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百转千回相顾无言 细数宋词里那些情深似海

发布日期:2019年12月16日   文章来源:秀丽像骆驼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有一种情感是相顾无言,很久未见或临别相对,千言万语都化作了心里的千回百转,有时候,执手相看胜过一切风景。

  《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宋】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首词情意缠绵,字字血泪。出语如话家常,却字字从肺腑镂出,感人泪下,梦中相见,早已“尘满面,鬓如霜”,此时无声胜有声,唯有潸然泪下。

 

  《雨霖铃·寒蝉凄切》

  【宋】柳永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傍晚时分,一对恋人正依依不舍,船上的人已催着出发。他们依旧握手瞧着,满眼泪花,直到最后也无言相对,千言万语都噎在喉间说不出来。这一句话,寥寥十一字,却是力敌千钧!

  《鹧鸪天·辛亥之冬》

  【宋】姜夔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

  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

  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

  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

  江国,正寂寂。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

  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相忆。

  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

  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

  从月下梅边吹笛引起对往事的回忆,再由笛声“唤起玉人”,把翠尊而对红萼,由杯中之酒想到离人之泪,故曰“易泣”;将眼前的梅花看作远方的所思,悄然相对,虽曰“无言”,而思绪之翻腾、默默之诉说又何止万语千言。

 

  《浣溪纱·十八年来坠世间》

  【清】纳兰性德

  十八年来坠世间,吹花嚼蕊弄冰弦,

  多情情寄阿谁边?

  紫玉钗斜灯影背,红绵粉冷枕函边。

  相看好处却无言。

  他看见她卧在红绵枕上,发间的紫玉钗在灯影下摇曳轻颤。在灯下端看她的容颜,她的举止,都是如玉生香。一时之间言语尽了,情意仍是相看两不厌地深长绵延。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南唐】李煜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孤独的词人默默无语,独自登上西楼,与明月相对。如钩的残月经历了无数次的阴晴圆缺,见证了人世间无数的悲欢离合,如今又勾起了词人的离愁别恨。

 

  《野望》

  【唐】王绩

  东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

  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

  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

  相顾无相识,长歌怀采薇。

  读到这首《野望》,便会为它的朴素而叫好。举目四望,到处是一片秋色,在夕阳的余晖中越发显得萧瑟。牧人驱赶着牛群返还家园,大家都相对无言,这样无声的画面宛如一幅山家秋晚图。

  《水龙吟·樽前花底寻春处》

  【宋】陆游

  樽前花底寻春处,堪叹心情全减。

  一身萍寄,酒徒云散,佳人天远。

  那更今年,瘴烟蛮雨,夜郎江畔。

  漫倚楼横笛,临窗看镜,时挥涕、惊流转。

  花落月明庭院。悄无言、魂消肠断。

  凭肩携手,当时曾效,画梁栖燕。

  见说新来,网萦尘暗,舞衫歌扇。

  料也羞憔悴,慵行芳径,怕啼莺见。

  明月当头,花瓣静落,这样寂静的夜晚,最容易引人相思,魂消肠断。现在的无言相对,过去的凭肩携手,这是怎样的一种刻骨记忆和怅然若失。

 

  《浣溪沙》

  【宋】方千里

  密约深期卒未成。藏钩春酒坐频倾。

  向人娇艳夜亭亭。

  相顾无言情易觉,归来单枕梦犹惊。

  眼梢怨泪几时晴。

  有一种相思是梦中相见,梦中的情景是在热闹非凡的夜宴,众人的欢愉,两人的相顾无言,无形中早已营造了情意绵绵的氛围,只是最怕梦醒之后的孤独。

  《青玉案·元夕》

  【宋代】辛弃疾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月华下,灯火辉煌,沉浸在节日里的人通宵达旦载歌载舞,在这样的日子里遇见了他的意中人,擦肩而过之后,却无法找到她的身影,蓦然回首,那人正站在灯火阑珊处。

 

  《江城子·斜风细雨作春寒》

  【宋】朱淑真

  斜风细雨作春寒。对尊前。忆前欢。

  曾把梨花,寂寞泪阑干。

  芳草断烟南浦路,和别泪,看青山。

  昨宵结得梦夤缘。水云间。悄无言。

  争奈醒来,愁恨又依然。

  展转衾裯空懊恼,天易见,见伊难。

  从春景凄寒起笔,转入“忆前欢”时却反接以闺中的寂寞和送别的感伤;过片以后折入梦境的回顾和思索,最后回到现实,以痛绝之语作结,由此显出沉郁顿挫的风致。

  《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

  【宋代】柳永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

  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

  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

  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

  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

  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

  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凝愁!

  全词语浅而情深,融写景、抒情为一体,他乡做客的柳永看到的是花落叶败,万物凋零,只能在无语东流的长江水中,寄托了韶华易逝的感慨。  

(责任编辑:佳梦)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