长。为让黄月芳认识到这些都是骗人的鬼话,他让黄月芳管“寡妇台”的二亩棒子,自己管“轱辘沟”的四亩棉花。一开始棒子自然比棉花长得快,可黄月芳却说这是“三赎基督”又显了灵。他把化肥全部施进棉花地里,棉花棵长得又黑又壮,而那二亩棒子却因为不锄不耪,大雨一来就闹了草荒。因为赌气,田春发也不去管它,后来眼看着瞎了。

  回过头来想想,这都是过的什么日子?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在里边不出来哩!白扔自家的钱财是小事,更糟糕的是黄月芳竟去别人家里骗钱。骗了钱自己一分不要,还得全都“奉献”给“三赎基督”。偏偏是黄鼬专咬病鸡,闺女又遭了这份罪,这对于田春发来说简直是五雷轰顶,他彻底被击蒙了。他常常在没人的时候痴呆呆的这么想:

  报应,真是报应啊!因为罚不抵罪,本该自己遭受的惩罚如今才落到女儿头上,还让老婆走上了邪路。唉!留着这一百多斤臭肉还有什么用……

  黄月芳说的“世界末日”渐渐在他身上“显了灵”,他隐隐约约看见了地府的影子。等到女儿也跪倒在“得胜旗”下,他更觉得地府的大门随时都会把自己吸进去。这还不算,黄月芳还在不断的给他添堵,前几天收了田老拐一百块钱的“慈惠钱”,这让他怎么有脸去见老少爷们?更让人无法忍受的是她已经到了不知羞耻的地步,竟责怪他说“那么多灵气怎么转到你身上就不显灵了,那可是‘三赎基督’转给我的”。丢人哪,丢人哪!唉!活着就是遭罪,倒不如就此了断还能得以解脱……

  那天,当黄月芳和田英君回到家,见田春发已经直挺挺吊死在院里的枣树上。走进屋里一看,“得胜旗”在地上扔着,上面还有很明显的脚印,像是被人故意踩踏过。而那只木雕的小帆船,则被端端正正的放在方桌正中央,旁边还有一张纸条,上写:别把船弄坏了,这可是冬晨送来的!

  田春发就这么窝窝囊囊的走了,他从没想过沾染“三赎基督”,最后却还是倒在“三赎基督”的阴影里。

  那一天,正是一九九七年的中秋节。

(责任编辑:梦月)

评论

扫描二维码,用微信看凯风智见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