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读《诗经》学做人 感悟4大做人道理

发布日期:2019年06月14日   文章来源:儒风大家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孔子曾说:“不学《诗》,无以言。”《诗经》是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部分从民间收集而来,经过了文人学士的整理润色;部分由文人学士的创作。

  《诗经》早在春秋时就被孔子用来教育弟子,春秋战国时被广泛引用其诗句来说理,在西汉时被立为官学,在后代盛传不衰,直到今天,仍为大家所喜爱。

  对《诗经》的解读历来纷杂不一,莫衷一是。孟子曾提出“以意逆志”法来解读《诗经》,汉代大儒董仲舒也曾说:“《诗》无达诂。”就是说,《诗经》的诗义没有统一的解释,因时代变迁或个人情况而会有不同。

  《诗经》在当时被引用时已经不重其本意,而重在“用”。所以,在基本不违背《诗经》诗义根本方向的基础上,不必拘泥于其本意和创作动机,可以做出自己的思考,得出自己的感悟和见解。现在我们读《诗经》,仍然能学到很多为人之道。

 

  1其仪一兮,心如结兮

  “礼”“仪”往往并称,两者并不相同而相辅相成。礼,是内在的,是人们对自己、对他人的尊重爱敬的态度,是做人的规范和准则;仪,是外在的表现,是通过一定的程序、动作、形式等表现出来的礼,是合于礼的外表或举动。

  内心遵守礼,外表和行为举止才落落大方。内心不守礼,而只做出表面的仪态,只是形式化,看起来虚伪做作。孔子感叹春秋相比西周时“礼崩乐坏”,其实主要是是诸侯贵族内心之“礼”的失范。礼若失范,只做那一套仪式就是惺惺作态。

  《曹风·鸤鸠》中首句云:

  鸤鸠在桑,其子七兮。淑人君子,其仪一兮。其仪一兮,心如结兮。

  这首诗赞美一位德行美好的君子,他的外表仪态始终如一,内心坚定有操守。内守礼,外有仪,是我们为人处世的理想典范。

  《鄘风·相鼠》这一名篇则从怨刺角度发出人要有礼仪的感叹。《相鼠》借鼠来讽刺在位者,情绪愤激,语言直白,讽刺在位者尸位素餐,连鼠都不如。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相鼠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内心既不遵守礼法,连外在的仪态也懒于去做。这种行为是我们常人都嗤之以鼻的,更何况在位者乎!

 

  2投我以桃,报之以李

  《礼记·曲礼上》中记载孔子的言论:

  “礼尚往来。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

  中国社会重群体,讲究人际交往的规范。知恩图报,礼尚往来,是人与人在社会生活中相处的原则之一。如此,人际交往才能在获得一种良性循环。

  《诗经·大雅·抑》中云:“投我以桃,报之以李。”“投桃报李”成为一个固定成语,沿用至今,比喻相互赠答、友好往来。

  《卫风·木瓜》中也有类似诗句: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对方送给我木瓜,我送给他琼琚作为回报。不是为了答谢你,东西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珍重彼此的情意,永结为好。

  赠送的东西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相互赠送的这种行为所表达的象征意义,象征着人与人之间真挚、珍贵的情谊。

  3孝悌友爱,家庭和睦

  家庭,是每个人心灵的归宿。一提起“家”,总能触动人心中最温暖的地方。家庭和睦,是个人成长与发展的温床,是社会和谐的地基。

  《诗经》中很多诗都抒发了对父母养育之恩的赞颂和感激之情,同时生发出对父母辛劳的愧疚之心。

  “棘心夭夭,母氏劬劳。”(《邶风·凯风》)“哀哀父母,生我劬劳。蓼蓼者莪,匪莪伊蔚。哀哀父母,生我劳瘁。”“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小雅·蓼莪》)

  用质朴而又深情的语言道出父母的养育之恩。读此诗句,不禁反躬自问,自己是否心怀父母?

  另外,兄弟之间要恭敬友爱,相互扶持。

  “凡今之人,莫如兄弟。”“兄弟阋于墙,外御其务。”“兄弟既翕,和乐且湛。”(《小雅·常棣》)“兄及弟矣,式相好矣,无相犹矣。”(《小雅·斯干》)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兄弟姐妹之间遇事相互体谅和照应,关系才能和睦。

  “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小雅·常棣》)“扬之水,不流束楚。终鲜兄弟,维予与女。无信人之言,人实诳女。”(《郑风·扬之水》)夫妻之间要同心同德,相互尊重、相互信任,夫妻才能和睦、生活才能和美。

  在家庭中,孝敬父母长辈,夫妻同心、相濡以沫,兄弟之间团结一心、谦和友爱,爱护子女小辈。即使当今社会已经发生巨大的变迁,但这些基本的家庭和睦相处之道,几千年来永不过时。

 

  4谨言慎行,慎思明辨

  说话,是一门艺术。众口铄金,三人成虎,纵横家小动唇舌即可挑起或消弭一场战争,这都说明了人言的重要性。

  “慎尔出话,敬尔威仪,无不柔嘉。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诗经·大雅·抑》)

  说话要谨慎,行为举止要端正。白玉上有了污点,尚且可以磨掉,使之光洁无暇;但若说话有问题,就再也无法补救了。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无法收回,所以不得不谨言慎行,勿因自己的嘴而招来祸患。

  不仅要出言谨慎,听取他人言论时更要慎思明辨:

  “采苓采苓,首阳之巅。人之为言,苟亦无信。舍旃舍旃,苟亦无然。人之为言,胡得焉?”

  (《唐风·采苓》)小人的言论没有一句是真情,不要相信!不要管流言,勿信以为真,事实不会因他们的言论而改变。

  “往来行言,心焉数之。蛇蛇硕言,出自口矣。巧言如簧,颜之厚矣。”(《小雅·巧言》)

  对那些流传的谣言,心中要辨识真伪。那些制造谗言的人,口中毫不费力地夸夸其谈,巧言动听得如鼓簧,真是厚颜无耻行为卑劣。

  这两首都是劝谏人勿要轻信谗言,有明辨言论真伪的能力,同时表达了对谗言制造者的讽刺和痛恨。客观事实不会因他人的几句话就改变,有时不必太在意别人的话。

  管好自己的嘴,给自己要说出的话设立一个门槛;同时也用自己的判断力管好自己的耳朵,对自己有好处的言论要让它扎根到心里,混淆视听的言论就让它们成为耳旁风。

(责任编辑:瑾萱)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