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史说

相濡以沫 天子刘询和他的执着爱情

发布日期:2016年06月26日   文章来源:历史大学堂   作者:李彦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贫贱时能够相濡以沫,富贵后不改挚爱情钟。历史的长河中曾有过数不清的英豪与侠客,他们或在朝堂上定谋江山,或在疆场上浴血奋战,或功绩累累,或名声硕硕。历史为其书写篇章,后人对其赞叹敬仰。英雄识时,爱情似乎变得可有可无。江山如画,大人物们太过留恋。今朝试问,一份朴素情感的坚守又有几人能够做到?

  我知道他是大英雄,我知道他做到了。因为执着。公元前91年,刘询出生。他的祖父是当朝太子,他的曾祖是赫赫有名的汉武皇帝。他是皇家血脉,他的父亲是太子的长子。然而彼时的大汉,是武皇帝一个人的大汉。刘彻的眼里有疆土万里,有四海民众,却容不下卫太子。还是那一年,公孙贺、公孙敬声、卫伉因巫蛊案死,武皇帝甚至诛杀了自己的两个女儿。长安城里没有巫蛊,却是阴云漫布。晚年的刘彻多疑易怒,刘据在杀死了诬陷自己的江充后起兵自卫,最终自缢于湖县。刘进与王翁须坐诛,那个孩子却活了下来,那个时候他才只有几个月大,那个时候他还不叫刘询。

  刘彻从来没见过这个孩子。而刘病已从父祖亡故的那年起直到公元前87年,一直生活在牢狱中。所幸得丙吉相救,刘病已得以在牢房中由女囚哺乳。刘彻在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年里释放了这个孩子,并下诏将其收养于掖庭,入籍宗室。

  而他,那个时候不过是个落魄王孙。一个人往往在这样的时候,才能够有一双慧眼看透世态炎凉。才能够让自己安静下来以寻找生命中的渴望。

  他好学,研习《诗经》,修持礼仪。他好玩,斗鸡走狗,行踪难测。张贺曾经想把自己的孙女嫁给他,张安世却有言“曾孙乃卫太子后也,幸得以庶人衣食县官,足矣。”“以庶人衣食县官”,其实是天下对其时的他最不屑的评价。他虽是皇家宗亲,在众人的眼里却地位低微。饶是如此,许平君愿意嫁给他。

  公元前75年,刘病已与许平君成婚,并于次年生下一子。年少多磨难,除了祖母史氏给予自己的关照,他在这落魄困顿的生活中无依无靠,即便有些许朝臣相助,也不过是出于怜悯。许广汉不这么认为,他不顾妻子与众人的反对执意为女儿择此夫婿。许平君不这么认为,她不在乎平民衣食,她不在乎世人冷落。

  刘病已没有因为许广汉啬夫的身份而感到羞耻,没有因为许平君曾有过婚约而感到难堪。他们的爱情没有更多外力因素的掺杂。男人珍惜这个女人,女人在乎这个男人。两个人相互扶持,相互勉励,在平淡的生活中执手左右。时日匆匆,他们依旧过着简朴的生活。皇亲的荣耀只剩大典时的循例参加,他从未公开谈及对父祖遭遇的看法,或许他只是想以一个幸存者的姿态与自己最爱的女人静静地走完一生。在那一年里,他发现自己有了完整的生活,他也越来越习惯于这种生活。

  谁也不曾料想,一夜之间,他竟从皇曾孙变成了天子。公元前74年,也就是许平君生下刘奭的那一年。汉昭帝崩,昌邑王刘贺受霍光征召入朝治丧,登基为帝。历史仿佛舞台一般上演了一出闹剧,仅仅27天后霍光废黜刘贺帝位,听从丙吉的意见迎刘病已入宫。

  生活开了一个个玩笑,从他出生时坎坷的遭遇到如今,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和猛烈。他有一种难以相信的感觉,但还是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和镇定。其实,那一年,他还未满十八岁。少年天子,天子年少,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个国家到底是姓刘还是姓霍。

  宣帝即位,许平君被封为婕妤。虽在帝位,他不过徒有其名,于内他没有自己可依靠的有力势力,于外他得不到朝宦的倾心扶持。没错,彼时的他,就是霍家的傀儡。只有隐忍与退让,他才能够保证自己不被洪流卷走。刘贺刚刚离开未央宫,他不能走。汉廷事事决于霍光,宣帝只有以驯化的姿态相迎,他只能等待。

  唯独有一件事情,宣帝不能答应众人。他要立发妻为后,霍光反对也好,上官皇太后反对也好,宣帝始终不肯改变自己的决定。出于本意的传达与对霍家颜面的维护,“上乃诏求微时故剑”。“求微时故剑”,多么平和的言语,多么震撼人心的执着!没有轰轰烈烈,没有海誓山盟,刘询将自己对爱情坚守的执拗用一封诏书昭告天下人;没有悲悲切切,没有唯唯诺诺,刘询宁可冒权贵之大不韪也不忘伉俪情深;任何阻力都没有用,天下事但凭先生处置,朕宫内,唯此诺。

  少年天子一改常态,像一个倔强的孩子。他不曾忘记在自己落魄时她给予的扶持,他不曾忘记在他成婚时自己所许下的承诺。累月经年,能改变的不过是容颜,在许平君被毒杀后的许多岁月里,他只能带着两个人的希望独自前行。

  他相信所爱,诚如相信自己。汉宣皇帝治下,国家兴旺强盛,历史给予了他太多的关注,而他所有的祈望中都少不了那个女人。爱情需要什么?不是诺言的浮华,而是衷心的坚守。古往今来,困顿相守而富贵易妻者多,患难甘苦而弃旧怜新者多。刘询在市井,地位低微却多少有纨绔的习气,嫡妻可以使他改变;刘询在宫内,帝位和强权倾轧,他可以隐忍但一定要给她一个名正言顺的封号。坚守挚爱其实不难,帝王与平民皆可,只是这种执着,敢问几人能够做到吗?

    更多精彩:《凯风智见:清朝极品败家子之载澄  

                    《凯风智见:历史上那些“了不起”的羊肉 

                    《凯风智见:说理论事总是从“土豆说起”   

                    《文史新说:是谁“镇压”了宫崎骏的偶像张光宇   

                    《文史新说:东京汴梁 城摞城背后的王朝更迭  

(责任编辑:青兰)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