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为何秦桧会从御史中丞变成了卖国贼

发布日期:2019年04月19日   文章来源:萧家老大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因以“莫须有”的罪名处死岳飞的秦桧,被称为中国历史上十大奸臣之一,已是盖棺定论的事了。这个在徽宗政和五年(公元1115年)进士及第的人,初时官声不错,北宋末年任御史中丞,可后来为何会变成汉奸卖国贼的呢?且看本文逐一分解。

  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金兵进攻汴京(今河南开封),要求宋徽宗割让三镇:太原、中山(今河北定县)、河间。这时,身为职方员外郎的秦桧,提出了较为重要的四条意见。一.金人贪得无厌,要割地只能给燕山一路;二.金人狡诈,要加强守备,不可松懈;三.召集百官详细讨论,选择正确意见写进盟书中;四.把金朝代表安置在外面,不让他们进朝门上殿堂。当时,要弭兵就得割地,北宋派秦桧和程璃为割地代表同金人进行谈判。秦桧在谈判中尚能坚持上述意见,于是,又升为殿中侍御史、左司谏。后来,金统治者“坚欲得地,不然,进兵取汴京”.朝中百官在讨论中,范宗尹等七十人同意割地,秦桧等三十六人认为不可。

  在徽、钦二帝被俘后,金人要立张邦昌为傀儡。时任御史中丞的秦桧不发一言,御史马伸等人上书反对立张邦昌,要求秦桧也签名。秦桧起先不同意,但数十名官员先后签名,马伸“固请”,秦桧无奈,只得签名。由于上书者中秦桧官职较高(言官之首),于是,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金人以秦桧反立张邦昌为由将他捉去,同去的还有其妻王氏及侍从等。这时,宋徽宗得知康王赵构即位,就致书金帅粘罕,与约和议,命秦桧将和议书修改加工润色,秦桧以厚礼贿赂粘罕,金太宗则将秦桧送给他弟弟挞懒任用。从此,秦桧亦步亦趋地追随着挞懒,逐渐成为他的亲信,并在金兵再次侵宋时,做出了劝降楚州宋军等系列汉奸行动。

  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金将挞懒带兵进攻淮北重镇山阳(即楚州,今江苏淮安),命秦桧同行.为什么要秦桧同行呢?从挞懒的策略看,诱以和议,内外勾结,才能致南宋亡国。这个“内”,就是秦桧。因为秦桧卖身投靠女真贵族的面目,在南宋朝野还未彻底暴露,所以,金人便将秦桧作为内应的合适人选了。故而秦桧南行前与妻子王氏密商后,作了一番戏剧性表演。王氏故意大喊大叫说:“家父把我嫁给你时,有妆资二十万贯,要你我同甘苦。现在大金国信用你,你就丢下我不管了。”二人争吵不休.挞懒妻子听到了,就请王氏到家里问个究竟,王氏讲完后。挞懒妻子又将情况告诉挞懒,由是,挞懒要王氏及侍从也与秦桧同行。山阳城被攻陷后,金兵纷纷入城,秦桧等则登船而去。行到附近的涟水(今江苏涟水),被南宋水寨统领丁祀的巡逻兵抓住,井要杀他.秦桧说:“我是御史中丞秦桧。这里有没有秀才,应该知道我的姓名。”有个卖酒的王秀才,并不认识秦桧,却装出认得秦桧的样子,一见就作个大揖说,“中丞劳苦,回来不容易啊!”众人以为王秀才真认识秦桧,便以礼相待,并把他们送到了临安(今浙江杭州)。

  秦桧南归后,自称杀死监视的金兵,夺船而返。臣僚们随即提出一连串的问题:孙傅、何粟、司马朴是同秦桧一起被俘的,为什么只有秦桧独回?从燕山府(今北京城西南)到楚州二干八百里,要跋山涉水,难道路上没有碰上盘查询问?能杀死监守人员,一帆风顾地南归?就算是跟着金将挞懒军队南下,金人有意放纵他,也要把他家眷作为人质扣留,为什么能与王氏偕行而南呢?这些疑问只有他的好友宰相范宗尹和李回为他辩解,并竭力举荐他忠于赵家皇朝.但疑团并没有完全消除。

  《宋史》中记载,金宣宗贞祐二年(公元1214年),中书舍人孙大鼎上书追述秦桧被女真贵族纵归南宋的事说:金太宗天会八年(公元1130年),大臣们在黑龙江柳林集会,担心宋朝复兴。宋臣赵鼎、张浚志在复仇,宋将韩世忠、吴阶知于兵事.这样既不可威取,又要看到结仇巳深,势难使南宋人民屈服,还是暗中先放纵为好。另在《金国南迁录》中记载,金国大臣考虑南宋复仇事,议及放纵秦桧归国。鲁王说,只有放宋臣先回,才能使他“顺我”。忠献王粘罕说,这件事在我心里已酝酿三年了。只有一个秦桧可用.我喜欢这个人。“置之军前,试之以事”,这个人表面虽拒绝,但内心常能“委曲顺从”,始终主张“南人归南,北人归北”的政策,今天如能放他回南宋,他必得志。就这样,金人决定放秦桧南归.结果不出粘罕所料,秦桧回到临安后,窃踞相位,专权擅国,力主和议,残杀抗金将领。其后南北对峙局势基本形成。

  《宋史·秦桧传》记载,南宋政府虽几次派代表与金朝谈判,但仍是一边防守,一边议和。而专与金人议和,实际是从秦桧开始的。因为秦桧在金朝时,首倡和议,所以他南归后,就成为金朝的代理人。

  秦桧南归后,送给高宗赵构的第一件“见面礼”是:想要天下无事,就得“南人归南,北人归北”。其中“南人归南”,是一句空话,因为,肯不肯让被俘的南人南归,决定权在金人手中,是由不得南宋王朝的;而“北人归北”,则是金人在建炎三年(公元1129年)入侵扬州时,曾提出过的,这一次又借秦桧之口把它重新提出。

  由于南宋军队和将领主要是西北、河北和山东等地人组成的,如果按照秦桧“北人归北”的主张,等于不但把北方的土地全部献给金人,而且大批南渡的北方人,还得回去受金人统治,无异于南宋自己解除武装。所以赵构说:“朕是北人,将回何处?”

  秦桧奉送赵构的第二件“见面礼”:是他递上一份致挞懒的“求和书”。

  赵构觉得秦桧“忠朴过人”。得到他,高兴得连觉也睡不着,说“又得一佳士也”。秦桧得到赵构如此赏识,便迅速爬上了宰相宝座。

  秦桧的两件“礼物”摆在赵构面前,又使他十分担心,他不得不考虑:“南人归南,北人归北”,我是北方人,该到哪里去呢?秦桧又说,有“二策”,即以河北人归还金国,中原人送给刘豫(金人扶植的傀儡),当几个月宰相,这“二策”就可轰动天下。赵构认为,自己并没有听到什么震撼性的消息。

  大臣綦祟礼把赵构的这些意思通告朝廷内外,从此,人们开始认识到秦桧的奸邪了。秦桧的主张引起朝野上下的强烈不满,赵构也怵于抗战派士大夫以及全国军民的议论和气势,所以,秦桧的这条投降路线未被采纳,秦桧本人也以此而被贬出南宋朝廷。后来证实,金朝使节到南宋,要求全部送还北方人,恰与秦桧“北人归北”的主张相吻合。有识之士进一步认识到,这正是秦桧与金人合谋的结果,秦桧的面目又被看清楚一些了。

  秦桧的投降政策,一时难以实现,他只能忍受暂时的挫折,静观宋金政治风云的变幻,伺机东山再起。绍兴五年(公元1135年)粘罕死,挞懒得势。

  绍兴八年(公元1138年),赵构又起用秦桧为相.吏部大臣晏敦复忧虑地说,秦桧是“奸人相”。

  秦桧看到,宋金形势正向有利于推行乞和求降政策方向发展。于是,在宋金谈判前夕,秦桧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赵构进行试探,以增强其求和决心,坚定其乞降立场。 南宋大臣在朝见赵构之后,只有秦桧留下面奏。请看昏君和奸相的对话,秦桧说:“臣僚们对议和畏首畏尾,首鼠两端,这就不能够决断大事。如果陛下决心想讲和,请专与我讨论,不要允许群臣干预。”赵构说:“我只委派你主持。”秦桧说:“恐有不便之处,望陛下认真考虑三天,容许我再向您作报告。”过了三天,秦桧又留下奏事,赵构想乞和的思想已很坚定,但秦桧还认为火候未到,他说:“恐怕别的方面还有不方便,想请陛下再认真考虑三天,再容我向您另作报告。”赵构说:“好吧!”又过三天,秦桧就象当初一样,独自留在赵构身边奏事。他清楚地掌握了赵构确实坚定不移地要讲和了,于是拿出早已草拟好的向金求和书,仍声称不许群臣干预。

  绍兴九年(公元1139年),秦桧不顾赵鼎、胡铨、韩世忠、张浚、王庶、岳飞等反对议和的上书,签订了第一个宋金和约。赵构以守丧为由,躲进宫中,由秦桧代行皇帝职权,跪拜在金使面前,签字画押.从此,秦桧在朝廷中的身价提高了,宋金战和问题开始由他左右。

  《宋史·秦桧传》说:“始,朝廷虽数遣使,但且守且和,而专与金人解仇议和,实自桧始。”这基本上是符合实际情况的。

  从高宗即位到绍兴八年秦桧再相,历时十一年,朝廷大体上做了四件事:(一)养练士卒,形成一支可与金人抗衡的军事力量;(二)安集流民,恢复生产,涵养支撑政权的财力;(三)统一内部,平定靖康以后群雄割据的混乱局面(包括镇压农民起义),形成一个比较稳固的后方;(四)建立各种典章制度,使遭受战争破坏的社会秩序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复。这都是立足于守与战的。正因为如此,才保住相当于北宋时期三分之二的版图。

  就高宗当时的思想来看,是经常动摇于和战之间的。当时,群雄割据,义军蜂起,如果高宗专意求和、乞降,谁愿意投到他的麾下去当陪臣?事实上,当时四分五裂的局面,很快能统一起来,各种政治势力很快能聚合起来,说明高宗还没有把“抗金恢复”的旗帜丢掉,还有一定的号召力和凝聚力。建炎年间,南宋政权立足未稳,金人必欲消灭而后已,高宗有心乞和而不可得。建炎三年,高宗被金人从扬州一直追到明州,追到海上。建炎四年,金军从江南退出,高宗从温州回到越州,再回到杭州,南宋政权才逐渐立住脚跟,先后出任宰相的吕颐浩、赵鼎、张浚等人,都是立足于守与战的。虽然多次遣使通和,但大体上都是从策略上考虑的(秦桧除外),按照吕颐浩的说法是“贻书以骄之”,“示弱以给之”,“出其不意,乘时北伐”。绍兴二年,吕颐浩请求兴师北伐,绍兴四年赵鼎请求御驾亲征,绍兴七年张浚请求高宗驻跸建康,高宗虽然不十分坚定,毕竟还是同意了。

  高宗专意乞和,则是绍兴八年秦桧再相以后的事。正像朱熹指出的那样:“秦桧之罪所以上通于天,万死而不足以赎买,正以其始则唱邪谋以误国,中则挟虏势以要君,……而末流之弊,遗君后亲,至于如此之极也。”(见《戊午谠议序》)

  秦桧“始唱邪谋”,应该从他代徽宗上书完颜宗翰算起,在那封书中明确表示“世世臣属,年年进贡”,因而深得宗翰的赏识,宗翰把他推荐给金太宗,金太宗又把他赐给完颜昌。

  南归以后,初见高宗,即首建“南自南,北自北”之议,进呈了代拟的乞和“国书”,这份“国书”后来改用刘光世名义发出,高宗因之许以“朴忠过人”。但这时南宋的军事力量正在逐步加强,主战派在朝中还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金廷掌权的宗翰一派,还不愿放弃消灭南宋的主张,高宗也还动摇在和战之间,所以,这一阶段持续的时间较长。直到完颜宗翰死后,完颜宗弼、完颜昌掌握金国大权,对南宋采取了诱降政策,秦桧东山再起,主战派内外受挫,高宗才逐步转向专意乞和。

(责任编辑:瑾萱)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