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明武宗与“游龙戏凤”

发布日期:2014年01月17日   文章来源:《北方文学》 校对:李元   作者:
【字体大小:

 

京剧舞台上的“游龙戏凤”

  “游龙戏凤”一词得名于一个流传自明朝正德年间的民间传说,讲的大致是明武宗朱厚照在民间“微行”,偶入一个酒店,被年轻美貌,伶俐机敏的当垆女子李凤姐所吸引,言语调戏却遭拒,在亮出赤金蟒服和玉巩表明身份之后才被凤姐接受,最后带凤姐回宫的故事。也有说法是清朝的皇帝,凤姐也有别名。“游龙戏凤”,简单的从字面上来看,就能领会它的意思。

  皇帝微服娶一个平民女子回家的故事,在中国的民间往往会有一些传说,而具体到某个朝代某个皇帝的,在明武宗正德皇帝朱厚照之前还真的不多。不知是否还有类似的事情,总之史书鲜见记载,甚至稗官野史也少见有提到的,似乎作为一个治理天下的皇上,如果被传出这样的“丑闻”,就离昏庸荒淫不远了。早在汉朝,能进入后宫的女子就必然是经过层层筛选的“佳人”,剩下的女子自然配不上去服侍天子,天子也不屑于委身自己去临幸这些“贱民”。然而明代开始,渐渐的流传出一件被描述的有眉有目的故事,这便是正德皇帝“游龙戏凤”的事儿。之所以把“戏凤”的主人公定位到朱厚照身上,一来可能的确有其事,毕竟《明史·武宗本纪》明确记载过朱厚照的多次出游:正德九年“二月庚子,帝始微行”;正德十二年秋,他“微服如昌平”;正德十三年秋“如大同”;正德十四年春“在太原”;正德十五年的正月,他“在南京”;而正德十五年八月,他又“次镇江”,等等。二来可能就是朱厚照这个皇帝实在太昏庸了,只有在他身上发生这样的故事不会侮辱“皇帝”这个身份,当然这个“正德皇帝”身上或许还有着前朝众多皇帝的影子也未可知。

  一、关于“游龙戏凤”的民间传说。

  “游龙戏凤”的故事在多地都有流传。

  其一,当今,在山西大同有一座楼叫凤临阁。据说,凤临阁建于明正德间,原名久盛楼,后称酒盛楼。凤临阁位于九楼巷,因为这个巷子里有九座酒楼,其中的一座便是凤临阁,因此称为“九楼”。传说中的明武宗,在“游龙戏凤”后,便封李凤姐为皇后,因此改久盛楼为凤临阁。凤临阁在清代、民国时期曾彩绘维修,二十一世纪初亦重修,现位于华严寺附近。

  其二,山西大同梅龙镇。未可考,传说凤姐是梅龙镇人,梅龙镇,或为大同“煤峪口”。

  其三,安徽贵池梅龙镇。这个地方西汉称“梅根”,而这里在东汉建安年间是朝廷冶铁铸钱的地方,当地称称“梅根治”。当地人传说,正德皇帝微服至此,乘坐小舟,泊岸梅根,恰与李凤姐邂逅。正德看到凤姐貌美如花,便在返京后下了圣旨,想要把凤姐接回宫中做皇妃。只是凤姐时运不济,没有等到她的爱人,就在爱人到来前夕,她就因为无法忍受闲言碎语的讥讽投江自尽,悲剧收场。

  其四,安徽贵池梅龙镇。这个故事则发生在清乾隆三十一年。据说当时高宗弘历南巡经过池州,并且留下许多遗闻。今天的贵池还有一个地方叫驻驾乡,据说也是以此得名。在这个故事中,乾隆皇帝也是微服私访,路过了梅龙,碰巧就遇到了才女李凤姐,也发生了一系列的趣事。因为乾隆的“隆”字与真龙天子的“龙”谐音,人们就改此地为“梅龙”,这种说法在当地也有流传。

  二 、“游龙戏凤”相关的文学作品

  虽然“游龙戏凤”的故事在民间的传说很多很广,可是以文学形式出现的作品并不多,其中主要以戏曲为主,有杂剧,今天京剧中还有相关的唱段,地方戏中相关题材也有很多。此外明清的一些笔记小说中也略有记载。

  (一)“游龙戏凤”相关的主要戏曲。

  最早以文学作品形式流传出的是清朝唐英撰写的杂剧《梅龙镇》,收录于《古柏堂传奇》刊本,共有“投店”、“戏凤”、“失更”、“封舅”四出,讲的是正德皇帝因“四海承平”,“意欲稍亲声色”,听说大同美女众多便亲自微服出行,正欲猎艳,又偶见凤姐。从而上演了一系列的故事。整体气氛轻松,语言诙谐,戏剧性很强,也因此主人公身上的人性气息很浓。正德皇帝基本脱离了平民心中皇帝应该有的样子,甚至可以耍赖皮、赔小心。而凤姐也不像是个一般的平民女子那样羞涩,反倒是因为自小和哥哥谋生计出头露面的而变得刚健泼辣,或许正是这一点与众不同,让早已厌烦了在宫中对妃嫔们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生活的正德皇帝对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除了泼辣,凤姐还很现实,面对可能得到的封赐,她是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喜悦和欲望,这一点一方面显得有点俗,像个小市民,但另一方面却也是她真性情的表现,比起那些遮遮掩掩,明明心中狂喜还义正言辞拒绝的小姐们可爱多了。

  另外,虽然第一次把“游龙戏凤”中的“凤”写到作品中的是唐英的杂剧《梅龙镇》,但是写正德皇帝风流韵事的不仅于此。明末清初著名戏曲家李渔的《玉搔头传奇》写的也是这样的事,只是里面的女主人公不是李凤姐了,而是太原的刘倩倩。这个故事讲的是明武宗游至太原,给自取了个别名“万随”,去私访名妓刘倩倩,倩倩倒是也一眼看上了这个英俊潇洒的男子,将玉搔头赠予他做信物。不久后,宁王宸濠谋反,皇上命王守仁率兵讨伐。巧的是总兵范钦之女淑芳貌似倩倩,朱厚照因误会遗失玉搔头。结局是因为一系列的误会,淑芳和倩倩都死了。

  关于《玉搔头传奇》的取材,也是根据一个传说,民间流传正德帝在游访太原时遇到一个艺妓,名叫刘良女,正德对她宠爱一时,在去宣府巡查回来后,便将她接入西苑太液池腾沼殿中,还以夫人相称,下人则称她为刘娘娘。

  这个故事倒是流传甚广,《明实录》和《稗说》中也有记述。《明实录》中刘良女是太原晋王府乐工杨腾的妻子。武宗私访山西时,派人到各处寻访女乐,而阴差阳错刘良女得荐。武宗被她的美貌所迷,不仅对她百般宠爱,甚至还将她带回了豹房。而《稗说》中的刘良女又成了大同代王府上的一名歌姬,而将武宗描述成一个为了出入于王府的教坊而故意扮成低级军官的风流皇帝。因为假扮的身份,武宗在教坊中无人在意,但是这个刘氏却很聪明,言语中认定这个人不一般,便对他另眼相看。武宗想啊,众女尊我爱我只因我是个皇帝,我什么都不是的时候爱上我才是一片真心,便也对这个刘氏另眼相看,后来将其接回了北京。此后据说他下江南巡防之时,刘氏也一直陪伴在他的身旁,还多次一同出现在臣民面前。

  刘倩倩的故事在太原当地也有传说,至于她是否真的有其人,“游龙戏凤”故事中的凤姐是不是就是取材于她,就无可查证了,或许也有联系吧。

  (二)“游龙戏凤”故事为内容的相关小说。

  清末吴炽昌的笔记小说《客窗闲话》,初刻成于道光己亥(1839)年间,题“敬义堂藏板”。卷一有明武宗遗事五则中也讲到了这个故事,然而故事的发生地被写成了今天河北省的宣化,与凤姐相依为命的不是她的哥哥,而是父亲,“其父设酒肆,以凤姐当垆。”故事发生时“父适在外,帝微行过之,见其丰神绰约,国色无双,不禁迷眩。”对朱厚照的行为也不像杂剧《梅龙镇》里描写的那样做了很多铺垫,而是“突起拥抱入室”,还在凤姐挣扎时以自己身份地位相利诱,“急掩其口曰:‘朕为天子,苟从我,富贵立至。’”虽然这样的行为是因为误会,“帝误以为倡伎之流”,然而还是太唐突了,实在不太符合皇帝的身份。作者倒是没有太过贬低这个不像话的皇帝,而是说:“明武宗皇帝,亦一代英主也。惟好为嬉戏,有亏帝德。即其颠倒予夺数事,虽正史所不录,闻诸故老,堪资谈柄,条列于后。”与唐英的杂剧《梅龙镇》相比,小说里的正德皇帝更像个皇帝,知道怎么去用自己的威严去征服凤姐。而凤姐也只是个封建社会的普通女子罢了,在被强行占有之后还要时时提醒皇帝以国家社稷为重,且到头来也不过是一场空。

  道光年间何梦梅小说《游龙戏凤》,共四十五回,又名《大明正德皇游江南传》。此本系孤本,现藏于日本宫内省图书寮。这个小说中的正德皇帝也是言语轻佻,但更像是一个风流文士。更值得一提的是,与皇帝相对,凤姐也由北至南了,成了一个江南女子。说话没那么粗俗泼辣,而且在得知正德皇帝身份之前表现的自尊心很强,也因此在得知此人是皇帝之后的一系列表现让人感觉不太舒服,趋炎附势也就罢了,还那么掩饰自己。结局倒是不好不坏,也较符合情理,像她这样当垆买酒的身份自然是无法名正言顺的进宫的了,但是皇帝倒是也没有始乱终弃,最后置了一个闲宫给她,也算是从此大富大贵了。

  光绪年间洪琮小说《白牡丹》,共四十六回,又名《前明正德白牡丹传》,也写到李凤姐的故事,文中的李凤姐和之前的相比不仅温柔不再粗俗,而且已然是个有钱人,脚穿绣鞋、头戴凤钗,用她自己的话来说也是“奴家虽是女流,非富贵能动摇我心”。然而在得知此人是皇帝之后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如此一个视富贵如浮云的女子看见玉玺龙披便“抱住龙足,粉面偎在帝膝前”,又是撒娇又是哀求的,丑态毕露。这里的凤姐就差被描述成虚伪贪婪的小人了,反而正德帝倒是没什么脾气,李凤姐要什么给什么,反正陪朕“安寝”就行了。而小说的结局也是颇有意味,皇帝把李凤姐留在杭州,自己去找梦里的白牡丹红芍药去了,把李凤忘了个一干二净。李凤思念成病,不治而亡,虽得“运棺入京”,也终是一场妄念。

  近人蔡东藩《明史演义》第四十九回《幸边塞走马观花,入酒肆游龙戏凤》也写到了这个故事,并多参照史实记载以及前人的演绎,背景依照唐英及《明史》,地点还是大同,情节则参照《客窗闲话》较多,像是《客窗闲话》的白话文版。对李凤的刻画也还是合情合理的,而且颇识大体,为此作者还做了评说:“游龙戏凤一节,正史不载,而稗乘记及轶闻,至今且演为戏剧,当不至事属子虚。且闻武宗还宫,实由李凤之死谏,以一酒家女子,能知大体,善格君心,殊不愧为巾帼功臣......”。给予凤姐的评价颇高。

  三、其它的戏剧

  “游龙戏凤”的故事还改编成京剧等多个戏种。

  京剧《游龙戏凤》,又名《梅龙镇》、《美龙镇》、《下江南》,与何梦梅小说《游龙戏凤》中的情景相似,其中的凤姐也是毫不客气的向正德帝“求封”的,还有点“赖”的意味:“封一点点”、“封一微微”;在得知此“军爷”是皇上后,倒是着实大大咧咧,一点也不拘谨的将皇上“请到卧房”,掌握了主动权。剧中的皇帝相比起来更可笑,在凤姐的主动下还故作迟疑:“我怕。”还得凤姐为他壮胆,让人忍俊不禁。相比起前人作品中对凤姐的描写,这里的凤姐虽然很俗,但是性情豪爽,更为可贵的是不卑不亢,把自己和皇帝看做和自己也一样的人。似乎作者对这种男女尊卑都平等的状态也没有觉得有违常纲,并且还有点称赞的意思。

  据载,京剧的故事原型取材于《正德游龙》宝卷,此书未得见。另外据《京剧知识辞典》中收录的,还有一些剧目如《骊珠梦》,也是以这个故事为底本,今人还将此改编为剧目《白凤冢》。

  还有昆曲和花部乱弹的零折戏《缀白裘?戏凤》。《缀白裘》的作者清代玩花主人,钱德苍根据他的旧编本进行了增删和修订后陆续编成,并收在他在苏州开设的宝仁堂刊印的戏曲剧本选集,这本集子里面多收录当时剧场经常演出的剧目。

  地方戏中,相关的题材有名为《解带封宫》、《下江南》、《卖酒》、《龙戏凤》、《李凤姐卖酒》、《美龙镇》、《正德戏凤》等剧目。其中《戏凤》一折常单独演出,山西蒲州、中路、北路、上党梆子,河北、山东、东路、莱芜梆子,豫剧、怀调、?梆及南路、中路秦腔剧目中都有相关题材。

  当然,这似乎也能证明,或许不计身份地位尊卑的爱情才是真正值得被歌颂的。

(责任编辑:周原)

0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