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宋朝皇帝被俘后饱受侮辱 明英宗却备受优待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03日   文章来源:勇哥读史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1127年初春,金国军队攻破了北宋都城东京(今开封),俘虏了宋徽宗、宋钦宗父子。随后,宋徽宗、宋钦宗父子被金军押解北上,饱受侮辱,最终双双死于异国他乡;

  1449年,同样的一幕发生在土木堡。明英宗朱祁镇北征瓦剌时,在土木堡兵败被俘。朱祁镇被带到北方,备受优待,有时候简直就像大爷一般供着。一年后,全身而退,回到中原。

  同为兵败被俘,为何宋朝皇帝饱受侮辱,明朝皇帝备受优待?

  靖康之变:北宋输得干干净净

  严格地说,北宋都城东京还没被金军攻克之时,北宋皇帝宋钦宗就已经被金军控制了。很吊诡,对吧?有时候历史就是这么吊诡。

  1127年1月9日,由于宋徽宗、宋钦宗寄希望于神棍郭京的“六甲神兵”,导致城防空虚,混乱不堪,被金国军队乘隙而入,突破了东京外城。这时候,北宋还没彻底输掉。城内还有6万守军,以及南道总管张叔夜统领的1万多勤王军队。各地勤王军队正在日夜兼程赶来京城的路上。只要坚守一定时间,必将对金军形成内外夹攻之势。

  对于这一点,金军心知肚明。这次金军南下,已经在沿途抢掠了一番,早已收回了出兵的成本。就算撤兵,也已不亏。不过,金军还想将利益最大化,在撤退前想讹诈北宋一把。怎么做?还是老办法:议和。

 

  收到金军提出议和的消息后,宋徽宗、宋钦宗大喜过望。幸福来得太突然,简直不敢相信。然而,金军要求宋徽宗亲自到金营谈判。宋钦宗是一个孝子,不敢请父亲到金营冒险,只好自己去了金营。这一去,正中金军下怀。

  宋钦宗的金营之行,注定充满耻辱。这哪里是签订议和条约,根本就是举手投降嘛。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宋钦宗又能如何?只能乖乖地按照金人的要求,面北而拜、献上降表。

  以后的事情就再无悬念了。金人索要金银,给!索要骡马,给!索要女子,给!由于无法凑够金人索要的1500名女子,宋钦宗甚至用自己的妃嫔抵数。然而,北宋朝廷的百般逢迎,仍然没办法填够金人的胃口。金国军队还是进入东京内城,亲自动手奸淫抢掠,给这座千年古都染上血腥的底色。

  这还不算完,在几乎将东京抢空了后,金人将宋徽宗、宋钦宗父子,及大量赵氏皇族、后宫妃嫔与贵卿、朝臣等3000余人,押解北上。宋徽宗、宋钦宗父子在北方苦寒地带苟延残喘多年,受尽侮辱,先后死于异国他乡。

 

  为何宋徽宗、宋钦宗父子在金人面前一点尊严都没有?无非是因为在这场北宋与金国的大决战中,北宋输得干干净净,连两个皇帝都被人一锅端了。金人早就看穿了北宋的底牌,歪歪斜斜写着4个字:软弱无能。这样的人,不肆意侮辱,侮辱谁?

  有人说,靖康之变后,赵构在南方建立了南宋政权。如果宋高宗赵构能锐意进取,利用岳飞、韩世忠等人积极北伐,或许能让宋徽宗、宋钦宗父子的日子过得好一点。没错。不幸的是,赵构充分继承了宋徽宗、宋钦宗父子软弱无能的性格,他被金人吓破了胆,一心只偏安于江南,根本就无意北伐,甚至还为了迎合金人的意旨,杀掉了抗金名将岳飞。

  至此,宋徽宗、宋钦宗父子回到中原的梦,彻底破灭了。

  土木堡之变:明朝依然坚挺

  土木堡之变的起因,与靖康之变一样,也是异族大军进攻。只不过在明朝时,金人变成了瓦剌人。

  1449年7月,瓦剌太师也先兵分四路,大举进攻中原。这四路大军进展迅速,特别是也先亲自率领的进攻大同一路,“兵锋甚锐,大同兵失利,塞外城堡,所至陷没。”

  面对瓦剌军队咄咄逼人的攻势,明英宗朱祁镇毫不惧怕,执意御驾亲征。大家注意,区别来了。北宋宋徽宗、宋钦宗父子是被动挨打,明英宗朱祁镇是主动进攻。虽然这里面有宦官王振怂恿的成分,但明英宗朱祁镇“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还是值得肯定的。

 

  另有一点,朱祁镇在御驾亲征之前,就安排好了后事:一是将皇子朱见深立为皇太子,二是令异母皇弟朱祁钰留守京城。这与宋钦宗只身到金营送死、却不对后事进行周密安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当然,朱祁镇毕竟还是太年轻。22岁的他,此前并无实战经验。在身经百战、狡猾异常的瓦剌太师也先面前,就是一个小学生。加上朱祁镇赖以重任的宦官王振不懂装懂、以外行装内行,指挥作战一塌糊涂,最终酿成土木堡之变。明朝20万大军被瓦剌军队包了饺子,朱祁镇自己也成了一名俘虏。

  大家注意,区别又来了。北宋宋徽宗、宋钦宗父子在金军面前各种屈膝,而朱祁镇是怎么做的?据《明英宗实录》记载,朱祁镇被俘后,也先弟弟赛刊王来审问他,没想到朱祁镇反问他:“你是谁?是也先、伯颜,还是赛刊王?”唬得赛刊王一愣一愣地。赛刊王搬来也先,也先认识朱祁镇,一见面就磕头下去,行了君臣之礼。

  之后,朱祁镇在北方生活的1年时间,也先常常去看望他,陪他聊天解闷。朱祁镇的饮食供应从来没有缺少的时候。你知道这在缺衣少食的瓦剌意味着什么吗?也先为联络朱祁镇,一度打算把亲妹妹脱不花嫁给他。只不过朱祁镇婉言拒绝了。不仅如此,朱祁镇过生日,也先竟然亲自给朱祁镇祝寿,“进黄蟒龙、貂鼠皮袄,杀马做筵席”。

 

  朱祁镇这哪里是做人质,分明是过着上宾的生活。

  朱祁镇为何能在北方享受上宾生活?显然不是因为他长得帅,而是大明王朝的实力使然。土木堡之变事发突然,明朝损失惨重,但并未伤到筋骨。处于上升阶段的大明王朝,在军事、政治、经济等领域全面碾压瓦剌。

  在军事上,瓦剌不是没有尝试过,北京保卫战一役,以前从未打过仗的明朝兵部侍郎于谦,就能临阵磨枪,打赢瓦剌军队。

  在政治上,于谦等人拥护明景帝朱祁钰为帝,挫败了瓦剌以朱祁镇为人质、要挟大明王朝的阴谋。

  在经济上,明朝更是对瓦剌呈压倒性优势。生产力落后的瓦剌,对明朝存在极大的依赖关系。

  所以,瓦剌根本就不敢对朱祁镇做得太过分。相反,他们还要对朱祁镇进行感情投资,以便于朱祁镇回到中原后,能够对瓦剌采取较为柔软的身段。基于这种考虑,1450年,在北方生活了1年多的朱祁镇,被瓦剌释放时,也先、伯颜亲自送行,送了一程又一程。

  这哪里是送俘虏,完全就是“十八相送”的桥段啊。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