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反邪教小说 > 他们那些年

《他们那些年》连载十:信神的没好日子过

发布日期:2018年05月11日   文章来源:   作者:侯春霄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一九九七年的元宵节刚过,潘富友就在自家承包地里建起两个蔬菜大棚。这是政府扶贫项目,有补贴的,去年村里就有人搞了。罗杏芳当时也动了心,可潘富友却说建起大棚就要占去很多时间,怕两家的活忙不过来,结果就把这事撂下了。俗话说“一亩园十亩田”,种菜的收益远远超过种粮、种棉的收益。秋后一算账,建起蔬菜大棚的人家收入明显增多,少则两万多块钱,多的竟有四、五万,让潘富友和罗杏芳把肠子都给悔青了。罗杏芳说明年就是累死也得建两个大棚,要不往后还得成为贫困户,还会被人瞧不起。这样说着,又走进里屋“当当当”的敲起了“警钟”。现在,他们终于能够一心一意想自己家过日子的事了。他们也要每年攒上几万,好让冬晨和英君大学毕业后在北京、上海买楼。

  打理好自己家的事,两口子仍然没忘记田春发和黄月芳。如今,两家已成为亲戚,有事更应该互相照应。前两天,村里召开村民大会,村主任重点讲的就是“门徒会”问题,说这是个打着“传福音”旗号专门坑人骗人的组织,鼓吹“吃米增米、吃面增面”、“有病不用打针吃药”什么的,让大家提高警惕,千万不要上当受骗,并鼓励大家坚决与“门徒会”作斗争。罗杏芳当时就吃了一惊:这不正是黄月芳叨叨的那一套?

  罗杏芳首先想到的是:黄月芳被人骗了!按着她的想法,除了马上提醒黄月芳之外,还应该立刻去找三凤算账。通过这些天的观察、推测,罗杏芳觉得黄月芳很可能是被三凤拉下水的。但潘富友却另有自己的想法,在他看来,黄月芳信了这个邪门不是什么光彩事,折腾大了就连他们脸上也不好看。再说,三凤是何彩萍的小姑子,何彩萍与罗杏芳又亲如姐妹,跟三凤闹僵了在何彩萍那里也不好说话。最重要的是自己没有任何证据。

  罗杏芳想想,觉得这话不无道理,于是便问潘富友该怎么办。其实,据有关部门综合分析,这种亲传亲、友传友的活动方式正是“门徒会”在当地传播、蔓延的主要途径。这种方式既方便拉人,又利于逃避政府打击。

  潘富友说:黄月芳信神是因为一个人过日子觉得憋闷,现在有了田春发,心情好了,自然会把那一套扔到一边儿去。咱让田春发紧盯着她,多给她做工作,往后她也就慢慢的改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那次村民大会上,罗杏芳无意中说的一句话后来出了名。她说:信神的没好日子过!在后来转化“门徒会”信徒的工作中,这句话经常被教育转化干部拿来引用。

  后来的事实证明,潘富友真是太天真了!黄月芳不但没因田春发出狱而抛弃“三赎基督”,反倒因此更加笃信“三赎基督”的“神能”,在春分前后的一次聚会上,甚至将其当成“作见证”的好材料。

  “作见证”和跪在“得胜旗”下祷告一样,都是聚会时的老套路,其实就是用事例证实“三赎基督”的神能,每人都要说上几条。譬如有个弟兄说他半夜浇地掉进井里,在双脚眼看要沾到水面的时候,却被一只大手提上地面,他正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见“三赎基督”随着一道红光向西天去了。还有个姊妹说她们村有个瘫子卧床多年,吃了许多药就是不见好,自从信了“三赎基督”之后,不但停了药,而且还奇迹般的下床走路了,如今更是健步如飞,六十多岁的人扛着二百斤的麻袋,跑上三里地连气都不带喘的。

  轮到黄月芳“作见证”的时候,说到“三赎基督”的“赐福”,她鼻涕眼泪一大把。她说自己诚心感谢“三赎基督”搭救,要是没有“三赎基督”帮忙,丈夫绝不能提前半年回家。作为少有的实事,执事对黄月芳的“作见证”非常满意,不过他又说,田春发尽管出来了,可身上的罪还是不少,更需要“三赎基督”进一步搭救,黄姊妹要借助自己的便利条件多向他传播“三赎基督”的“福音”,把自己的家庭变成“复活家庭”。

  按着门里的说法,“复活家庭”是全家都获“救赎”的家庭,也就是说只有全家都信了“三赎基督”才配获得这种称号。有了执事鼓动,黄月芳不但要把丈夫变成“弟兄”,还要把女儿也变成“姊妹”。

  可是,“三赎基督”的“福音”却不能引起田春发丝毫兴趣,更不会让他对此感冒。黄月芳每次说完,田春发总是说:这些都是封建迷信的东西,你愿意信我也不干涉,反正我是不会信的,能做个守法公民也就够了。

  面对只想做个守法公民的丈夫,黄月芳觉得实在是无计可施,可又不想轻易放弃,聚会的时候,就把这些情况对执事讲了。执事听罢没说别的,只说让她在聚会结束后留一会儿。

  待众人散去,执事回到屋里,特意把挡在门窗上的被子又拉了拉,使屋里显得更加严实。然后,让黄月芳跪在“得胜旗”下,问她对“三赎基督”是否真的心诚。黄月芳急忙表示自己对“三赎基督”绝对真心。执事就说,只有对“三赎基督”绝对真心的人,“三赎基督”才会给她“转灵气”。见黄月芳仍然不明白,执事声音严厉起来:“叶秋姊妹,田春发不能得到救赎,就是因为你身上的灵气不够。现在,‘三赎基督’要给你‘转灵气’,你愿意接受吗?”

  黄月芳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吞吞吐吐的说:“我……愿意……”

  执事没等黄月芳再说什么,一把将她从地上拉起来,接着便把她摁倒在床上……

(责任编辑:梦月)

0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