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清末刺马案什么何慈禧不敢处置真凶

发布日期:2019年09月06日   文章来源:历来现实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一百三十多年前,光天化日之下,两江总督马新贻校场阅兵完毕之后,在返回督署的路上突然遇刺身亡,朝野为之震荡,疆臣人人自危,举国侧目。

  慈禧太后惊奇地问道:"这事岂不甚奇?"

  曾国藩诚惶诚恐地回答:"此事甚奇。"

  李鸿章也曾表示:"谷山近事奇绝,亦向来所无。"

  由于案犯张汶祥供词闪烁,主审大员含糊其辞,清廷曾一天连下四道谕旨,前后审案官员多达五十余人,长达半年之久不能结案。次年十月,张汶祥被剖腹挖心,祭奠马灵。于是各种传言风闻迭起,飞短流长,更使得案情扑朔迷离,所以后人将之列为"清末四大奇案"之一。与其同为四大奇案的还有"杨乃武与小白菜案"、名伶"杨月楼案"和 "太原案"。

  说起刺马案,大家可能会比较陌生,但是说起《投名状》的话,相信不少人都看过。《投名状》这部电影是陈可辛导演执导的,讲述了三位结拜兄弟因女人而反目成仇的故事。其中那句:外人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 兄弟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可谓是非常震撼人心了。

  而《投名状》就是根据刺马案所改编的。

 

  那好,接下来我们回归正题, 和大家讲讲这由一位封疆大吏而引发的"刺马案"究竟为何会令朝野动荡,甚至会断送国祚,它又为何令人称奇,它"奇"在何处?

  事情发生在同治九年七月二十六日上午,两江总督马新贻来到校场去检阅士兵,因为原来的总督府被太平天国改为了天王府,后来太平天国失败后,又被曾国荃一把火烧了,所以其暂借江宁府衙门作为总督衙门,阅兵也在江宁府校场。而每年的总督阅射是当时江宁一大盛事,允许百姓们前来观看,所以在马新贻回署的路上就簇拥着许多观看的百姓,刺客马汶祥就混迹在其中。

  当马新贻回署时,有人上前来请安,不料却一刀刺向他,之后刺客并不逃跑,而是高声大喊:"刺客就是我张汶祥!"

  马新贻因伤口太深,生命垂危,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便口授遗疏,令其子毓桢代书,请魁玉代呈朝廷。他悲哀地说:

  " 伏念臣身经行阵,叠遭危险,俱以坚韧固守,幸获保全。不意戎马余生,忽遭此变,祸生不测,命在垂危,此实由臣福薄灾生,不能再邀恩眷。而现当边陲未靖,外患环生,既不能运筹决策,为朝廷纾西顾之忧,又不能御侮折冲,为海内弥无形之祸,耿耿此心,死不瞑目。"

  之后马新贻救治无效,命丧府衙。 

  此案发生后清廷动荡,慈禧太后亲自出面处理此案,她调来正在天津处理教案的大员曾国藩审理这个案件。又在曾国藩出发前夕,召见了他,面授机宜,说"马新贻办事很好",为此案定了调子。这还不放心,一周之内,又连连派出大员参与审案。刑部尚书郑敦谨,也奉旨与曾国藩同审。

  经过一番紧锣密鼓,终于为张文祥定了一个"漏网发逆"和"复通海盗"的罪名,将张文祥处决,剜了张文祥的心,去祭奠这位马新贻,又厚厚的于以抚恤。案子是结了,但这其中所发生的事却不得不令人有各种猜想。

  在各种野史,小说,戏曲中写到,马新贻在剿匪一战中本是败军之将,他之所以官运亨通,靠的是假报军功,又结纳权贵才得来的。他剿匪被俘后,与匪首结为兄弟,再由他的把兄弟导演一幕马新贻收复失地的闹剧,欺瞒了朝廷,以至爬上封疆大吏的宝座。

  飞黄腾达以后,那些把兄弟原以为可以攀附于他,千里迢迢来投靠。马新贻又奸占了把兄弟的妻室,诱杀了把兄弟。张文祥因偶然的原因逃脱他的魔掌,才弄出这一出刺马的大案来。

 

  但慈禧太后真是因为如此才掩盖事实吗?我看未必。

  这一说法破绽较多,如果马新贻与张汶祥有此等关系,那么张汶祥下手的机会多了去了,为何要选择校场,而且当时马新贻身边下属较多,他选择这时下手,岂不加大难度?

  据学者最新研究表明,刺马案其实由政治原因所致,笔者也比较认同这一说法。马新贻的升官速度非常快,太平天国起义刚开始的时候,马还只是安徽一名普通的县令,但是到太平天国覆灭之时,马已经做到了浙江巡抚,更不用说很快又官至两江总督,位列封疆,其跳级的速度让人瞠目结舌,这其中当然有马本人的军功,但也同样有清廷上层特殊的考虑,那就是用马作为牵制曾国藩的一枚棋子。

  根据马新贻的儿子马毓桢的回忆,在接任两江总督前,马新贻曾经进京觐见慈禧太后,出来后,莫名惊恐,举止失常,大汗淋漓,就连朝服都被汗水湿透了。按照官场的常态,马新贻应该拜会军机处和各部堂官,让他们以后多多照应自己。但他没有,他迅速回了一趟自己的老家山东菏泽,拜祭了一下自己的祖坟。然后他对自己的两个哥哥说:我此去吉凶难料,万一有不测,千万不要到京告状,要忍声吞气方能自保。这是为何?笔者猜测这一切还是与湘军集团有关。

  笔者在之前文章中提到过,曾国藩攻克天京后,曾打开天国圣库,却发现空空如也,于是什么也没有上交。可据记载,洪秀全在太平天国数十年间,敛财无数,你却告我什么也没有,叫人如何信服。而为了对抗太平天国,咸丰皇帝曾下令允许汉人自办团练围剿太平军。并且咸丰帝还放出话来,表示谁能剿灭太平军,就封他为王。

  但是就在湘军攻陷天京之后,湘军主帅曾国藩并没有等来朝廷封王的恩旨,反而接连遭到了清廷的严厉斥责,清政府不断追问他天国圣库中巨额财富的去向,到最后曾国藩也只是被封了个一等侯爵。而跟他参与镇压太平军的八旗蒙古将领僧格林沁都被封王了,这显然是对汉人的歧视和不信任。

  而事实上攻克天京后,东南半壁江山都尽数落入曾国藩之手,为了打消朝廷的疑虑,曾国藩在占领天京后不久就下令裁撤湘军,以求让朝廷放心。但是当时江南各地督抚要职却都落入了湘军手中,而曾国藩也就地担任两江总督一职,一时之间湘军势力在江淮一代可谓是只手遮天。

  之后曾国藩调任直隶总督,看似升职,实则是将其调离自己大本营,以便更好地控制局势。而且马新贻调任两江总督后,进一步打击湘军势力,却在上任两年后遇刺身亡。而且在审理时进度缓慢,慈禧太后下旨调曾国藩火速回任两江总督,并加派刑部尚书郑敦谨为钦差大臣,令二人赶赴江宁复审此案,郑敦谨是出了名的干吏,做事雷厉风行,在来到南京后就马上提审张汶祥。

  但在审案期间,曾国藩的反应却异常的冷淡,他总是一言不发,这让郑敦谨非常疑惑。曾国藩的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多日,郑敦谨终于按耐不住,询问曾国藩对此案的看法。而曾却淡定地表示:看来只能以之前的供词结案了。之后此案潦草了结,慈禧太后也没有追查,这一做法未必不是一种妥协。

  事件已过去百余年,其中的具体内幕已经无法知晓,但在宦海中沉浮,中央和地方的角力,权力的相守和相制,必然是永恒的话题,正因如此,我们才要去探索,追寻。

(责任编辑:瑾萱)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