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在那个“尊孔”年代 为何只有他搞“非儒”

发布日期:2019年08月17日   文章来源:阙里文道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国历史上的大裂变时期,在思想文化领域出现了百家争鸣的局面。不同学派之间由于其立场观点的不同,互相进行诘难非议,使得各个学派的思想更加丰富。战国前期,儒、墨并称“显学”,中期以后儒家被边缘化,而墨家则流行于天下。作为该时期的重要学派,以墨子为代表的墨家学派对儒家思想多有非议,对其思想进行批评。一方面更加广泛的传播了墨家学派的思想;另一方面也使得儒家学者对其思想自省、使其更加完善,这也是汉武以后儒家学派取得独尊地位的重要原因。

 

  墨家始祖—墨翟

  一、墨子对儒家的非议

  墨子创立的墨学和孔子创立的儒学在先秦都是大宗的学问。墨学创始人为墨翟,出身贱人,做过造车的手艺工人。但他极爱学习,曾“学儒者之业,通孔子之术”,也对老子的思想有所研究,庄子称赞他说:“好学而博,不异,不与先王同”。墨翟出身社会下层,认为儒学所提倡的礼、乐、丧、葬制度,是搞繁琐的形式主义,劳民伤财,伤生害事,从而成为儒家的反对派。

  墨家非议儒家主要集中表现在“非乐”、“非命”、“尊天”、“事鬼”、“节葬”和“节用”等六项主张上面。

 

  针对儒家提倡礼乐,墨家主张“非乐”。认为:“孔某盛荣修饰以蛊世,弦歌鼓舞以聚徒,繁登降之礼以示仪,务趋翔之节以观众;博学不可使议世,劳思不可以补民;累寿不能尽其学,当年不能行其礼,积财不能瞻其乐。繁饰邪术,以营世君;盛为声乐,以淫遇民。”甚至认为:“弦歌鼓舞,习为声乐,此足以丧天下”。

  墨家主张“非命”,批评儒家:“以命为有,贫富寿夭、治乱安危有极矣,不可损益也。为上者行之,必不听治矣;为下者行之,必不从事矣。此足以丧天下。”认为“命者,暴王所作,穷人所术,非仁者之言也。”同时提倡信鬼神,来与儒家信天命不信鬼神对立。墨翟认为:“儒以天为不明,以鬼为不神,天、鬼不说,此足以丧天下。”

 

  墨子主张“节葬”、“节用”,这是从社会下层民众的角度出发的。但墨家却批评儒家:“且夫繁饰礼乐以淫人,久丧伪哀以谩亲,立命缓贫而高浩居,倍本弃事而安怠傲,贪于饮食,惰于作务,陷于饥寒,危于冻馁,无以违之。”

  二、墨子非议儒家的原因

  墨子之所以“非儒”,原因有很多,主要是是以下几点。

  首先,两家学派代表的社会阶层不同。以墨子为代表的墨家主要出身于社会底层,墨子本人曾骄傲地承认自己是贱人,出身比较低微。故而墨子的政治思想是当时社会庶民阶层的反映,是当时社会小生产者在政治上的代表流派。儒家鼻祖孔子出身于没落贵族,受过良好的教育,他们所代表的是当时社会游离于政权之外的精英阶层。儒家的思想正是这一阶层在政治思想上的体现。

 

  其次,两家学派的政治思想不同。墨家作为社会小生产者的政治代表,力主实现的是庶民阶层的政治利益,其所推崇的治国方式其实是法治,力图制止当时家与家、国与国之间的的激烈斗争。“墨者”社团赏罚得当,威震力行,组织严密即是其推崇法治的一个表现。其主张为“唯以尚同一义为政……大用之治天下不窕,小用之治一国一家而不横者,若道之谓”。墨家之法治不等同于法家之法治,墨家之法治是顺民,法家之法治是顺君。儒者作为游离于政权之外的社会精英阶层,推崇以礼治国,力图通过礼仪规范来使得当时混乱的社会安定下来。

 

  最后,两家学派思想的适用性不同。墨家学派的思想在战国后期一度压过儒家,成为当时社会显学。但是墨家思想出发点在于社会下层,其局限也在于社会下层。而社会除了下层以外,还存在其他阶层,这也就注定了墨家思想只能在社会混乱时一时风头无限,但在社会稳定下来之后就不可避免的要被其他学派的思想取代其地位了。儒家学派的思想从整个社会整体出发,力求实现整个社会的平稳发展,纵然在社会混乱时期被弃之一旁,但当整个社会稳定下来以后,其作用就无法由其他学派的思想来代替了。

 

  墨子讲学图

  三、对墨子非议儒家的评价

  墨子非儒是墨家学派对儒家学派的诘难,其非儒既有合理的成分,亦有得当之处,下面仅对其非儒略加评价。

  墨子针对儒家的“非乐”主张,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代表下层民众利益的,着眼于减轻劳动阶层的负担,具有一定的进步性。但是墨家对于“乐”所采取的完全否定、一概排斥的态度,无疑也有些绝对化、片面化了。“‘乐’产生于劳动,具有两面性:既可以服务于劳动者,也可以服务于统治者;既有娱乐功能,也有教化功能。”荀子曾言:“乐者,圣人之所乐也,而可以善民心,其感人深,其移风易俗易。”就整个社会而言,所谓“乐”是社会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墨家针对儒家而提倡“非乐”,虽有一定的进步性,但过于片面,也是无法实现的,墨儒“乐”之争,儒家的主张无疑是更符合社会生活实际的。

 

  墨家“非命”的主张相对于儒家的天命观是要进步的。儒家提倡宿命论,如:“不知命,无以为君子”、“生死由命,富贵在天”等。但是墨家在否定儒家宿命论的同时,却主张“尊天”、“事鬼”,他们认为鬼神可以主宰人的行为,人的行为亦可以感应鬼神。即:“则皆以疑惑鬼神之有与无之别,不明乎鬼神之能赏贤而罚暴也。今若使天下之人偕若信鬼神之能赏贤而暴罚也,则夫天下岂乱哉?”,这种观点无疑是落后的。在这一问题上,儒家主张:“不语怪、力、乱、神”、“敬鬼神而远之”。墨子信鬼神而“非”天命,孔子信天命而远离鬼神,在这一点上,儒家无疑更胜一筹。

 

  墨家主张“节用”无疑是其思想学说的亮点,这与墨子出身社会底层有关。但其批判儒家却显得有些过分。实际上,儒家也是主张节用的。“礼,与其奢也宁俭”是其鲜明主张。孔子最得意弟子为颜回,其家境贫寒,但孔子却对其大加赞赏:“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其实在这一点上,儒墨两家都是主张节用的。墨家在这一点上批评儒家是站不住脚的。同时,墨子提倡的“节葬”、“节用”与“尊天”、“事鬼”上存在着很多矛盾。其“尊天”、“事鬼”如果做不到:“珪璧之不满度量”、“酒醴粢盛不净洁”、“牺牲之不全肥”,“春秋冬夏迭失时”,就要“诸不敬慎祭祀者,鬼神之诛至”。

 

  墨家非儒是百家争鸣时期的重要学术现象,这一现象的出现是其时社会发展的结果。作为两个不同社会主要阶层的代表,为了解决众多的社会问题,提出不同的解决方式并进而互相诘难实属必然。墨家非儒既有部分合理的地方,也有不少不得当的地方,这在后来社会发展中也得到了验证。同时,墨子非儒也促使儒家对其学说进行思考,对其非儒的合理部分进行吸收以改进儒家学说的不足,非儒实质上也促进了儒家学说的发展和传播。

(责任编辑:栗子)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