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反邪教小说 > 他们那些年

小说《他们那些年》连载十一:死胡同里

发布日期:2018年05月13日   文章来源:   作者:侯春霄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清明节后的一天,罗杏芳从蔬菜大棚回家拿东西,刚走到街口,就见黄月芳骑着自行车从一个小胡同里钻出来。罗杏芳刚想开口,却见她又拐进了另一条胡同。罗杏芳知道,因为两家人多年来互相走动,黄月芳跟煎饼屯许多人已经非常熟悉,有人还戏称她是潘富友的大姨子。可是,她拐进去的分明是一条死胡同。那条胡同里有三户人家:一户两口子都在外地打工,常年铁将军把门;一户只有个老太太,天冷了就到城里闺女家去住,现在家里也没人;剩下的一户是吴有志家,只有吴有志跟他的傻儿子吴宝来,吴有志的老婆已经死了十来年。

  罗杏芳估计黄月芳肯定是走错了道,很快就会从那条死胡同里再出来。可是,她等了半天也没看到黄月芳。朝胡同里看看,连个人影都没有。再走进胡同挨门瞧瞧,没人的两家照旧锁着门,只有吴有志家的大门是虚掩着的。罗杏芳想:难道她去了吴有志家?不能啊!吴有志家连点女人味都闻不到,她一个外村女人跑他家干什么去?罗杏芳不知该不该进这个大门,踌躇半天,还是从原路退了回来。

  一个女人进了一个只有两个男人的家,还跟这家人非亲非故,让人听起来总有点那个,闹不好就要被吵得沸沸扬扬,搞得满城风雨。而这个女人又是自己的好姐妹、未来的亲家,这怎能不让罗杏芳想入非非。“但愿村里别传出什么笑话。”一向好脸面的罗杏芳这样想。

  然而,事情并没有像罗杏芳想象的那么糟糕,一个星期过去了,街头巷尾的段子里并没有吴有志家的事,更没人提到黄月芳。罗杏芳慢慢舒了口气,暗想这事最好还是不要传出去。为保险起见,她决定亲自登门和吴有志聊聊。

  罗杏芳是和潘富友一块儿去的吴有志家,还是晚上去的。吴有志比潘富友小三岁,小时候两人都是互道姓名,等到罗杏芳进了潘富友的家门,吴有志不知从哪一天起就把“富友”改成了“友叔”。乡里就这规矩,虽不是同宗同族,但还得按从老辈排下来的辈分叫,这样才显得亲切,才有点乡亲爷们儿的味道。

  吴有志一上来就误解了罗杏芳的来意,他说:“友婶子,那事我想着哩!”

  罗杏芳被搞的一头雾水:

  “有志,你说的这都是啥话呀?”

  “就是……不就是你姐说的那事……”

  “她都给你说啥了?”

  “她说……她……你不知道这事?”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友婶子,反正你也不是外人,我就给你实说吧,本来你姐不让我对任何人说的。”吴有志放低了声音,尽管是在自己家里,也还是一副怕被旁人听见的样子:“是这么回事,这几天你姐来过好几趟了,说只要交上二百块钱,就能入个什么‘三叔门’,也不知这个三叔是哪个村的。她说在了这个门种地不用上化肥,有病不用打针吃药,家里的米面越吃越多,连娶媳妇的事门里都管,还不用花一分钱。这样的好事到哪里去找?我说这钱我交,一定交!可我手头就一百块钱,还差一百。她就说先让我准备准备,过两天再来拿。”

  吴有志从炕席底下翻出仅有的一百块钱,一叠一叠的数了摆在炕席上。这一百块钱由几张小面额纸币拼凑而来,六张拾元的、五张伍元的、十五张壹元的,哪一张都像吴有志的额头一样皱皱巴巴。由于没能凑够二百,吴有志觉得很不好意思,说过几天粜了麦子一定把剩下的一百尽快补齐,先让罗杏芳把这一百转交给黄月芳。

  罗杏芳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就像被人扇了两巴掌似的那么难受,正要解释,吴有志却已经把一百块钱塞进她的手里。罗杏芳越发哭笑不得,用手一推,那钱便撒到地上。趁吴有志捡钱的工夫,两口子逃跑似的蹿出大门。

  黄月芳竟瞒着他们往煎饼屯来了好几趟,而且还要收人家的钱,这是罗杏芳和潘富友两人意想不到的。对于他俩而言,这不能不说是一件丢脸的事。但通过这件事也使罗杏芳更深刻的认识到:要想让黄月芳走出那个害人的泥潭,就必须用力拉她一把。

  这一夜,俩人始终没能合眼,一直都在念叨这一百块钱的事。鸡叫三遍,终于想出一个自认为不错的主意:明天再去找吴有志,就说黄月芳不让他交这二百块钱了。

  谁知事情并不是他们想像的那么简单,吴有志不仅死活要交那一百块钱,还求罗杏芳帮他再向黄月芳说说,一定要让那个好心的“三叔”管管他家这点事。

  他认为“三叔”是因为他迟迟凑不够那一百块钱生了气,既是不再要钱,就说明自己家的事人家不想管了。故此,罗杏芳越是不要,吴有志就给的越急,最后只差给罗杏芳下跪了。事情到了这个份上,罗杏芳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

(责任编辑:佳梦)

0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