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宋江上梁山后为什么能架空晁盖?原因是这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17日   文章来源:三国演义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宋江带着二十几员猛将和大队人马,与原来晁盖系执掌下的梁山合并。就像无数类似的公司并购一样,一开始看上去是合并,可是,不久以后当事人就会发现,其实这是一次收购。

  晁宋并立,吴用暂时代理CEO

  晁盖上山早,收购了王伦系的股份之后,成了梁山的董事长兼CEO。宋江上山以后,晁盖仍然是董事长,而宋江出任副董事长。不过,两人地位基本相当,晁盖在名份上略高一头。

  论实力,宋江系的人马虽然占有优势,但与晁盖系的差距不是很大,双方真正的差距,是在三打祝家庄以后才拉大的。

  在这种比较尴尬、比较微妙、比较危险、比较紧张的气氛下,吴用当仁不让,短暂代理了梁山的CEO一职,主管山寨事务,并在晁宋两人之间进行协调。等到三打祝家庄之后,才辞去这一职位,令梁山平安渡过了两强合并之后最危险的磨合期。

  这种情形,在近几年的跨国公司并购中,有点像1998年花旗与旅行者公司的合并。旅行者的桑迪·威尔,花旗的约翰·里德,两强对峙,引入前任财政部长罗伯特·鲁宾,加入花旗集团作为主席办公室的第三名成员。

  当然,鲁宾没有吴用的代理CEO的职权。后来的结局也类似,两强相争,必有一伤。在花旗的故事中,约翰·里德黯然下台,桑迪·威尔“反客为主”,独掌大权;而在梁山的故事中,宋江也同样上演了“反客为主”的剧情。

  这次三打祝家庄之前的梁山人事重组,维持的时间很短暂,不过,它作为晁宋两系对峙,吴用代理CEO期间的过渡政权的意义,很值得一看,对很多公司的并购,都有借鉴价值。

 

  完善职能部门,任用专业人士

  吴用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对梁山的情报系统进行大扩张。朱贵仍掌管梁山东面的酒店;童威、童猛兄弟,在梁山西面开设酒店;李立,在梁山南面开设酒店;石勇,在梁山北面开设酒店。

  这四家酒店,负责“专一探听吉凶事情,往来义士上山。如若朝廷调遣官军捕盗,可以报知如何进兵,好做准备。”

  四家酒店承担着侦察打探情报,接待各地客人的任务。四家酒店中,历史最久的东山酒店,仍由晁盖系的朱贵掌管。其余三家酒店,均由宋江系亲信负责。

  在接下来的三打祝家庄战役中,石勇的酒店北山酒店,接纳了前来投奔的孙立集团,而被石勇截下,没有上山见晁盖,而是直接投入了宋江的战斗队伍中。

  试想一下,如果他们来到了朱贵的酒店,也许朱贵就会立刻送其上梁山见晁盖,孙立集团也许就将成为晁盖系的人马。可见,谁对酒店这一情报系统失去控制,就成了瞎子、聋子。

  接下来,吴用完善了梁山的职能部门,他开出了一张任命名单。

  陶宗旺担任总监工,负责固定资产投资,负责“掘港汊、修水路、开河道、整理宛子城垣,修筑山前大路。”陶宗旺属于技术性官僚,与政治派别关系不大。主要是利用他“原是庄户出身,修理久惯”的专业技术与才能。

  蒋敬当CFO,首席财务长,负责“掌管库藏仓廒,支出纳入,积万累千,书算帐目。”蒋敬号称神算子,高考落榜,但算账很有一套。穆春、朱富负责管收山寨钱粮。

  萧让负责建立梁山的公文系统,“设置寨中寨外,山上山下,三关把隘许多行移关防文约,大小头领号数。”金大坚的职责和萧让是一体的,他负责“刊造雕刻一应兵符、印信、牌面等项。”侯健则负责军需部门,管造衣袍铠甲、五方旗号等件。

  以上的陶宗旺、蒋敬、萧让、金大坚、侯健五人,都是身有一技之长的技术官僚,哪怕像财务这种要害部门,固定资产投资这种肥缺,仍然坚持了使用专业技术人士的用人原则,这是可圈可点之处。而穆春、朱富一个是富家子弟,一个是酒馆老板,对于钱粮之事,也并不陌生。

  另外,马麟监管修造大小战船,马麟没有这个特长,所以很快被换掉,这是个过渡性职位;刚上山的李云监造梁山公司一应房舍、厅堂,李云刚上山一天,就拿到这个肥差。这里头有个细节,值得讲一下,涉及到晁宋两系的博弈平衡。

  按照宋江上山时颁布的“1号命令”,宋江上山前的旧头领坐一边,宋江上山后的新头领坐一边。可是,这次李云、朱富上山,晁盖却让他们坐到白胜这些“旧头领”一边,这无疑是晁盖的一个“小动作”。

  其余的人事安排基本正常,宋万、白胜去金沙滩下寨;王矮虎、郑天寿在鸭嘴滩下寨;吕方、郭盛在聚义厅两边耳房守卫。吕方、郭盛虽然算是宋江系的人马,不过,放在耳房当亲兵守卫,主要还是看中他们两人的英俊潇洒。

  另外,宋清专管筵宴。很多人认为,宋清百无一能,就知道“酒食口腹之事”。其实不然。“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是很多江湖草莽英雄上梁山的一大理想,这是关系到梁山民心、军心的大事,宋清是宋江之弟,宋江素来以广交天下英雄出名,宋清对于安排筵宴,应该很有经验。

 

  杜迁:把守三关,防范内讧

  吴用对杜迁的任命,值得所有做并购的企业咀嚼。他下令,“山前设置三座大关,专令杜迁总行守把,但有一应委差,不许调遣。早晚不得擅离。”

  这个任命来得蹊跷。论才能,论本事,在此时的梁山公司,杜迁绝对不够资格坐这个关键的位置。

  但是,杜迁是梁山资格最老的两个创始人(王伦、杜迁)之一,资历最老,镇得住这些新上山的后辈;政治上,他比晁盖、宋江上山都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渊源,立场中立;阅历上,见识过了林冲火并王伦的场面,心有余悸,知道在宋江系人马大批上山的时候,很容易“擦枪走火”,引发内讧。

  因此,他把守这个关口,不是防官军的,而是防范内部的“不满分子”。

  所以,吴用专门让杜迁“但有一应委差,不许调遣。早晚不得擅离。”除了吴用的,不管是晁盖还是宋江的命令,杜迁都可以不听。

  当年太平天国的“天京事变”,东王杨秀清、北王韦昌辉、翼王石达开自相残杀,大伤元气,就与太平天国军事、组织制度的不合理有关。而许多企业在并购之后的内斗不断,其祸根,很多都出在组织结构的设计上。吴用这个过渡期的代理CEO,给大家上了一课。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