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都说黛玉半含酸 却替宝玉勇出头

发布日期:2017年12月31日   文章来源:秋月朗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林黛玉顾影自怜,生性敏感,喜欢多心吃醋,因着她的身世和遭遇,全都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即便是含酸,黛玉也缝埋得恰到好处。不仅如此,相比处事圆滑的宝钗,黛玉竟显得耿直了许多。让我们看看《红楼梦》第八回,定有些许体会。

  话说这阵子宝钗身上有些不舒服,一个劲儿吃冷香丸。宝玉听说了,就去梨香院探望。姐俩聊兴正浓,忽然间报:“林姑娘来了。”想必是黛玉寻宝玉不着,自己呆着无聊,就以探病之名来看宝钗。与其是来探望宝钗,不如说是来找宝玉的。应该说,黛玉找到了宝玉,心里踏实了才对。

 

  然而,黛玉一开口却酸味儿扑鼻:“嗳哟,我来的不巧了!”“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宝钗不解其意。黛玉笑道:“要来一群都来,要不来一个也不来,今儿他来了,明儿我再来,如此间错开了来着,岂不天天有人来了?也不至于太冷落,也不至于太热闹了。姐姐如何反不解这意思?”听着酸,实际上,黛玉是利用冷幽默给自己打了个圆场,也借此掩饰了“名为看宝钗,实为找宝玉”的小心思,大家也全不尴尬。

 

  这一遭儿,宝玉没插上话。见黛玉脱下的大红羽缎对衿褂子,知道外面下雪了,就问下人要自己的斗篷,黛玉紧跟着一句:“是不是,我来了他就该去了。”这会儿,宝玉终于接上了话头儿:“我多早晚儿说要去了?不过拿来预备着。”一对儿相爱的人儿,窗户纸没捅破,眼里有彼此,在这半含酸的气氛中互相摩擦着爱的火花。这种感觉,宝钗是一辈子都不可能体会到的了。

 

  接下来,宝黛二人双双留在薛姨妈家吃饭,宝玉要酒喝。又因为宝玉要吃冷酒,被宝钗批评:“宝兄弟,亏你每日家杂学旁收的,难道就不知道酒性最热,若热吃下去,发散的就快,若冷吃下去,便凝结在内,以五脏去暖他,岂不受害……”宝钗这样说宝玉,黛玉一定是不高兴的,迫不及待地想护着宝玉,但又不能明说。于是从雪雁给黛玉送小手炉借题发挥,问知手炉是紫鹃让送来的,说起来又酸味十足:“也亏你倒听他的话。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他说了你就依,比圣旨还快些!”明着看是借说雪雁奚落宝玉,实际上是暗中替宝玉出头奚落宝钗,只是黛玉说得滴水不漏,并没有给谁难堪。宝玉呢,素来不把女孩儿的奚落当回事,“只嘻嘻的笑两阵罢了”。

 

  偏偏李嬷嬷怕担责任,出来挡驾,一再阻止宝玉喝酒,还把个贾政搬出来吓唬宝玉:“你可仔细老爷今儿在家,提防问你的书!”弄得宝玉顿时没了心情,黛玉其实是最怕宝玉受委屈的,李嬷嬷终于让黛玉逮着了替宝玉明出头的机会。书里是这样写的:

 

  黛玉先忙的说:“别扫大家的兴!舅舅若叫你,只说姨妈留着呢。这个妈妈,他吃了酒,又拿我们来醒脾了!”一面悄推宝玉,使他赌气,一面悄悄的咕哝说:“别理那老货,咱们只管乐咱们的。”那李嬷嬷不知黛玉的意思,因说道:“林姐儿,你不要助着他了。你倒劝劝他,只怕他还听些。”林黛玉冷笑道:“我为什么助他?我也不犯着劝他。你这妈妈太小心了,往常老太太又给他酒吃,如今在姨妈这里多吃一口,料也不妨事。必定姨妈这里是外人,不当在这里的也未可定。”

 

 

  听了黛玉一番话,李嬷嬷急不是恼不是:“真真这林姐儿,说出一句话来,比刀子还尖。”宝钗也仿佛找回了面子,“忍不住笑着,把黛玉腮上一拧”,说道:“真真这个颦丫头的一张嘴,叫人恨又不是,喜欢又不是。”

 

  林黛玉就是这样,以自己独特的个人魅力,非常有涵养地导演了这样一场冷幽默大戏。

(责任编辑:栗子)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