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中国历史上第1部最深刻而伟大的悲剧

发布日期:2019年05月23日   文章来源:凡人侃史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公元前278年的一个傍晚,屈原坐在汩罗江边。

  他穿着士大夫的衣饰,青色的帽子高高隆起,夕阳在他的身上镀了一层金色,却也难掩脸上深深的忧思。

  不久,他叹了口气,纵身一跃,留下千古英名和一部流芳百世的《离骚》。

  生活在硝烟四起、君王昏庸的社会环境中,屈原心怀大志而不能实现,受到小人陷害而被放逐,饱受了国之将亡的切肤之痛。

  他将这些痛苦而复杂的情感融汇在一起,形成了中国文学史上著名的悲剧作品《离骚》。

  世人说,《离骚》兼有《国风》“好色而不淫”和《小雅》“怨悱而不乱”的优点。

  太史公评价它“推此志也,虽与日月争光可也。”鲁迅赞它“逸响伟辞,卓绝一世”。

  01.《离骚》创作于什么时候?

  《离骚》的创作时间,有关历史文献记载少而不详。司马迁认为屈原写《离骚》是在楚怀王十六年。当时,怀王命屈原修订宪令,上官大夫在怀王面前谗言陷害,怀王开始疏远屈原,贬屈原为三闾大夫,派去出使齐国。“屈原放逐,乃赋离骚”。

  近代有的楚辞学家根据有关文献和《离骚》的思想内容,又有几种说法。一种认为是在楚怀王二十八年至三十一年之间所作;第二种认为《离骚》是在楚怀王被秦扣留,襄王继位时所作。“冀君觉悟,及于正道,而迁已也而作”;还有一种认为《离骚》是屈原再次放逐到江南,楚怀王死于秦,秦归其丧于楚,屈原伤君忧国而作。“冀伸已志,以悟君心,终不见省”;最后一种说法认为是在楚襄王二十年以后,楚国都郢将攻陷时所作。

  现在学者经过大量的考证,大都认为司马迁的两种看法比较准确,即《离骚》大约是在楚怀王十六或十七年时所作。

  02.《离骚》是什么意思?

  关于《离骚》题意,自司马迁以来,众说纷纭。

  据现存文献,最早对《离骚》进行解题的是司马迁,《史记?屈原贾生列传》曰:“屈平疾王听之不聪也,谗谄之蔽明也,邪曲之害公也,方正之不容也,故忧愁幽思,而作《离骚》。离骚者,犹离忧也……屈平正道直行,竭忠尽智以事其君,谗人间之,可谓穷矣。信而见疑,忠而被谤,能无怨乎?屈平之作《离骚》,盖自怨生也。”

  司马迁详细分析了《离骚》的创作动机,认为这是一部泄愤的作品,并认为“离骚”就是“离忧”的意思,这算得上对《离骚》题意的最早解说,为《离骚》题解定下了“忧怨”的基调。

  蒋骥在《山带阁注楚辞》楚辞卷一《离骚》中说:“离,别;骚,愁也。篇中有‘余既不叹离别语,盖怀王时,初见斥谏,忧愁幽思而作也。’近人或认为是歌曲名,与《楚辞?大招》所说的劳商为双声字,同实而异民,其含义相当于今天的牢骚”。

  综合以上两种说法,都可以断定,《离骚》的意思大致就是“烦恼,发牢骚”。

 

  03.《离骚》写了个什么事儿?

  屈原是战国时期的楚国人,曾做过楚怀王的左徒。但楚怀王后来听信小人谗言,疏远了他。于是屈原“信而见疑,忠而被谤”作了《离骚》来抒发心中的愤懑。

  屈原志趣高洁,不肯苟且,倾尽一生去追寻他的“美政”理想,即“举贤而受能兮,循绳墨而不颇”。所谓“举贤授能”,就是不分贵贱,把真正有才能的人选拔上来治理国家;所谓“循绳墨而不颇”,就是修明法度,即法不阿贵,限制旧贵族的种种特权。

  屈原的“美政”理想在当时的楚国来说非常进步,并符合历史的发展趋向。但是此时的楚国并没有按照《离骚》的意思去发展,反而迅速地由盛转衰。楚怀王昏聩糊涂,言而无信,身边还有大批投机钻营的人,他们极尽造谣诬陷之能事,嫉贤妒能,将楚国政坛弄得乌烟瘴气。

  在冷酷的现实面前,屈原的“美政”主张得不到采纳。他不断寻求新的希望,去高丘求神女,但“哀高丘之无女”。转而又折琼枝以“相下女”,“求宓妃之所在”,而宓妃是那样的乖戾无礼,只好“违弃而改求”。他“览相观于四极,周流乎天余乃下”。又“求有娀之佚女”,“留有虞之二姚”,皆又因“理弱而媒拙”终无所遇。

  屈原上天下地,一次次失败,理想始终没有实现的机会。“怀朕情而不发兮,焉能忍与此终古?”这是屈原上下求索后满怀忧愤的诉说,也是他不得不接受的悲剧命运。

  他有悔于过去所走的道路,他设想:或者回车复路,退隐独善,或者听从女嬃放弃理想,随俗同流。但他不愿归隐,又不肯从流,留国无望,去国不屑,毅然投江殉国,以死明志。

  04.关于《离骚》有什么争议?

  《离骚》最大的特点是哀怨。

  屈原生活的怀、襄两世,纵合则楚国为王,横成则秦国称帝。楚怀王因为贪婪,屡屡得罪自己的盟国齐国,齐王怒“折符而合于秦”,而楚怀王因屡叛纵约,在诸侯中失去信任。楚国陷入孤立,前途晦暗。

  面对楚怀王的反复无常,屈原非常伤心,他绝望地预料到楚国已经步入末路。他开始怨楚怀王的反复无常:“初既与余成言兮,后悔遁而有他”;怨楚怀王优柔寡断,改革决心不大:“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怨自己生不逢时,当初相道不准:“悔相道之不察兮,延伫乎吾将及”。他怨天怨地,发泄着对楚怀王的不满。

  然而这些“怨”,被钱钟书先生看出了问题。

  钱钟书先生在《管锥编》中指出了《离骚》中的“前后失照”之处。这是由“众女嫉余之蛾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两句切入的。王逸《楚辞章法》说:“蛾眉,美好之人”,洪兴祖《补注》则谓“众女竞为谣言以谮愬我,彼淫人也,而谓我善淫”。作者性别“忽男忽女”,这就显得“情节不贯”,发人深思。

  其实,《离骚》的特色恰恰在于其中存在着作者在诗中忽女忽男的角色转换。在作品的前半部分里,作者确实是以女性的身份在说话,而到了后半部分,他才卸下女装,恢复其男性的本来面貌。

  05.怎样读懂《离骚》?

  《离骚》是把矛盾冲突推到最尖锐的对立,虽然是悲的,但是细想之下却是美的。司马迁遭厄运而发愤著书;陶渊明愤世嫉俗,不为五斗米折腰;礼拜一生傲岸,不事权贵;杜甫穷困潦倒,“穷年忧黎元”;白居易、柳宗元不惧豪权怒,勇敢抨击黑暗现实;陆游、辛弃疾一心爱国,临终尚志在中原。他们的美德无疑都是《离骚》悲剧美的升华,美的延续。

  在《离骚》中,有“来吾导夫先路”的自信,有“回朕车以复路”的彷徨,有“虽体解吾犹未变”的执着,有“吾将上下求索”的追求,充分表现了屈原在政治生涯以及生活中的不屑追求。

  然而正是因为有这些广博的内容,以及诗中南楚的方言、历史、神话、风物等元素,给读者带来理解上的巨大障碍,很多人都觉得《离骚》难读。

  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离骚》,邀请南开大学古代文学博士黄晓丹作注,著名图书插图家杨永青绘制插图,意蕴悠长,具有文献与鉴赏双重价值。

  屈原的命运是坎坷的,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奋斗与挣扎。面对楚怀王的昏庸,他一如既往地忠诚。“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导夫先路。”时光迅速逝去不能久留,四季更迭变化有常,我想到草木已由盛而衰,何不利用盛时扬弃秽政,为何还不改变这些法度?成长千里马纵横奔驰吧,让我在前引导开路。

  有人说,人生就是一段带着镣铐的舞蹈,在羁绊与束缚中载歌载舞,或许有时你会不堪重负,但“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在追寻真理方面,前方的道路还很漫长,翻开《离骚》,它会鼓励你百折不挠、不遗余力地去继续追求和探索。

(责任编辑:佳梦)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