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宋江为什么不让柴进当自己的副手呢

发布日期:2019年12月11日   文章来源:耕读时光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一把手晁天王去世,二把手宋江主政。诏安,成为梁山最大的目标。

  要想入皇上的法眼,被朝廷“收购”,你必须要有核心资产。

  皇上不差钱,不缺美女,皇上需要打工仔。

  所以,宋江认为人才是核心优势。自己主抓人才战略,作为一把手工程。

  “反围剿”以后,人才的重点是降将。呼延灼、关胜、韩滔、彭玘、凌振、郝思文、宣赞、索超、单廷圭、魏定国等人,多数都宋江亲自劝降的。宋江不仅和这些败军之将称兄道弟,拉手摸腰搂肩膀,甚至下跪磕头行大礼。够义气吧?

  这些人本来就是朝廷的人。他们入伙,不仅可以夯实诏安的群众基础,而且他们社会背景好,关系多,大大提高诏安的权重。

  这些人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接近皇帝和朝廷,掌握着大量的情报。知己知彼嘛。

  后来,宋江脑洞大开,潜入京城结交名媛李师师,给宋徽宗吹枕边风。这个做法很拉风,很香艳,很有效,关键是主意是谁给出的?

  国家元首泡明星这种事情,老百姓怎么可能知道。八成就是这些降将中的某一位给透露的。比如金枪手徐宁,曾经是皇上的贴身保镖。皇上泡妞,除了有地道和春药,还不得有保镖嘛。

  这还不够,宋江又打起了卢俊义的主意。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位北京第一大V,本来是位成功企业家,家大业大名望大,生活美满奔小康,结果被梁山这帮人连骗带抢入了伙。上山以后,二人就谁正谁副纠缠不休。当然,主要是宋江谦虚,非要按流程办事。

  后来,来了个“石头剪刀布”,相约比赛攻打东平府和东昌府。卢员外出工不出力,宋公明喜获第一名。这事儿总算有了结局:宋江任正职,卢员外当副手。吴用、公孙胜挨个往下排。

  这四大巨头,就形成了梁山团队的实际决策层,而呼保义和玉麒麟就是这个组织的两面旗帜。所以,谁当副手,实际上谁也就是梁山的领导人。这个不仅仅是名义,有实质的内容。后来,抗辽征方腊,宋江和卢俊义分别为正副统帅,多次分开各撑一摊儿。

  后来诏安征辽打方腊,鸟尽弓藏,皇帝就赶紧把这两位创始人给踢了,将收购公司的控制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高俅、蔡京、杨戬、童贯这四个操盘手背了千古恶名,你说冤不冤?

  啊呀,有点扯远了。拉回来,再说卢俊义。

  按照宋江的说法,他看好卢俊义的三点:

  第一,卢俊义长得帅;

  员外堂堂一表,凛凛一躯,有贵人之相。

  第二,卢俊义出身好;

  员外生于富贵之家,长有豪杰之誉,虽然有些凶险,累蒙天。

  第三,卢俊义名望高,文武双全。

  员外力敌万人,通今博古,天下谁不望风而服。

  如果只看三点,,实际上,梁山上已经有一位大咖,总体上要比卢俊义更突出。他就是柴进。

  01

  卢俊义VS柴进,我们对比一下:

  首先看颜值。

  卢员外:目炯双瞳,眉分八字,身躯九尺如银。威风凛凛,仪表似天神。

  柴大官人:龙眉凤目,皓齿朱唇,三牙掩口髭须。

  在龙子龙孙的皇家范儿面前,卢俊义再威武也不过是个金甲卫士。大官人胜。

  再看家境。

  卢员外:京城内、家传清白,积祖富豪门。

  柴大官人:累代金枝玉叶,先朝凤子龙孙。丹书铁券护家门,万里招贤名振。

  大官人是贵族,员外是土豪。大官人胜。

  最后看业务能力和名望:

  卢员外:杀场临敌处,冲开万马,扫退千军。更忠肝贯日,壮气凌云。慷慨疏财仗义,论英名播满乾坤。

  柴大官人:待客一团和气,挥金满面阳春。能文会武孟尝君,小旋风聪明柴进。

  武功当然是员外强。但是,宋江和吴用告诉我们,业务强未必能当领导。你挖掘机开得再好,也比不上人家北大学生卖猪肉。

  还有一点,就是文化修养。宋江称卢俊义“博古通今”,这是过誉之言。书中说卢俊义喜欢打磨筋骨,没说他喜欢看书,以致于老婆和公司职业经理人有私情都不知道。当然,卢俊义不至于是个“大老粗”,但是,文化方面也好不到哪里去。至少比不上爱作诗的宋江和博学多才的吴用。而柴进出身名门,教育自然差不了,所以施耐庵说他“能文能武”。

  就名气来说,宋江和吴用经过和尚提醒,才想起北京大名府有这么一位玉麒麟,可见卢俊义有名气但并不是很大。让王健林说杭州的名人,他肯定能想到马云,用不着谁去提醒。

  而柴进的名气非常大。宋江杀了女朋友出逃,想到的第一个去处,不是好兄弟花荣的清风寨,也不是徒弟孔明孔亮的农家院,更不是卢俊义的北京二环大别墅,而是从未蒙面的柴进府。(见【水浒】阎婆惜背着宋江出轨?实际上是宋江牵的线)

  结交好汉这事儿,被柴进做成了品牌。他当做一份本职工作,兢兢业业地干。(我们真不知道,这位前朝的皇子皇孙这么干,是几个意思。不过,请注意这一点,这与柴进合不合适当梁山头也有极大的关系。)

  他不仅“三五十个养在家中”,还到附近酒店做招商广告。王伦、林冲、武松、石勇这些后来叱咤江湖的红人,都曾得到柴进的帮助。他们可都是口碑用户啊。

  在柴进家里住过4个月的石勇,就曾经对宋江说过:“爷只崇拜两个人,其他人都当爷脚下泥巴踩。”(这厮莫非是小猪佩奇?)这两人,一个是宋江,一个是柴进。当时宋江还在逃亡,听了把自己和柴大官人放一起特高兴,立刻与这个没礼貌的石勇聊得很欢乐。

  这第三条,能力与名望,各有千秋,二人扯平。

  结果公布:两胜一平。柴进胜出。

 

  识人和用人,都是宋江的特长。107名三教九流的员工,在他手下各显其能。

  公司搞了十多年,从小公司到500强,经历了多少风雨。虽说996是常态,可没发生过一起劳动纠纷事件。

  你见过梁山开除过哪个问题员工?吃鸡的时迁笑了。

  你见过宋江联合郓城知县去打击陷害过哪个员工?雷横和朱仝笑了。

  那么,为什么宋江舍近求远,放着柴进不用,而费气吧咧地坑害人家卢员外呢?

  02

  首先,我们就分析一下柴进的行事方式吧。

  柴进帮助过的人很多。包吃包住给银子,精准扶贫到个人。但是,效果并不好。至少被宋江甩出了几条街。

  举几个例子。

  武松在柴进府上避难,白吃白住一年多,临走还给拿路费,就换来一句客套话:“实是多多相扰了大官人”。

  我们知道武松虽然脾气急躁,却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好汉。

  宋江也就一起相处十几天,武松对宋江感激不尽。离开柴进府,武松一路上美滋滋:“宋公明,真不错。结识他,没白活。”

  后来,因为杀了潘金莲和西门庆被发配孟州,施恩优待武松。武松为了报答施恩,不顾自身安危,醉打黑道分子蒋门神。蒋大个子不好惹,何况背后还有保护伞张团练和张都监。这是往火坑里跳啊。(见【水浒】施恩:好兄弟从相互利用开始)

  柴进帮林冲写过的两次信,也能说明问题。

  第一次是林冲经过柴进府去沧州坐牢。林冲拿着柴进写给管营、差拨的书信和银子去报到,差拨收到银子和书信说了句客气话:“既有柴大官人的书,烦恼做甚!”

  其实,就连林冲都明白真正起作用的是银子——林冲叹口气道:“有钱可以通神此语不差。”

  后来,高俅派陆虞候和富安加害林冲。还是这位差拨,不仅没给林冲透露一点消息,还直接参与作案,带着两个坏人到草料场放火烧林冲。柴大官人的面皮在哪里?

  第二次,林冲拿着柴进的推荐信上梁山入伙。曾受柴进恩惠的王伦竟然推三阻四不接纳。实际上,根本就没把大官人的嘱托当回事。

  像武松、王伦这样的江湖人物,最讲义气。竟然把柴大官人的好心当做驴肝肺。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柴进对江湖好汉的做法,与其说是行侠仗义的帮助,不如说是高高在上的施舍。炫耀的心思重,人情投资的作用弱。

  这并不是说柴进的人品有问题。

  所谓“屁股决定脑袋”。柴进家境优裕,从小到大衣食无忧,又是前朝皇族后人,身份尊贵。成长过程中的社交圈,也基本是这一类型。他们的脑子里都是仁义礼智信啦,艺术哲学啦,游艇高尔夫啦,家国天下啦,各种自信啦,都是大主题。

  受他接待的人,多数是好勇斗狠的社会底层奋斗者,甚至是草寇、流犯之类。大宋根本就没给他们多少机会。这些人一辈子都为柴米油盐奔波。住小旅店,泡方便面,进洗头房,打黑摩的。就像洪教头这种人,连基本的礼貌都学会。他们与柴进这样的贵族子弟之间,天然有代沟,缺乏共同语言。柴进不懂他们。

  武松和宋江第一次认识的时候,柴进给武松介绍宋江,开口闭口“那大汉”,赖得叫武松的名字。而宋江听了柴进对武松的介绍,马上说“江湖上多闻说武二郎名字,不期今日却在这里相会,多幸,多幸!”这话是真是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传递了一种尊重的信号。江湖人,都好这口。

  柴进与林冲第一次喝酒,柴进想看八十万教头的真本事,鼓励林冲与洪教头比武。为了让两人充分展示武功,他还拿出一锭25两重的银子,“故意将银子丢在地下。”这一“丢”,将高高在上的猎奇哥姿态暴露无遗。柴哥,你扔骨头呢?

  江湖好汉讲究平等。不论出身贵贱、贫富,武功强弱,大家在一起就是兄弟。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大被同眠,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是真心当然更好,不是真心也要做出姿态。

  鲁智深怎么对待大相国寺菜园子的偷菜贼?这些人屈服认错,请鲁智深喝酒吃肉。鲁智深同情这群破落户的艰难处境,不仅没有断了他们的生路,还让他们给菜园子做保安。又自己掏腰包买酒买肉招待他们,一起喝酒侃大山,还亲自表演拔大树的节目。这就叫以心相交。

  宋江在柴进初见武松,因为欣赏武松,不顾柴进的感受,高高兴兴拉着这个小字辈入席。不仅如此,晚上还与武松大被同眠,闻汗臭听呼噜,没有半点嫌弃。这才叫感情投资。

  这就是江湖好汉。柴进这种贵族范儿,不对江湖味儿。

  所以,柴进帮助过的人很多,但交心的人很少。不少人一旦离开后,反而对柴进敬而远之,甚至心生怨恨。且不说武松,那个被林冲打败的洪教头,以后见了柴进是一种什么心情?

  柴进落难以后,李逵对柴进的态度就值得玩味。

  李逵斧劈小衙内,骗朱仝上梁山。朱仝要和他拼命。之后就躲进柴进家,人家好吃好喝好招待。但是,后来柴进被高廉抓了,放到枯井里。众人搭救,李逵下井去寻。整个过程别别扭扭。

  下井前,李逵说了一句:“我下去不怕,你们莫要割断了绳索。”等到发现奄奄一息的柴进,宋江让他第二次下井的时候,李逵又说:“哥哥,不知我去蓟州,着了两道儿。今番休撞第三遍。”宋江笑道:“我如何肯弄你!你快下去。”等到用箩筐把柴进拉上来,因为大家忙着救柴进没顾上拉李逵上来,李逵就在井底下彻底爆发了,骂骂咧咧。

  李逵是个实在人,不会隐藏感情。当年,劫法场救宋江,是何等的舍命相陪。而今日下井搬柴进,多大个事儿啊,却叽叽歪歪不乐意。别忘了柴进坐牢的直接原因,是李逵杀了人家高廉的小舅子殷天锡啊。李逵竟然没有一点愧疚感。

  悲催了,大官人。

  当初,你是帮过我们,我们当时也很感谢。可,你家有的是钱,花点银子对你来说,算个嘛事?帮我们的时候,你是啥心态?是念朋友的感情,还是享受被恭维的感觉?

  所以,柴进最大的本钱“慷慨疏财仗义”,只投钱不交心,并没有为他积累下靠得住的社会关系。上梁山以后,贵族的光环也消失了,处境其实很尴尬。

  此时的柴进,武功平平,又没有小弟相托,处事方式还不对江湖人的胃口,想当高管,拿什么服众?

  而且,还有致命的一条。

  柴进是前朝皇帝后代,如果梁山尊柴进为领袖,那就真有了“造反”的嫌疑。

  回到上面说到的,柴进长期收留各种罪犯,资助强盗,这在朝廷眼里就是存心谋反。不管你是什么意图,高俅之流完全可以给你扣个帽子。

  这对于“诏安路线”的实施,有百害而无一利。从实现组织目标来看,柴进决不能当领导。

  当然,如果梁山要学习方腊、田虎、王庆搞独立,那么,柴进这张牌是可以打的。

  精明的宋江当然明白这些道理。柴进能够排到天罡星的第十位,已经很不错了。这是江湖大佬宋江对昔日恩情的回报。

  最后总结一句:柴进当不了老板,也万万不能当老板。

(责任编辑:瑾萱)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