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红楼梦》里贾赦的笑话告诉我们真正原因

发布日期:2018年07月11日   文章来源:饼子读书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我们读红楼梦的时候总会疑问,为什么身为次子的贾政会住在贾家的正房,而长子贾赦只能住在贾府隔出来的一个别院黑油门大院里,这种现象在那个时代会显得很特殊,曹雪芹似乎也一直没有做任何的解释。

  于是很多红楼梦爱好者就开始说,贾赦是庶出,刘心武就以曹家的家史来论证,说根据曹家家史,贾赦和贾政都是过继过来的,贾赦只是跟着贾政而来,并不是贾母亲生的。

 

  我还是认为,小说里的问题终归还是要在小说里找答案,如果读小说把疑问全都归于文本只外,那样小说就会丧失其艺术价值,变成了一本历史书了。书中已经很明确的说了贾代善袭了官,娶了史家小姐为妻,生有两子,大儿子贾赦,二儿子贾政,而非要把这个娘肚子里的亲生骨肉说成过继的,那这样很多文本里的艺术形象就会丧失很多色彩。

  我一直以来都认为曹雪芹这十载著书,删减五次,红楼梦已经没有什么闲散文字,每一段内容都有它存在的必要,当我读到七十五贾赦讲的那个笑话:

  一家子一个儿子最孝顺,偏生母亲病了。各处求医不得,便请了一个针灸的婆子来。这婆子原不知道脉理,只说是心火,一针就好了。这儿子慌了,便问:“心见铁就死,如何针得?”婆子道:“不用针心,只针肋条就是了。”儿子道:“肋条离心远着呢,怎么就好了呢?”婆子道:“不妨事。你不知天下作父母的,偏心的多着呢。”

 

  这就是贾赦的一次埋怨贾母偏心,而这个偏心让我不自然的与红楼梦一开始冷子兴的那句话联系起来,这我们就基本理解为什么次子贾政住正房的原因了,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有这样一句话:

  次子贾政,自幼好喜读书,祖父最疼,原以科甲出身,不料代善临终遗本一上,皇上因恤先臣,即时令长子袭官外,还有几子,立刻引见,遂赐了这政老爹一个主事之衔。

  在这里有句脂砚斋批语:嫡真实事,非妄拟也。这里就已经说明,贾政的爷爷就是荣国公贾源疼爱贾政,也就是偏爱贾政,贾赦袭了父亲的官,加上这句脂砚斋批语就可以确定贾赦是亲生长子无误,只因贾代善和荣国公贾源偏爱贾政而已,通过贾赦的笑话道出了贾赦的父母辈和祖父辈都是偏爱贾政,对自己来说是偏心的。

 

  这样我们就可以理解贾政为什么住正房,这已经在荣国公那一代都已经钦定好了的,这也是贾家祖辈们的智慧和权宜之计,两全其美的决定,完全是考虑到贾家以后的振兴有关,跟嫡庶无关,更跟是否过继无关!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