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让汉朝头疼的匈奴单于差点生擒汉高祖刘邦

发布日期:2018年05月18日   文章来源:文史砖家   作者:格瓦拉同志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自汉朝创建之日起,雄踞于漠北的匈奴便屡屡南侵中原,成为历任皇帝心头挥之不去的梦魇,其中最让他们头疼的对手,还是要属冒顿单于。那么,冒顿单于给汉朝带来哪些危害?他最终的结局如何?

  冒顿本是头曼单于的太子,因不堪忍受父王的迫害,便指挥部下用响箭(鸣镝)将他射成了“刺猬”,随后自立为单于,时当秦二世元年(前209年)。冒顿即位后四处扩张,最终建立起一个版图东至辽河、西达葱岭、南邻长城、北抵北海(今贝加尔湖)的超级大国。据冒顿自称,此时的匈奴已尽数吞并北方游牧民族,拥有能拉弓射箭的军队达三十余万人。

 

  冒顿单于是最令汉朝头疼的匈奴首领

  大破灭东胡王,而虏其民人及畜产。既归,西击走月氏,南并楼烦、白羊河南王。悉复收秦所使蒙恬所夺匈奴地者,与汉关故河南塞,至朝毶、肤施,遂侵燕、代。是时汉兵与项羽相距,中国罢于兵革,以故冒顿得自彊,控弦之士三十余万。见《史记·匈奴列传》。

  当冒顿单于治下的匈奴达到国力的顶峰之际,中原地区则正在经历着一次改朝换代的剧痛期。秦末汉初的中原饱受战乱之苦,边境地区的防守形同虚设。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冒顿趁机屡屡南侵,进占中原的土地并掠夺人口、财富,成为威胁中原最大的外族势力,让汉初的统治者大为头疼。

 

  匈奴最强盛时版图

  汉高祖七年(前200年),匈奴在降王韩信(被汉高祖封为韩王的贵族,非名将韩信)的带领下侵扰河东,兵锋直逼晋阳,汉高祖被迫率军三十二万迎敌。刘邦出兵之时正逢极寒天气,将士们被冻掉手指的竟有十分之二三。冒顿的兵力虽然超过汉军,但为了能达到以最小牺牲换取最大收益的目的,还是祭出诱敌计,用老弱残兵跟汉军交战,然后假装逃跑,由此将刘邦的先头部队引入平城。

  刘邦进入平城后驻军在白登山,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便被突然而至的匈奴四十万大军围得水泄不通,七天之内被断水断粮,眼瞅着就要被对手“瓮中捉鳖”。在此危难之际,刘邦采用谋士陈平的建议,派使者赠予冒顿的阏氏(即匈奴王后)很多礼物,并请她游说冒顿放刘邦一条生路。阏氏依计而行,得到冒顿的同意,刘邦由此才顺利脱险。

 

  刘邦被围困在平城,差点成为匈奴的俘虏

  刘邦侥幸脱险后,再不敢提对匈奴用兵之事,对于冒顿的肆意欺凌,只能以和亲的方式来笼络。不仅如此,汉朝每年都要奉送给匈奴大量的财物,以此来换取冒顿停止南侵(“于是汉患之,高帝乃使刘敬奉宗室女公主为单于阏氏,岁奉匈奴絮缯酒米食物各有数,约为昆弟以和亲,冒顿乃少止。”引文同上)。刘邦的所作所为,与宋朝对辽夏金采取的“岁币外交”相比,对外屈服的程度更深。

  然而汉高祖不清楚,尊严是在战场上赢得的,用女人和财物根本挣不到和平,也不可能让冒顿停止侵略中原、凌辱汉朝的“兴趣”。就在刘邦驾崩的当年(前195年),冒顿对寡居的吕太后写了一封言辞轻佻、充满侮辱的信,在信中竟提出想要与吕后结为夫妻的建议。

 

  冒顿单于写信给吕后,言辞轻佻

  吕后看完信后恼羞成怒,本想举兵讨伐匈奴,但在大臣季布的极力劝阻下才作罢。事后,吕后强忍着羞愤之情,在给冒顿的回信中先是声称自己年高老迈难以服侍单于,随后又提出以宫人和亲并赠送财物的建议,由此回避了一场风波。冒顿见到回信后,认为吕后并非寻常人物,于是全盘同意汉朝的提议,并暂时停止南侵。

  考惠、高后时,冒顿浸骄,乃为书,使使遗高后曰:“孤偾之君,生于沮泽之中,长于平野牛马之域,数至边境,愿游中国。陛下独立,孤偾独居。两主不乐,无以自虞,愿以所有,易其所无。”...令大谒者张泽报书曰:“单于不忘弊邑,赐之以书,弊邑恐惧。退而自图,年老气衰,发齿堕落,行步失度,单于过听,不足以自污。弊邑无罪,宜在见赦。窃有御车二乘,马二驷,以奉常驾。”见《汉书·卷九十四·匈奴列传上》。

 

  汉初的和亲政策在一定程度上稳住了匈奴

  汉武帝在位初期,冒顿依然时不时地南下入侵,好在汉朝仍坚持和亲的政策,使得两国间并未发生大规模的冲突,从而为“文景之治”创造了一个相对和平的外部环境。文帝前元六年(前174年),冒顿最后一次会见汉朝使节,并同意文帝提出的以和亲换和平的建议。不久,冒顿单于病死,儿子老上单于即位,汉匈关系由此进入一个新时代。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