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柳永为何能享有“词中杜甫”的殊荣

发布日期:2018年03月09日   文章来源:柳永及其词研究之反思   作者:欧明俊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历代词人被誉为“词中杜甫”的,宋代有柳永、苏轼、周邦彦、辛弃疾、姜夔、刘克庄、吴文英、王沂孙、张炎,清代则有陈维崧、蒋春霖、郑文焯等。“词中杜甫”说主要是清人推尊词体观念的体现,是论者对所推崇词人的最高评价。

  北宋末,黄裳明确将柳永比拟杜甫,他是以宋词人比拟杜甫的第一人。《书〈乐章集〉后》曰:

  “予观柳氏《乐章》,喜其能道嘉祐中太平气象,如观杜甫诗,典雅文华,无所不有。是时予方为儿,犹想见其风俗,欢声和气,洋溢道路之间,动植咸若。令人歌柳词,闻其声,听其词,如丁斯时,使人慨然所感。呜呼,太平气象,柳能一写于《乐章》,所谓词人盛世之黼藻,岂可废耶?”(黄裳:《演山集》卷三十五,《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黄氏怀念昔日“盛世”,情感上高度认同柳永词描写的“嘉祐中太平气象”,他是从歌咏“盛世”的“太平气象”方面称赏肯定柳永词并与杜甫诗相比的,认为柳词与杜诗中描写“安史之乱”前盛唐“太平气象”的内容相似,读后可想见当时“风俗”,又认为风格上皆“典雅文华”。黄裳也只在这两方面将柳词与杜诗比拟,就是说,柳词与杜诗只有部分相似性,黄裳并没有认为柳永有杜甫那样的崇高地位。

  其实,与柳永同时稍后的范镇早就称赏柳永词歌咏“太平气象”的特色和成就。他说:

  “仁宗四十二年太平,镇在翰苑十余载,不能出一语咏叹,乃于耆卿词见之。”(祝穆:《方舆胜览》卷十一,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第136页。)

  李之仪《跋〈吴思道小词〉》盛赞柳永词:

  “形容盛明,千载如逢当日。”(李之仪:《姑溪居士文集》卷四十,商务印书馆,1935,第2页。)

  南宋时,陈振孙也称赞柳永词于:

  “承平景象,形容曲尽。”(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二十一,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第616页。)

  宋人是从歌咏“太平气象”、反映世人心态和时代精神风貌角度将柳词与杜诗相提并论的。柳永词如《望海潮》等,多描写都市繁华、人民安居乐业,可谓“盛世之音”,是时代的赞歌和欢歌。宋代词人歌咏升平的词作很多,柳永处于北宋盛世,社会较为安定繁荣,其词“形容盛明”,基本符合历史事实,当无可指责,若是生活在徽宗朝,内忧外患,国之将亡,那就是纯粹的“歌功颂德”了。

  南宋张端义《贵耳集》载:

  “项平斋自号江陵病叟,余侍先君往荆南,所训学诗当学杜诗,学词当学柳词。扣其所以,云:‘杜诗、柳词皆无表德,只是实说。’”(张端义:《贵耳集》卷上,中华书局,1985,第16页。)

  古人有名有字,《颜氏家训》曰:“名以正体,字以表德。”名和字,一为表面意,一为深层意,“无表德”意谓不在深层意蕴上着力。项平斋(安世)是从“实说”即词作白描、质朴、真实角度将柳词与杜诗并论的,他也只是从此方面肯定柳永词的特色和价值。

  刘熙载《艺概·词曲概》曰:

  “柳耆卿词,昔人比之杜诗,为其实说,无表德也。余谓此论其体则然,若论其旨,少陵恐不许之。”(刘熙载:《艺概》,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第107—108页。)

  刘氏认为,柳词只在体制上可比拟杜诗,思想内容上是没有资格与杜诗相提并论的。

  胡薇元《岁寒居词话》则认为:

  “宋人云:‘诗当学杜,词当学柳。’盖词入管弦,柳实能手。”(唐圭璋:《词话丛编》(第5册),中华书局,1986,第4027页。)

  又从“可歌”角度肯定柳永是宋代词人的代表,可比唐诗人中的杜甫。

  谭献《复堂词话》评柳永《倾杯乐》(木落霜洲)云:

  “耆卿正锋,以当杜诗。”(唐圭璋:《词话丛编》(第4册),中华书局,1986,第3990页。)

  “正锋”为书法用语,意谓书写字时,毛笔宜紧直,笔尖在纸上垂直运行,易渗水,如此写出的字厚重有力,不轻佻,不散漫,易产生浑厚劲健的效果。谭献认为柳永词中的浑朴厚重之作可比拟杜甫诗。

  朱祖谋《手书〈柳永词〉》曰:

  “屯田词,自李端叔、刘潜夫、黄叔旸诸家评洎,多以其俳体为诟病久矣。惟张端义《贵耳集》引项平斋言‘诗当学杜,词当学柳,杜诗柳词,皆无表德,只是实说’云云,柳得一知音,不惜歌苦矣。”(孙克强:《唐宋人词话》,河南文艺出版社,1999,第145页。)

  朱氏特别欣赏推崇柳永词,因此认同项安世的观点。

  王国维《清真先生遗事·尚论》则认为:

  “昔人以耆卿比少陵,犹为未当也。”(王国维:《王国维遗书》(第11册),上海古籍书店,1983,第23页。)

  王氏晚年对周邦彦词推崇备至,《清真先生遗事·尚论》中“以宋词比唐诗”,认为“词中老杜,则非先生(即周邦彦)不可”,他以“精工博大”“浑然天成”“模写物态,曲尽其妙”为标准,认为周邦彦在宋词中地位最高,“两宋之间,一人而已”(王国维:《王国维遗书》(第11册),上海古籍书店,1983,第23页。),论定只有周邦彦词可比拟杜甫诗,所以认为前人以柳词比拟杜诗是不妥当的。

  有宋一代,只以柳永词比拟杜甫诗,也就是说,宋人眼中,词人中唯有柳永享有“词中杜甫”的殊荣,可以看出柳永及其词在宋代影响之广泛及在部分人心目中的崇高地位,这是我们在评价柳永及其词时应特别注意的。

  历代论者欣赏柳词,比拟杜诗,只是看重其某一或某些侧面,皆没有将柳词与杜诗进行整体上比拟,更没有将柳永在词史上的地位比作杜甫在诗史上的地位,这种比拟是较合理的。将柳永比拟为“词中杜甫”,只是宋代和清代个别学者的观点,并没有被学界广泛接受。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