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史说

宋朝奇怪习俗:普通百姓重女轻男

发布日期:2015年07月12日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佚名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核心提示:由此可见,无论北宋还是南宋,在京城生活的老百姓都偏爱女儿,女儿一生下来就被当成掌上明珠,要是生了儿子反而会很不开心,有些狠心的爹娘甚至会把男婴丢掉(不举)。

  

  宋代 资料图

  当下的娱乐圈,精彩程度自不必说:无论素人草根趋之若鹜的选秀活动,还是各家电视台绞尽脑汁花费重金筹办的各类综艺节目,抑或明星艺人想方设法自高身价聚拢人气……桩桩件件都颇为吸引眼球。其实,娱乐事业,古已有之,几百年前的大宋娱乐圈,同样不遑多让。

  愈巧愈拙钱谦益

  说起江左三大家钱谦益、吴伟业、龚鼎孳,必让人联想起失节、贰臣、江浙五不肖这些难听的字眼。显然,降清是事实,贰臣是脱不了干系的,但他们的行为真的不齿到令人痛恨吗?这或许也未必。只是从一而终的思想,是古人恪守的道德标准,所谓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故此,失节被人痛恨,对古人来说,自是情理之中。

  常熟钱谦益,字受之,一字牧斋,别署很多,明朝末年文坛领袖,儒林宗匠。其在文坛的地位不言而喻。阎若璩曾说海内读书博而能精者只有三人,钱谦益是其中之一。黄宗羲说他:“四海宗盟五十年。”可见他在士人中的地位是实实在在的。而顾炎武虽鄙视他的人格,但也不无客观地承认,钱谦益死后,江南没有人可以超过他。这一系列的评论,说明他在当时是名副其实文坛领袖,而不是浪得虚名的江湖骗子。

  钱谦益的名头虽然大,但他的仕途却并不顺畅,宦海沉浮,虽是人生常态,但对读书人来说,学而优则仕几乎是一种思维定势,古人的选择有限,当官是读书人普遍的理想,钱谦益也不例外。何况他并非看破红尘,散发弄舟之人,这也注定了钱谦益一生的行为基础。

  如果降清是他人生一大污点的话,那么,除此之外,他的人生并无不可饶恕的罪孽。相反,乾隆皇帝斥责他荒诞背谬的原因,是因为恼怒他诋毁本朝,身在曹营心在汉。其实,亡国的痛苦,不可能不在他的心理上留下伤痛,降清既是识时务,也是无奈之举。吴伟业在《临终诗》中云:“胸中恶气久漫漫,触事难平任结蟠。块垒怎消医难识,惟将痛苦付汍澜。”可以说是说出了他们共同的心结。而他被人诟病的原因,只是他不是那种磊落的君子罢了。不可否认,钱谦益只是一个饱读诗书的才子式的人物,而其俗鄙贪生之处,和一个市井之徒无异。

  明末的“秦淮八艳”人所尽知。而江左三大家也各得其一,吴伟业和卞玉京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龚鼎孳娶了顾横波,而钱谦益则是娶了名气更大的柳如是。

(责任编辑:湖一亭)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