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可恶”便是凤姐对鸳鸯的真实态度

发布日期:2018年02月02日   文章来源:国学精粹与生活艺术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第三十八回螃蟹宴,有这么个小插曲:

  鸳鸯笑道:“好没脸,吃我们的东西。”凤姐儿笑道:“你和我少作怪。你知道你琏二爷爱上了你,要和老太太讨了你做小老婆呢。”

  这个小插曲是很多人以为贾琏喜欢鸳鸯的证据。我以为不是。

  贾琏和鸳鸯的关系,我已经分析过,不再赘述。今天要说的是,凤姐为什么这样说?

  第一,凤姐是很有现代女性意识的,她是想和贾琏独享夫妻生活的。这就决定了她本质上的排外,即便是深得她信任的平儿,何况贾琏偷娶的尤二姐。所以凤姐应该是不会想着贾琏娶鸳鸯的。

  第二,鸳鸯的地位,名为丫鬟,其实权势已经不输主子奶奶小姐了。她的父母在南京替贾府守祖屋,她的哥哥是贾母的买办,她的嫂嫂专管贾母衣物的浆洗,全家人仗了鸳鸯的得势,都是清闲有油水的差事。这样的人一旦做了贾琏的小老婆,可不是尤二姐一般柔弱,必然会对凤姐的权威产生极大的威胁。凤姐怎么可能让贾琏娶鸳鸯。

  以凤姐的强势,是见不得有人在她面前摆谱的。可是,身为丫鬟的鸳鸯,却偏偏仗了贾母的恩宠,敢跟她摆谱。来看看凤姐说这句话的前后。

  史湘云陪着吃了一个,就下座来让人,又出至外头,令人盛两盘子与赵姨娘周姨娘送去。又见凤姐走来道:“你不惯张罗,你吃你的去。我先替你张罗,等散了我再吃。”湘云不肯,又令人在那边廊上摆了两桌,让

  鸳鸯、琥珀、彩霞、彩云、平儿去坐。鸳鸯因向凤姐笑道:“二奶奶在这里伺候,我们可吃去了。”凤姐儿道:“你们只管去,都交给我就是了。”说着,史湘云仍入了席。凤姐和李纨也胡乱应个景儿。凤姐仍是下来张罗,一时出至廊上,鸳鸯等正吃的高兴,见他来了,鸳鸯等站起来道:“奶奶又出来作什么?让我们也受用一会子。”凤姐笑道:“鸳鸯小蹄子越发坏了,我替你当差,倒不领情,还抱怨我。还不快斟一钟酒来我喝呢。”鸳鸯笑着忙斟了一杯酒,送至凤姐唇边,凤姐一扬脖子吃了。平儿早剔了一壳黄子送来,凤姐道:“多倒些姜醋。”一面也吃了,笑道:“你们坐着吃罢,我可去了。”鸳鸯笑道:“好没脸,吃我们的东西。”

  1.众人都在吃螃蟹,就连鸳鸯这些大丫鬟都在吃,惟有凤姐要张罗。

  2.惟有鸳鸯敢于调侃凤姐,所谓“二奶奶在这里伺候,我们可吃去了。”

  3.凤姐忙出忙进,鸳鸯居然还敢于抱怨,所谓“奶奶又出来作什么?让我们也受用一会子。”

  4.凤姐略微吃了点螃蟹,又遭鸳鸯嘲弄,所谓“好没脸,吃我们的东西。”

  如此种种,众人也便罢了,情势使然,但鸳鸯也不该一而再再而三的调戏凤姐。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凤姐说贾琏要娶鸳鸯做小老婆。

  这话的意思,其实是告诉鸳鸯,你再怎么横,就算你仗着贾府老祖宗贾母的恩宠,又成了荣国府大管家贾琏的人,充其量也就是个小老婆,依然在我这个荣国府当家少奶奶和正妻之下,依然我是主子你是奴仆。

  凤姐这么说,鸳鸯自然不干了,所谓:

  鸳鸯道:“啐,这也是作奶奶说出来的话!我不拿腥手抹你一脸算不得。”说着赶来就要抹。凤姐儿央道:

  “好姐姐,饶我这一遭儿罢。”琥珀笑道:“鸳丫头要去了,平丫头还饶他?你们看看他,没有吃了两个螃蟹,倒喝了一碟子醋,他也算不会揽酸了。”平儿手里正掰了个满黄的螃蟹,听如此奚落他,便拿着螃蟹照着琥珀脸上抹来,口内笑骂“我把你这嚼舌根的小蹄子!”琥珀也笑着往旁边一躲,平儿使空了,往前一撞,正恰恰的抹在凤姐儿腮上。凤姐儿正和鸳鸯嘲笑,不防唬了一跳,嗳哟了一声。众人撑不住都哈哈的大笑起来。凤姐也禁不住笑骂道:“死娼妇!吃离了眼了,混抹你娘的。”平儿忙赶过来替他擦了,亲自去端水。鸳鸯道:“阿弥陀佛!这是个报应。”

  其实琥珀的话,已经含蓄点出了凤姐醋劲,是决然不可能让鸳鸯以及其他人酣睡卧榻之侧的。琥珀也是贾母的大丫鬟,可是和鸳鸯一伙的。凤姐没有想到的,自己的反击,虽然迫使鸳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但却招致了贾母的大丫鬟关于凤姐拈酸吃醋的集体围剿,自然只能求饶。

  这样看来,凤姐对鸳鸯虽然需要处处协商和忍让,但内心是不会有多么感冒的。

  这一点,就体现在贾赦要强娶鸳鸯为妾时,王熙凤所谓:

  可恶,便是凤姐对鸳鸯的真实态度。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