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中国最幽默的打油诗你都知道那几首

发布日期:2019年06月20日   文章来源:诗词中国小诗妹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先讲个一千多年前的故事。那是什么时候?是唐朝,是一个随便掷出一个名字,都在诗的天地里星光熠熠的时代。

  有一个叫张打油的人,在一场漫天大雪后,山都白茫茫了,院子里的狗正跑得正欢,他突然诗兴大发,念了一首《咏雪》:

  江山一笼统,井上黑窟窿,

  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这首诗,用现在的话来点评叫很接地气,也不怎么讲究平仄,不过是押韵的。标题是《咏雪》,可是一个字都没有提到雪,可是处处都是雪。

  比如远处的山,是白花花一片晃得看不清,近边的井口是个黑黑的窟窿,黄狗的毛发变得白色,更好笑的是这句“白狗身上肿”,白狗上压了一块块白雪,不是肿是什么?

 

  当然,那时候张打油吟出这首诗,并没有想到它就像一道闪电,“轰隆”炸开了诗词界新的大门,从此中国的诗词版图上有了一个新的诗体,叫“打油诗”。

  打油诗,就是指这一类用词通俗有趣,不太讲究格律,却一定会是押韵的诗。它们多以五言、七言为主,表达嘲讽、自谦,或是打谜语。

  一首好的打油诗,都有让人发笑的功力,关键在于你有没有那份机智的幽默感。

  

  今天很多人喜欢玩自黑,就是自嘲的意思。古代人互黑起来,也是毫不手软。

  明朝的第一才子解缙,是个打油诗高手。18岁那年,他在乡试中考上了第一名。

  那天,天正下着小雨,年少得志的他大踏步走在马路上。兴许是太开心了,结果,“啊”地一声,他滑倒在潮湿的地上。

  “哈哈哈哈 …”村里人见状全都笑了。解缙笑着摇了摇头,拍了拍早已湿透的衣裳,人还是不能太得意啊,出口念道:

  春雨贵如油,下得满街流。

  跌倒解学士,笑煞一群牛。

  自己摔倒了,要怪是春雨像油,才会滑得让我解学士跌倒,再笑笑那些笑的人都是牛。解缙这诗又是解围,又有点抖机灵,逗得大家伙都乐了。

 

  李白和杜甫是惺惺相惜的好朋友,都是大诗人,但李白做诗多是信手拈来,兴起而作。杜甫却是“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

  有一次,李白遇见杜甫,发现他又变瘦了,就笑他是不是因为写诗的缘故,还做了首《戏赠杜甫》:

  饭颗山头逢杜甫,头戴笠子日卓午。

  为问因何太瘦生,只为从来作诗苦。

  千百年来,总有人认为这首诗说明李白在嘲笑杜甫,但这明明是朋友间的戏谑调侃,因为了解你,所以能一眼看出你瘦了,看出你在愁苦什么。

  杜甫是个老实人,估计就是笑笑回李白说哪有哪有,因此历史上也少了一首《戏赠李白》了。

 

  但像苏东坡和苏小妹,互怼起来就好玩了。苏小妹额头高眼睛凹,苏东坡就做打油诗:

  未出庭前三五步,额头发到画堂前。

  几回拭泪深难至,留得汪汪两道泉。

  苏小妹看了一眼哥哥的马脸,笑了笑,答道:

  天平地阔路三行,遥望双眉云汉间。

  去年一滴相思泪,今年还未到腮边。

  看来打油诗还是互怼好工具,怼得文明,又有雅趣。

  这些互损的打油诗背后都是一个个机智的人儿。生活嘛,无非是笑笑别人,再被别人笑笑。

  

  打油诗还是历史上有名的高情商好工具,尤其是陪伴在帝王身边的人们,需靠一点急智。

  还是大才子解缙。有一次朱元璋想考考他,便说有位妃子生了个孩子。解缙马上答道,“吾皇昨夜降金龙。”

  朱元璋眼神一凛,“是千金。”解缙头一点,不假思索地说,“化作仙女下九重。”暗中松了一口气。

  谁料朱元璋摇了摇头,叹气说,“可惜死了。”解缙皱了眉,接道,“料是人间留不住。”

  朱元璋说,“丢到金水河去了。”解缙点点头,答道,“翻身跳到水晶宫。”

  每一句都是急智,若非心中藏有万卷书,哪能这么开卷有益?

 

  纪晓岚也是个聪明人。

  有次参加位老太太的寿宴,他一上来就是“这个婆娘不是人”,全场哗然,老太太的儿子们都想打他了。他又补了句,“天上王母下凡尘”,妙哉。

  然后,纪晓岚又调皮了,“生的儿子都是贼”。啊,儿子们觉得非打不可了。他却笑眯眯,“偷来蟠桃献母亲”。大家都笑着竖起了大拇指。

 

  有一天晚上,郑板桥睡觉时,发现有小偷进来了。可他只是穷秀才,家中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为了让小偷知难而退,他信口念道:

  大风起兮月正昏,有劳君子到寒门。

  诗书腹内藏千卷,钱钞床上无分文。

  出门当心黄尾犬,翻墙莫碰兰花盆。

  夜深不及披衣送,收起雄心回家门。

  这位梁上君子听完,默默地走了。

  我们总是说做人要情商高,但情商是什么,却又说不清楚。

  但能够在危机中,用首简短小巧的打油诗,四两拨千斤地化解危机,又赢得掌声,这不仅是才华,也是一种高情商吧。

  

  打油诗还有一强大的功能,是嘲讽。世界那么大,总有不平事,无须骂骂咧咧,不如轻轻松松地点破就好。

  有一回,欧阳修去吃饭。店家一看是欧阳修大文学家,可开心了,赶紧上好菜。吃完还特地询问味道如何。

  欧阳修沉吟片刻,念道:

  大雨哗哗飘湿墙,诸葛无计找张良。

  关公跑了赤兔马,刘备抡刀上战场。

  这四句分别是四句谜语,对应“无檐(无盐)”、“无算(无蒜)”、“无缰(无姜)”、“无将(无酱)”。

  欧阳修没有直接说出不好,给了谜语,既保全了饭店的面子,又暗暗地点评了一番。

 

  时至今日,有很多人会问,诗歌的意义是什么。

  我想,也许是下雨天时,即使你说不出“天街小雨润如酥”,也能说“春雨贵如油”。

  也许是天下起大雪时,即使你说不出“忽然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也能说“白狗身上肿”。

  也许是去给老人祝寿,不会只有一句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也会开个玩笑说是“天上王母下凡尘”。

  也许是吃到不好吃的饭菜,不是直说难吃,而是优雅地打个哑谜,“大雨哗哗飘湿墙”,给人面子,又机智地点评了。

  打油诗,透露着的是一股为人处事的机智。

  机智的背后,往往是看透的智慧和不戳破的善良。

 

  2019年6月19日 晴

  很多爱诗的人,提到“打油诗”就鄙视,认为那不是诗。

  可我总觉得,能写出正经“打油诗”的人,挺厉害的。

  什么是“打油诗”?

  不是说你随便凑出四句五言七言,且用字俚俗,便能被贴上“打油诗”的标签。

  得有一点呼之欲出的幽默感,一点嬉笑怒骂的洒脱感,再加一点恰到好处的诗意,方才能叫“打油诗”。

  否则,只能套用一句被用滥了的网络金句:

  这诗吧,没有“打油诗”的命,只有“打油诗”的病~

(责任编辑:瑾萱)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