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徐悲鸿一生曾与三个女人发生爱恨纠葛关系

发布日期:2018年01月12日   文章来源:匠心之城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是多情抑是无情?道德框架限制不住艺术灵魂。

  一直以来人们对徐悲鸿的批评总是不留情面的,一个不负责任的丈夫,不专一的男人,对家庭不负责任、对女人情感不专。

  徐悲鸿的一生曾与三个女人发生爱恨纠葛的关系:

  与蒋碧薇的一段最久,最轰轰烈烈,也最为世人所知;

  与孙多慈的一段,因女方家人反对到底,爱得很辛苦,结局也不完美;

  与廖静文的一段则为生命的最终章,她陪伴照顾画家直到生命末了。

 

  1

  曾经沧海难为水,爱情不再恩情仍在,没有人愿意去辜负,只是回首时已不见初心。

  蒋碧薇原名棠珍,小徐悲鸿4岁,其父蒋梅笙曾指导徐悲鸿画作。

  相识时蒋碧薇已许配查家,但她是一个在大事上很能当机立断的女人,她义无反顾与画家坠入爱河,甚至不顾婚约。

  两人曾为爱走天涯,私奔到日本,家里无奈,只好让她"诈死",结束与查家的婚约。后来徐悲鸿又到法国留学,两人过着清贫却甜蜜的日子。

  直到1928年,33岁的徐悲鸿学成回国,受聘为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蒋碧薇的父母始接受了这个当初带着女儿私奔的女婿。

 

  然而回国后由于工作繁忙、长期分居、夫妻矛盾日深感情渐渐不睦,不幸的阴影拢上这个原本幸福的家。

  孙多慈的出现,就是在这个时候。感情上的账,知情者都难以清算,更何况是旁观者。

  过多的评论往往把局面弄得更错综杂,最后完全偏离原貌。自始至终,不可否认的是,画家最爱的仍然是蒋碧薇。

  人们常说:不要听他怎么说,要看他怎么做。其实徐悲鸿与蒋碧薇并没有婚姻。律师一再说,除了儿女的抚养义务之外,并不需理会蒋碧薇的其他要求。而画家在人生末了还苦苦作画,名曰偿债。

  一个男人,可以见异思迁,却逃不了心底对旧人曾经相濡以沫的负欠。都说恩爱恩爱,有恩才有爱,许她的一百幅画,画家知道自己年纪已长、体力有限,却还是愿意接下这个重担。

 

  他始终忘不了蒋碧薇与他最初的爱,艰苦巴黎岁月的陪伴,爱情已逝,恩情仍在。

  他要尽最大的力量,保障他深爱过的这个女子的余生。

  蒋碧薇后来虽有情人,但最终没有结婚,应该是被伤的太重,心中早已波澜不惊。

  画家知道自己欠她太多,还特意多送给她一幅她最喜欢的画《琴课》。

  那是描绘蒋碧薇在巴黎练小提琴时的情景,年轻时的一见钟情、私订终生,异国相伴、生儿育女,末了却难逃世俗的矛盾与考验。

  然而回头看看,她还是当年那个勇敢的棠珍。蒋碧薇将徐悲鸿送的画挂在房中,而情人张道藩的画挂在客厅,早已说明了一切。

  2

  亦师亦情人,冲破道德界限、爱得浑然忘我,回归现实终究各分东西

  孙多慈原名孙韵君,出身书香名门,其祖父孙家鼐是清末重臣,曾一手创办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前身),其父孙传瑗为孙传芳的秘书。

  孙多慈自幼酷爱丹青,徐悲鸿爱其才华,从旁听生起就已经注意到了温文娴静的学生。

  面对老师的写生邀约,毫不保留的情感吐露,孙多慈没守不住这猛烈的攻势,也因爱慕老师的才华,很快准入爱河,甚至公然在外亲吻拥抱。

 

  此事传到蒋碧薇耳中,自是不肯消停。无奈良人已变心,沉醉于新恋情之中,弃妇犹如秋扇见捐,再多的拉扯只是让局面更加难看。

  蒋碧薇一状告到孙家,孙家父母才知道徐悲鸿早已有家室,除了反对还是反对,赶紧要女儿与徐分手,并经人介绍嫁给许绍棣。

  这一段恋情画家投入了所有,不惜毁灭家庭,然而中年之爱,也许是艺术家情感丰沛异于常人,也许是大胆不羁挥洒烈;

  更或许只是爱才之心,有共通的艺术语言,不管怎样,最终还是黯然收场,各走各路。 

  数年后,画家就像倦鸟知返巢,想与蒋碧薇修好。蒋碧薇的回复是:“假如你主动和孙多慈决裂,这个家的门随时向你敞开。

  但倘若是因为人家抛弃你,结婚了,或死了,你回到我这里,对不起,我绝不接收。”也为三人之间的恩怨纠葛画下最后的句点。

  3

  忘年之恋珍惜眼前人,名利皆非,只为守护挚爱的一生心血

  廖静文与徐悲鸿结婚时只有22岁,当时画家已经是五十多岁的耄耋老人。

  两人结缘是因为廖静文考上中国美术学院图书管理员,工作上帮助徐悲鸿整理藏书藏画。

  她的身材高瘦,又是在最美的年纪。画家喜欢她的单纯,就是这样单纯而又美好的女子,好的让画家忍不住关心呵护她,好的让画家重新燃起与她建立幸福家庭的盼想。

 

  年龄上相差28岁并不造成阻碍,徐悲鸿在报上刊登启示与蒋碧薇”离婚”,三天后,与廖静文”结婚"。

  夫妻的缘份只有短短七年,徐悲鸿曾不只一次对她说:“我真正找到了我所爱的人,除了你,没有人会对我有这样的爱情。我要把我最珍爱的东西都送你。”

  后来徐悲鸿在他的作品上都留下“静文爱妻保存”的字样。

  画家逝世时,廖静文才30岁,还是人生正好的年纪,往后的年岁却活在对画家的怀念中。

  她将画家的遗产包括1200幅画作,1000件书画收藏,都捐给国家文化部,甚至捐出北京一套寓所建立”徐悲鸿纪念馆”。

  并为画家出书《徐悲鸿的一生——我的回忆》,让我们看到一个为爱奉献一生的女子。

 

  孙多慈与蒋碧薇后来都去了台湾,在一次画展上碰面,蒋碧薇告知孙多慈徐悲鸿已经逝世的消息,孙多慈悲不可抑,后竟为徐守丧三年。

  孙多慈曾向外界说到,很后悔当初听爸爸的话离开徐悲鸿,这也就不难想象在另嫁他人多年后,竟会做出为旧情人守丧之事,因为从来没有放下过。

  而蒋碧薇与廖静文都有出书写他们与徐悲鸿的故事,蒋碧薇评价廖静文,说她嫁给徐悲鸿是「为名为利」。

  而廖静文也怪罪蒋碧薇,如果不是因为赶着画完那承诺的一百幅画,徐悲鸿不致过劳而死。

  青春少女为何嫁给耄耄老者,其爱情的纯洁度不免令人怀疑,然而相比蒋碧薇用徐悲鸿的一百幅画,过着不错的晚年生活,廖静文却是将徐悲鸿的画作全数捐给国家,其到底如何不言可喻。

  爱上同一个男人,是幸是不幸?也许爱情原没有答案,只是他需要、而你刚好就在。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