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反邪教小说 > 他们那些年

小说《他们那些年》连载七:黄月芳纳神

发布日期:2018年05月09日   文章来源:   作者:侯春霄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再去黄月芳家的时候,潘富友和罗杏芳都感到很多地方变了样。首先是大门上举着双锏的秦叔宝和尉迟敬德不知去了哪里。再往里走,拄着青龙偃月刀的关老爷也不见了。进到屋里,墙上凡是有人的画统统被揭下来,那些陪伴了黄月芳多年的影视明星全都被赶出屋去。这还不算,就连那几个挂满黑白和彩色照片的玻璃镜框也被清理干净,而潘富友和罗杏芳的那张十二吋黑白合影照片,原本是挂在房间里最显眼位置的。黄月芳绕着弯儿告诉他们:墙上不能挂这些有鼻子有眼的东西,那里面都藏着邪灵,把它们全都清除掉叫“除偶像”,家里以后也就没有了邪气。

  自己的照片被无缘无故的扫地出门,潘富友心里很不痛快,罗杏芳心里也不是个滋味。想不到风里雨里帮了黄月芳这么多年,到头来反倒给她送了不少晦气,就连巴掌大的相片里都藏着什么“邪灵”。见他们面有不悦之色,黄月芳急忙解释说信神的人家都要这么做。为表明这样做绝无恶意,她又进一步讲了信神的好处:

  “世界末日很快就要来了,到时候山崩地裂,洪水覆盖整个世界,坏人全部都会死光,好人也只能剩下一半。‘三赎基督’会开着诺亚方舟专门搭救信神的弟兄姊妹,不信神的人他是不会管的。”

  潘富友乍听这些话虽然吃了一惊,但仔细想想并不觉得奇怪。还在他不懂事的时候,娘就常常对着墙上那些泥人磕头。有一回,他问了句“这些泥人都是什么玩意儿”,当即就被娘扇了两巴掌。长大了,才知道这些泥人有的叫观音菩萨,有的叫财神,还有的叫关老爷,都是保佑全家平平安安、发财发福的神仙。到了为娶不上媳妇犯愁的年纪,娘在求神的时候还经常让他也跟着跪下。他虽是半信半疑,但许多时候还是随了娘的心意。在他看来,黄月芳说的这个“三赎基督”应该与娘跪拜的那些泥人没什么两样,信则有,不信则无,谁要信也尽管让他去信,反正神又不吃不喝,干嘛让人家心里别扭?一张照片扔也就扔了,黄月芳总不会有什么恶意。

  当时,他还不明白“三赎基督”就是后来村主任在大会上说的“门徒会”,不光他和罗杏芳不明白,就连黄月芳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罗杏芳则把问题看得更严重些。“三赎基督”是个以前从没听说过的新神,也许真和家里的宅神、菩萨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可再不一样也得冲它磕头。不用到别处去找,自己的婆婆就是个信神的人。信神就会影响生活,弄不好就会败家。黄月芳家没有“警钟”,要有的话罗杏芳马上就会敲得“当当”作响。她说:

  “月芳姐,信神是会败家的,就像我那个老婆婆一样。”因为没拿黄月芳当外人,罗杏芳现身说法并不避讳潘富友:“好上供的都是懒人、馋人,真正说过日子的没人信神。”

  黄月芳说:“那是因为你婆婆信错了神,她信的那神是个邪神。”

  罗杏芳问:“神还分好坏?”

  黄月芳说:“当然分好坏了,二郎神不就是个坏神?不坏他能把华山圣母压在山地下?”

  潘富友说:“嫂子,真想不到你有这么多学问!”

  黄月芳的脸上露出几分得意:“我学问多着呢!都是最近才学的。”

  “你这都听谁说的?”

  黄月芳却犹豫了:“你们不用知道是谁。”

  潘富友问:“为啥?”

  罗杏芳也跟着说:“怎么,对我们都要保密?”

  黄月芳脸上渐渐有了难色:“你俩得保证绝对不向外人讲。”

  罗杏芳点点头,潘富友则立刻打了保票:“你的事我俩不会出去瞎说的。”

  黄月芳吭哧了半天,把脸都憋红了,看样子还是不想说出是谁。

  见黄月芳这副窘态,潘富友和罗杏芳都觉得自己的话说多了。不说就不说吧,干嘛非逼人家?再说了,黄月芳也确实挺不容易的,以前家里还有个英君,自从英君上了高中,白天黑夜都是孤单单一人,难免有烦闷的时候,懂点新鲜事也能解解闷儿。

  然而,尽管是这么想了,可潘富友心里却开始不踏实起来。他最担心的是说这话的人究竟是男的还是女的,要是女的还倒没什么,要是男的也许就会出问题,那样的话这个家就会出事。这些年来,潘富友最怕的就是这种事。田春发再过一年就能出来,要是这个时候出了事、散了家,自己这些年的努力不是全白费了?

  只可惜,这两口子都想错了!

(责任编辑:梦月)

0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