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一首诗写尽了唐伯虎的一生悲喜

发布日期:2017年12月28日   文章来源:大道知行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许多人喜欢《唐伯虎点秋香》,这部喜剧电影不光是台词、动作、还是人物,都塑造得极其荒诞戏谑,令人捧腹大笑。爆笑之后,久经流年,流传最广最深入人心的要数那句——世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其实,唐伯虎除了书画双绝,诗也写得极好。这句诗便是来自唐伯虎最著名的代表作《桃花庵歌》。

 

  ▲ 唐寅,字伯虎,后改字子畏,号六如居士、桃花庵主。

  《桃花庵歌》

  明.唐寅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折花枝当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须花下眠。

  花前花后日复日,酒醉酒醒年复年。

  不愿鞠躬车马前,但愿老死花酒间。

  车尘马足贵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世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酒无花锄作田。

 

  唐伯虎作品局部图

  桃花庵,是唐伯虎在35岁左右在苏州建的一所房子。据记载,唐伯虎当年买房的钱是用自己的部分藏书做抵押才买下来的。他用两年多的时间努力写字画画,才还清了购房款。也就是说,电影里腰缠万贯的唐伯虎,实际上也曾当过房奴。

  台上的唐伯虎演的是腰缠万贯、呼风唤雨的风光无限,而恰恰相反,历史上的唐伯虎被命运玩弄了一辈子,一生颠波 ,是个不折不扣怀才不遇的落魄书生。但不变的,是他的书画双绝和自负狂傲,不变的是唐伯虎的狂傲不羁和洒脱!

  唐伯虎自幼聪颖,能诗擅画,十六岁便中秀才,锋芒毕露,意气风发。直到唐伯虎24岁左右,他的父亲、母亲、妻子、儿子、妹妹相继在这一两年间去世。亲人相继离世,家境逐渐衰落,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唐伯虎意志消沉、颓废不振。后来在好朋友祝枝山的鼓励下,发奋苦读,结果乡试名列榜首,“解元公唐伯虎”一时名动南京城。

  开心没多久,天意又弄人!28岁唐伯虎进京赶考又因科考舞弊案受牵连,被罢黜为小吏,唐伯虎深以为耻坚决不去就职。之后看破仕途,一直放浪不羁直到去世。

 

  唐伯虎作品局部图

  写这首《桃花庵歌》的时候,唐伯虎已经经历了世事变幻、人情冷暖。他能做的,就是在自己的桃花庵喝酒赏桃花。

  全诗轻松戏谑,玩世不恭的调调,满眼的桃花,醉酒的逍遥,非但不低俗,反显清雅秀逸,也只有洒脱不羁的唐伯虎才能写出力透纸背、令人警醒的感觉来!最后倒数两句,简简单单14字,早已随唐伯虎的传奇流入街头巷陌成为经典,深入人心。

  “世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这两句经典,不管被翻版成什么版本,被什么人引用,一个共同点就是:孤独,傲气!

  唐伯虎说,富贵和贫穷一个在地一个在天。当年的王侯将相高高在上整日劳碌算计,生前没能好好享受酒花生活,死后坟墓还被耕作田踩在脚底,真惨!还不如我生前的花酒世界,今朝有酒今朝醉来得潇洒!然而,唐伯虎在这里状若疯癫的高傲,看破红尘的轻狂,看似玩世洒脱,却又隐隐透出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孤独意味,其埋藏心底的怀才不遇、抱负不舒的心情,也让人深深叹惜!

  当然,人生苦短。当我们忙碌了一天回到家,瘫在沙发看电影,我们更愿意看到的是风流倜傥、书画双绝、抱得美人归的唐伯虎,而不是一个在悲愤无奈中呤一曲辛酸绝命诗便黯然长逝的落魄书生!也许,这就是很多文学影视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更多唐伯虎诗文:

  画鸡

  头上红冠不用裁,满身雪白走将来。

  平生不敢轻言语,一叫千门万户开。

  菊花

  故园三径吐幽丛,一夜玄霜坠碧空。

  多少天涯未归客,尽借篱落看秋风。

  一剪梅·雨打梨花深闭门

  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

  赏心乐事共谁论?花下销魂,月下销魂。

  愁聚眉峰尽日颦,千点啼痕,万点啼痕。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美人对月

  斜髻娇娥夜卧迟,梨花风静鸟栖枝。

  难将心事和人说,说与青天明月知。

  言志

  不炼金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

  闲来写就丹青卖,不使人间造孽钱。

  题拈花微笑图

  昨夜海棠初着雨,数朵轻盈娇欲语。

  佳人晓起出兰房,折来对镜比红妆。

  问郎花好奴颜好,郎道不如花窈窕。

  佳人见语发娇嗔,不信死花胜活人。

  将花揉碎掷郎前,请郎今夜伴花眠。

  把酒对月歌

  李白前时原有月,惟有李白诗能说。

  李白如今已仙去,月在青天几圆缺?

  今人犹歌李白诗,明月还如李白时。

  我学李白对明月,月与李白安能知?

  李白能诗复能酒,我今百杯复千首。

  我愧虽无李白才,料应月不嫌我丑。

  我也不登天子船,我也不上长安眠。

  姑苏城外一茅屋,万树桃花月满天。

  绝笔诗

  生在阳间有散场,死归地府也何妨。

  阳间地府俱形似,只当漂流在异乡!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