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节日之书:中秋节是小康生活的圆满

发布日期:2019年09月13日   文章来源:时代书局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本文摘自:《节日之书》

  作者:余世存

  根据历法,农历八月在秋季中间,为秋季的第二个月,称为“仲秋”,而八月十五又在“仲秋”之中,所以称“中秋”。几乎每个中国人,少年时期都学习过几首有关中秋的诗词,“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成年后又在一次一次的节日气氛中温习诗词的意蕴。

  跟我们其他的传统佳节一样,中秋节是说不尽的。其起源已经模糊不清,有说是帝王祭祀,《礼记》上记载:“天子春朝日,秋夕月”,夕月就是祭月亮,拜月的习俗演变下来,文人雅士和民间竞相仿效,成了一个节日;还有一说是跟农业生产有关,农民为庆祝丰收,选在这样的月圆之夜,以报答天地日月之恩……

  这些说法都有道理。传统节日是在历史的发展中积淀而来的,几乎没有哪一个节日只有单一的来源或原因。但中秋节最大的意义在于,这一节日以月之圆兆人之团圆,从而过节乃是家人团圆为最重要的内容。其象征附加义,如祈盼丰收、幸福,思念故乡、思念亲人等,都是跟团圆相关。或者说,农业之丰收有粮食满仓为证,人之丰收应以亲人团圆为证,中秋节即天人相证。

 

  人们过中秋的习俗,祭月、赏月、拜月、吃月饼、赏桂花、饮桂花酒等,说到底是与圆月相互印证。人的大团圆或我们中国人的大团圆“集体无意识”,有着悠久的历史。尽管文人哲人一再告诫说,“曲则全”,“此事古难全”,缺憾是一种美,等等,但我们中国人固执地把大团圆当做戏曲乃至人生的目的,甚至把团圆之梦想做得世俗,说出了“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的话。

  这其中一定有现实的原因。

  那就是我们中国人一直生活在战乱、流离失所之中。历史学家统计说,历史上只有两次超过十五年的和平期,一次是公元前14年至公元3年,一次是公元870至875年。但这两次的头尾年份仍都发生了战争。冷兵器时代的战争还有一个特点,多选择在秋天开战。传统所谓的说法,春耕秋战。现代史上的军阀孙传芳也有名言,秋高马肥,正好作战消遣。

 

  在大时间序列里,农历的秋八月正是师卦时空。一个农事收获的时空却也意味着是军事吃紧、进入战争状态的时空。如果是大收获,天遂人愿,风调雨顺,农作物得到大丰收,人们需要防范异族人来抢劫,需要战争般地动员民众来抢收;人们也有条件考虑对外征伐,给曾经欺侮凌辱自己的敌人一个说法。

  如果是收成不好,歉收无收,灾难和社会矛盾加剧,穷者被逼无奈,铤而走险,揭竿而起,逼上梁山。先哲充分感觉到了这一时空的肃杀、金收而刀割、凉意和战争状态,故有师卦之命名,并系辞说,“君子以容民畜众”,翻译成现代白话就是,大人君子应该让民众有喘口气的机会。

  我们因此能够想象,在古人那里,中秋月圆之际,父子、夫妻的分离状态。战场上的将士在思念家乡,家乡的亲人在思念远方的游子、役者、劳者、商贾……中秋月圆,正好检验着个人家族的团圆平安。只有如此,我们才能理解历史上那些乱离诗篇、中秋的思亲诗篇。我们中国人才会将中秋节过得诗情画意,过得热烈、痴著。

 

  我们当代人同样都可以说出自己的中秋节意义。不过,比较起来,当代人跟古人的生活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使人们过起中秋节来发生了很大的不同。同样地,当代人的分离、孤身一人的处境并不比古人好多少,两地分居、大龄青年、单亲家庭等,使当代人的团圆梦较之古人的更为光怪陆离。

  跟古人不同的还有,今人对分离分别远无古人感受到那么深刻、惨淡。当代人即使远隔千里万里,仍可以通过手机通讯随时晤谈,随时把酒言欢。因此,月圆之兆对当代人来说,多半是一种热闹,一种仪式。当代人随时随地可以把亲友召唤成“一席”,从这个角度看,团圆的意义已经发生了变化。

  有关中秋节的今昔比较中,饮食也是重要的一个领域。当代人的饮食口味却跟古人的饮食口味有所差异,月饼在古人那里是人间美味,但在当代人这里却多只具有象征意义。每到中秋,月饼都是必不可少的礼品,但节日一过,如何处理月饼就成了一大麻烦。

 

  “八月十五月正圆,中秋月饼香又甜。”像苏东坡说什么,“小饼如嚼月,中有酥与饴”,等等,在当代人看来,只能说是短缺经济时代的感觉,已经不是今人的追求。从这一角度上说,当代人要过好中秋节,对月饼等美食的改造是题中应有之义。

  也就是说,跟传统的中秋节日的意义有所不同,当代人过中秋节更多是在商家、市场、传统、秋天明月等联合发力中度过,当代人需要从人生、一年时间、中秋等格局坐标里重建节日与自身的关系。这需要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投入,在节日里过出自己的个性和意义,以自己的意义增富这一节日。

  如今我写下这篇有关中秋的短文时,想到老康在异国他乡已经过了好几个中秋节了。这是一种新奇的汉语经验,无数的华人在海外过中秋节。我们把中秋过成世界性的了。我相信,中国人的中秋诗篇已经传遍世界各地,“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绝景良时难再并,他年此日应惆怅。”……

  本文摘自:余世存《节日之书》,有删减

(责任编辑:栗子)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