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一座南宋小城是如何抵抗蒙古大军长达20年

发布日期:2018年09月29日   文章来源:最爱历史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金庸小说《神雕侠侣》,快到结局时,有个很出名的场面。襄阳城下,宋蒙交兵,蒙古大汗蒙哥愣是让杨过用飞石活活打死,蒙古军顿时溃败,郭、杨等大侠力挽狂澜,暂时保住了襄阳。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小说家言,不可尽信。最爱君想起,前几年,襄阳要给虚构人物郭靖、黄蓉修塑像,也曾惹来不少吃瓜群众非议。

 

  ▲杨过:我咩都母鸡啊。【剧照】

  不过,蒙哥确实死于宋蒙战争前线,且死因蹊跷,可地点不是在襄阳,而是在川东的钓鱼城,正是这个只有区区2.5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几乎改变了世界历史的走向。

  1

  1235年,蒙军全面攻宋,窝阔台汗的次子阔端亲率一支大军入川,四川守军几无还手之力,数十城接连失守,仅泸州、合州二地得以保全,繁荣的锦城成都几度易手,惨遭蒙军焚烧屠城。

  “车不得方轨,马不得成列,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蜀道,在可怕的蒙古人眼里,形同虚设。

  1239年,蒙古大军再临成都。四川制置使赵彦呐无力抵抗,带着手下跑路了,仅剩成都知府丁黼和七百厢军镇守。丁黼虽绝望,仍不言弃,当别人劝他逃走时,他直言:“我的职责,就是守卫疆土!”随后,出城迎敌,率军冲向蒙古大营,死于乱军之中。

  蒙古军进城后,参议王翊与众官还企图募兵抗击。蒙军见王翊身着官服,在官署内正襟危坐,便问:“你小子谁啊?”

  王翊不动声色地答道:“小官食天子之禄,国家有难不能救,死有余罪,可速杀我,我愿与城共存亡。”

  蒙古人听了,反而深受感动,这是忠臣,不能杀,接着劫掠去了。王翊眼看蒙军暴行,心如刀割,跳井自尽而死。

  在此困境之下,四川似乎不日就将沦陷,可还有人坚守不懈。1240年,重庆知府彭大雅带人巩固城防,修筑砖石城墙。彭大雅是个蒙古通,写过《黑鞑事略》,专门研究过蒙古人,因此针对其软肋进行设防。

  当地百姓不懂其中玄机,大骂彭大雅不干正事,蒙古人都快打到城下了,还修城干嘛?彭大雅只是淡淡地说:“不把钱做钱看,不把人做人看,无不可筑之理。”

  彭大雅发现,嘉陵江上游的合州,极有可能成为蒙古军的主要进攻目标。这里地处三江汇流之处,有一座三面临水的小山,可建一座小城,作为防御要塞。这座小山名叫钓鱼山,当地传说,有一年闹饥荒,一位仙人从天而降,在此垂钓,钓起大鱼,赠给居民救灾。

  彭大雅新建的这座小城,便是钓鱼城。

 

  ▲钓鱼城遗址。

  一意孤行的彭大雅很快受人弹劾,被革职查办,但他的心血没有白费。1242年,兵部侍郎余玠入蜀,此时,包括成都在内的川西地区多已沦陷。余玠壮怀激烈,向宋理宗承诺,定要收复失地,“手挈全蜀还本朝,其功日月可冀”。

  余玠请来隐居播州(今贵州北部)的冉氏兄弟。这哥俩可说是出色的建筑设计师,一来就跟余玠指出,钓鱼山这地方乃蜀口形胜之地,若委派一员大将镇守于此,囤积大量粮草,“贤于十万师远矣”。

  正所谓英雄所见略同。之后,余玠继续彭大雅未竟的事业,扩建钓鱼城,城墙层叠,互为犄角,如果敌军贸然攻入第一层防御,便会受困于内外城之间,宋军可以居高临下,将其射杀。

  除此之外,余玠在冉氏兄弟的建议下,依托钓鱼城依山傍水的优势,凿井取水,开垦荒地,种植蔬菜,囤积粮食。余玠还在四川各地修筑防御工事,这些据点在抗蒙战争中发挥奇效,被称为“四川八柱”。

  在蜀期间,余玠屡次与蒙古军交手,战功卓著,四川抗蒙形势逐渐好转。

  为将在外,最难揣度的是帝王心。1253年,朝中有人诬告余玠独掌大权,怀有二心,宋理宗听信谗言,召余玠回朝。余玠知道大事不妙,忧心忡忡,竟一病不起,还没等到与蒙古军的最终决战,便病死于他一心守护的天府之国。

  2

  一个余玠倒下,会有千千万万个余玠站起来!

  余玠入蜀时,南宋的另一个“顶梁柱”孟珙,曾从京湖制置使司调拨六千精兵和十万石粮食入蜀支援,这其中就包括其得力干将王坚。

  王坚出生于宋宁宗庆元四年(1198年),时已年过不惑。

  自年少时,王坚就是一热血青年,他起初加入孟宗政、孟珙父子建立的“忠顺军”,参与对金战争。王坚所属的鄂州都统司与岳家军一脉相承,而孟氏父子又是当时名扬天下的将帅,在抗金、抗蒙中屡建大功。王坚一出道,就继承了南宋两支著名军队——岳家军与孟家军的优良传统。

  强将手下无弱兵,王坚能被选中,增援西线战场,自有他的过人之处。王坚到后,余玠让他知合州,将精心打造的钓鱼城托付给他。

  当时冉氏兄弟已用石头砌成了1.5米厚的城墙,王坚及其副将张珏又进行加筑,竟将钓鱼城的城墙厚度增至5米,不仅可以阻挡大军,还可以抵御蒙古军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回回炮。

  真理还需实践来检验,这钓鱼城到底顶不顶用,一试便知。

  1258年,九月,六盘山上,秋风起,蒙哥祭奠成吉思汗,誓师出征。过去二十多年,蒙古攻宋,虽有成果,但进展缓慢,蒙哥急了,他意图先荡平四川,再挥师东进,于是亲率十万大军入蜀。

 

  ▲蒙哥汗攻宋路线。

  此次出征,蒙古军势如破竹,数月之间,川西尽皆失守,余玠一手打造的“四川八柱”防御体系支离破碎。

  就在蒙古军沉醉于胜利之中时,汉人降将杨大渊跟蒙哥说:“川东的防御工事不可轻视,不如先俘虏附近州县的百姓,掠夺物资,以削弱其实力。”

  蒙哥飘了,觉得拿下川东不费吹灰之力,没有采纳杨大渊的建议。1259年,二月,蒙古军来到了王坚镇守的钓鱼城之下。蒙哥一定没想到,这依山傍水的弹丸小城,竟是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当当的一粒“铜豌豆”。

  3

  蒙哥迷之自信,照剧情发展,蒙古大军压境,守将自缚请降,没毛病。恰巧最近归降的顺庆统制晋国宝是王坚老乡,还同为忠顺军出身,蒙哥便派他前去劝降。

  晋国宝这怂货竟然有脸来见,王坚一见老战友,气不打一处来,当场破口大骂。晋国宝羞愧难当,悻悻然乘船离开,还没到对岸,王坚转念一想,不能就这么算了,派人乘快船把他揪了回来。

  此时,钓鱼城内已聚集附近十几万军民,大半个川蜀之地的抗蒙势力集结于此。王坚为表决心,将叛贼晋国宝斩首示众,号召全城军民,共御强敌。随后,宋军当着蒙古大军的面,将晋国宝的尸首丢到城下。

  王坚一波操作猛如虎,蒙哥大怒,下令进攻。城外,蒙军声势浩大,城内,守军屏气凝神,大战一触即发。

  钓鱼城三面临水,蒙哥决定发动水陆两路进军。陆军主力由猛将汪德臣率领,驻扎城外,主攻镇西门;南面由史天泽在嘉陵江岸设立水寨,并派战船封锁江面;合州外围则由纽璘率部阻截宋军支援。

  王坚居高临下,在城头俯视蒙古军动向,组织军队架设弓弩,迎面痛击蒙古军。

 

  ▲从钓鱼城上俯瞰江景。

  蒙古军拥有回回炮等大杀器,却需要阵地搭建,离城太近,搭建时会遭到守军干扰,离城太远,又失去了最佳射程。蒙古军不得已只能采用最原始的攻城方式,派兵冲到城下,搭云梯强攻。

  鏖战至三月,蒙军徒劳无功,仍源源不断补充兵力,就连金帐汗国都派遣一支军队支援。这些生力军战力极强,小将董文蔚率领将士“挟云梯,冒飞石,履崎岖以登,直抵其寨苦战”,差点儿登上钓鱼城,可没过多久就被守军赶下来,只好退兵。

  凭借彭大雅和余玠的先见之明以及王坚的出色指挥,钓鱼城终于“钓”上了一条大鱼,蒙哥汗和他的大军在城下只能干着急。

  而让蒙古军头疼不已的因素,还有他们极不适应的气候条件。四川盆地,湿润多雨,早已习惯了北方大风“物理攻击”的蒙古军,敌不过南方的“魔法攻击”,再加上水土不服,士兵上吐下泻,军中疟疾横行。

  多年来征伐四方,蒙古军队的组成更加多样化,可仍以骑兵为主。战马爱吃干草,潮湿的天气下,衣服都拧不干,干草更难得。马又偏偏很傲娇,强行喂食湿草,容易腹泻。重庆是著名的“火炉”,同处这一带的合州钓鱼城自然十分炎热,马耐寒不耐热,平时作战、运输,运动量很大,到了这一带,蔫了。

  那年四月,天降大雨,一下就是20多天,道路泥泞,攻城受阻,蒙军不得不暂缓攻势。

  这时,有些聪明人看出来,这仗不能再打了。谋臣术速忽里向蒙哥建议,宋军新建的这几座坚城一时难以攻下,不如留下部分精兵强将镇守四川,大军则继续向东进发,相互呼应,一旦川东的宋军被孤立,必定不战而降。

  术速忽里的提议非常中肯,蒙古军不惜一切代价啃下钓鱼城这块弹丸之地,实在是舍本逐末。可蒙哥和手下诸多将领仍执迷不悟地认为,“攻城则功在顷刻”,还差一点儿就能拿下钓鱼城,征服整个四川。

 

  ▲钓鱼城之战。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转眼就到了六月,盛夏时节,蒙古军愈发疲惫。王坚灵机一动,想到一条攻心之计,和张珏一起将两条三十斤重的大鱼和上百斤面饼从城上抛下,并致书一封,邀请蒙古军同吃共饮。

  与此同时,南宋朝廷听闻川东还有一座小城在坚守,急忙派兵增援。宋理宗以贾似道为京湖、四川宣抚大使,吕文德为四川制置使,负责援助四川战事。

  贾似道是宋朝末年出了名的奸相,可此时的他却是实实在在的主战派。贾似道了解完钓鱼城战况,即刻命吕文德率军沿水路前进,直达钓鱼城下,夹击蒙古军。

  水战毕竟不是蒙古军老本行,纽璘率领的蒙古水军碰上宋军,一下被干到几乎晕船,找不着北。吕文德所部一路向西,抵达重庆,遗憾的是,尽管他们奋力进军,始终无法突破蒙古军的重重包围,打通前往钓鱼城的道路。

  钓鱼城,依旧是一座孤城。

  4

  夏日炎炎,兵马乏困,蒙古军仍看不到胜利的曙光。钓鱼城久攻不下,蒙哥愈发急躁,丧心病狂地继续围攻,或许,在他的心中,失败比战死更为屈辱。

  这一阶段,蒙古军有两次接近成功的机会,都是由汪德臣创造的。汪德臣,出自蒙古族汪古部,是蒙哥手下一员猛将,也是钓鱼城之战中蒙军的主要指挥官。

  一天夜里,城外的汪德臣偶然发现,钓鱼城护国门的防御有些松懈,于是带领少量精兵,借由云梯攻上城楼,企图开城门引大军入城。

  汪德臣身经百战,经验老道,迅速在城楼上摆开阵势。突如其来的蒙军让宋军胆寒,一时手足无措。钓鱼城到了最危急的时刻,一旦城门洞开,后果不堪设想。

  王坚当机立断,亲率50名死士,从“皇洞”悄悄出城。皇洞是钓鱼城初建时开辟的暗道,仅容许一人通过,入口在内城东侧,出口则是东新门外附近的一片密林,主要用于间谍工作。王坚还曾借助皇洞发动过一次斩首行动,偷袭蒙军石子山大营,差点儿客串“杨过”刺杀蒙哥,把蒙哥吓出一身冷汗。

  王坚出城后,抄近道登上城楼,打算从后方突击前来夜袭的蒙古军。汪德臣观察敏锐,很快发现后路被断,急忙带兵撤退,在宋军的夹击中退下城来。

  汪德臣逃下城楼后,迅速发动大军围歼王坚小队。王坚临危不乱,边战边退,在城上宋军的火力支援下,退回城中,化险为夷。

  危情一夜,成就了王坚与汪德臣两位大将的较量。

 

  ▲蒙军猛攻,宋军坚守。【剧照】

  王坚通过暗道出城,给了汪德臣很大的启发。

  2006年3月,钓鱼城西北角的奇胜门地基下发生山体滑坡,暴露出一条隧道。经过考古发掘,专家们发现这条隧道是从城外向城内挖掘的,这也证实当时蒙古军曾借助地道偷袭钓鱼城。

  史载,1259年,六月初五,汪德臣再次组织突袭,这次的目标是钓鱼城西北角的外城。

  钓鱼城西北山势最为险峻,还有一处天池,即便攻入外城,也处于进退两难的夹层之中,势必遭到内、外城夹击,在常人眼中,绝不是攻城的首选。汪德臣偏偏反其道而行之,放手一搏,决定打通地道,通到西北角的外城,事实上,他赌对了。

  汪德臣的先遣队进入钓鱼城外城后,发现这里基本没设防,只有马军寨的少数乡兵,大喜过望,正打算继续向内城进军。

  蒙古军惊现城内,乡兵们起初吓坏了,可是报国的决心最终盖过了恐惧。马军寨的青壮年们同仇敌忾,在外城的山坡上阻击蒙古军。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马军寨的老百姓们拼死抵抗,把蒙古军挡在山坡上,一直等到王坚、张珏率领正规军前来救援,

  王坚沉着应对,不给蒙军任何的机会,蒙古军好不容易通过地道进入外城,也想珍惜来之不易的战果。此一战,王坚身负重伤,蒙古军寸步不让,钓鱼城西北成了双方的修罗场。

  蒙哥以为胜利的天平终于倾向自己,而汪德臣虽然计谋得逞,却比蒙哥更加谨慎,认为钓鱼城苦守数月,恐怕力量早已耗尽,不如再次劝降王坚。

  蒙古人从不给敌人第二次机会,若对手抵抗,等来的只能是屠杀,可这一次,蒙哥居然同意了汪德臣的主张。

  六月二十一日,汪德臣孤身来到钓鱼城下,高喊王坚的名字,声称自己已请求大汗破例不屠城,请王坚赶紧投降。

  钓鱼城上的将士们根本不理会汪德臣的劝说,他们对烧杀劫掠的蒙古军恨之入骨。汪德臣正在等待王坚的回复,没想到城上的守军根本就没禀报上级,直接发炮。汪德臣或被击伤,或受惊吓,回到营中没多久,就一命呜呼。

 

  ▲汪德臣被炮石击中。

  王坚最强的对手汪德臣,死了。

  5

  城未攻破,竟折损爱将,蒙哥失去了最后的理智,七月,他将御营移至钓鱼城西北,他认为,可以延续汪德臣之前的战略,从西北外城猛攻。

  为鼓舞士气,蒙哥亲自登上高楼,擂鼓助威,声闻数十里,蒙古军听到大汗的鼓声,更加奋不顾身。只是,两军交战,身为主帅,如此高调,可不太行,No zuo no die啊。王坚调来大炮,向擂鼓之人射击,直接就把蒙哥轰飞,鼓声戛然而止。

  这一次炮击之后,蒙古军开始撤军,七月二十一日,蒙哥死于军中。

  关于蒙哥的死因,众说纷纭,或云气死,或云病死,或云中炮击死,或云中飞矢死。但可以肯定的是,蒙哥的死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

  蒙古帝国内部展开了激烈的内斗,出征各地的各系贵族或多或少地卷入其中,暂缓征服的脚步。

  蒙哥的弟弟中,积极汉化的忽必烈和反对汉化的幼弟阿里不哥兵刃相向,最后,忽必烈胜出。忽必烈一向以唐太宗为偶像,说过:“唐文皇为秦王时,广延四方文学之士,讲论治道,终致太平,喜为慕焉。”李世民正是踏着兄弟们的尸身登上皇位,忽必烈也是如此。

 

  ▲元世祖忽必烈。【剧照】

  蒙哥的另一个弟弟,建立伊利汗国的旭烈兀支持忽必烈,在此之前,他曾横贯东欧大草原、征服西南亚、灭阿拉伯帝国,而钓鱼城的一声惊天炮响,让他不得不回师东归。

  钓鱼城建城不过十几年,凭借城池牢固,军民同心,将不可一世的蒙古军拖垮,被赞为“东方麦加城”“上帝折鞭处”,王坚等人用来之不易的胜利阻止了蒙古大军的步伐,这一蝴蝶效应最终也改变了世界历史。

  可惜,劳苦功高的王坚却没有得到宋廷重视,1264年,他因受贾似道排挤,忧愤而死。

  王坚离开后,张珏接过镇守钓鱼城的重担。1275年,蒙古军再度入蜀,这一回,他们志在必得,张珏留下王立守钓鱼城,自己率军驰援重庆,不仅解了重庆之围,还收复了几座城。

  元朝得知此事,想起当年蒙哥汗就在这附近丢了性命,马虎不得,便加大增援,几座城池得而复失,张珏被围困于重庆。

  元朝大臣李德辉派人向张珏传话:“你作为臣子,并不比宋室的子孙更亲,合州作为一个州,也不比宋朝的天下更大,现在天下都已归顺大元,你还在山穷水尽之处负隅顽抗,这不怪吗?”

  张珏不听,继续抵抗,终敌不过蒙元大军,重庆沦陷,有心御敌,无力回天。

  在巷战中,张珏知道已无胜算,跑回家与妻小道别,打算喝毒药自尽,部下却把他的毒药藏了起来。于是,张珏转头乘船载妻小东逃,半路上又想凿船自沉,左右急忙夺过他的斧头,扔到江里。张珏想跳水自尽,家人又紧紧地拉住他。

  第二天,张珏在半路上被俘,在被押往大都的路上,他用弓弦自缢而死,保全了名节。

  直到1279年,宋亡,钓鱼城还未丢失。钓鱼城中有一个被命名为“皇宫”的建筑,正是表明,城内的军民,无论大宋天下如何倾覆,他们都会坚守到底,迎接大宋天子的到来。

  由于寡不敌众,钓鱼城最后一任守将王立最终被迫开城投降,这座小城完成了其最后的使命,从建成到陷落,在数十年的抗蒙斗争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上帝之鞭,折此城下。

  元军入城后,一改以往的规矩,没有屠城,对这座川蜀之地最后的屏障致以崇高的敬意。看来,到最后,怼天怼地的蒙古人,也不得不深深折服于钓鱼城的军民,佩服王坚、张珏,以及无数无名英雄创造的奇迹。

  当我们为微不足道的挫折而怅然若失,为不值一提的迷茫而彷徨不前,或许,可以想想王坚他们,想想当年危如累卵的钓鱼城,想一想,真正的英雄,在绝境之中是怎样抗争的。

  参考文献:

  (元)脱脱等:《宋史》,中华书局,1985年版

  (明)宋濂等:《元史》,中华书局,1976年版

  葛剑雄:《史迹记踪》,广东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

  黄如一:《钓鱼城保卫战》,贵州教育出版社,2016年版

(责任编辑:佳梦)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