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吕公为什么见了刘邦一面就把女儿许配给他

发布日期:2019年12月17日   文章来源:薛白袍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初到沛县,而且还是投靠县令的吕太公选择了游手好闲的刘邦,这一点连他老伴都看不过眼了,吕老太太他吵架:

  吕媪怒吕公曰:“公始常欲奇此女,与贵人。沛令善公,求之不与,何自妄许与刘季?”

  吕媪怒,可见很生气,你这老头子常说咱闺女要许配给贵人,人家沛县县令收留了咱们,亲自来求亲,想娶咱这闺女,沛县县令不就是贵人吗?你可倒好一百个不愿意,我原以为你能给女儿找到更好的人家,没想到却把女儿许给了刘季,这不是把咱闺女往火坑里推吗?

  刘季一无所有,沛县县令管理一个县城,谁贵?老头子你瞎吗?看不出来吗?

 

  吕太公咋回老婆的呢:女人头发长见识短,懂啥?

  此非儿女子所知也。

  吕太公看重刘邦什么品质,要把女儿许给了他,刘邦和吕太公第一次见面可是有诈骗的嫌疑。

  当时吕公请沛县里的头面人物,县里的主吏椽萧何设置了准入门槛,捐贺钱一千才能上堂上喝酒,拿钱少的只能在院子里喝酒吃肉。

  刘邦显然知道这个规矩,松松垮垮的来了,在门口大喊:刘季贺钱万。

  司马迁在这儿加了一句“实不持一钱”实际上一分钱没拿,看门的不知道刘邦底细,只当是大主顾上门,赶忙把他请进去,吕公听说有人贺钱万也赶忙迎到门口。

  萧何大约也听到刘季的声音,也跟了过来。

  看到刘邦,急忙跟吕太公解释,刘季这人好说大话,少成事,您可千万别把贺钱万这事儿当真啊。

 

  刘邦倒是很坦然,和堂上堂下的众人调笑一番后,一屁股坐到上座上,大口喝酒大块吃肉,一点也不因为自己没给贺钱而脸红心跳,坐立不安。

  酒席刚结束,吕公留下刘邦,当面许亲,要把女儿吕雉嫁给给刘邦。

  吕公看重他啥了?

  莫非看重了他会画饼,喜欢说大话,还是吕公真的会看相,知道刘邦日后一定贵不可言呢?司马迁相信的是后者,在《史记.高祖列传》中他写道:

  吕公者,好相人,见高祖状貌,因重敬之

  吕公自己也说自己会看相:

  臣少好相人,相人多矣,无如季相

  只说了个无如季相,具体吕公从刘邦的面相上看出了什么刘邦比别人强的地方呢?

  吕公没说。

  吕公能从刘邦的面相上看出刘邦日后能当皇帝?

  其实未必。

  吕公为什么来沛县?

  是为了躲避仇家的追杀,他到沛县肯定是要寻求一个能保护自己的势力,让自己在沛县立稳脚跟,所以知道自己的朋友在沛县当县太爷,就来投奔了。

  单父人吕公善沛令,避仇从之客,因家沛焉。

  初到沛县当然要宴请一下当地的头头脑脑地头蛇们,司马迁写了这次宴会的场面:

  沛中豪桀吏闻令有重客,皆往贺。

  豪杰和官吏都来道贺,也就是沛县的黑白两道都来了,能调动沛县黑白两道的人是谁呢?

  萧何。

  萧何当时在沛县任主吏掾,是三把手,在县令,副县令都尉之下,主管一县的人事。

  主吏掾这个职位在汉朝被废,改成成了功曹,西汉功曹权利很大,可以参与郡县的政务决策,人事任免,权力都很大,主吏掾等于掌管着一个县的人脉。

  所以让萧何召集沛县的黑白两道,倒也专业对口。

  萧何立规矩,规定参加吕公宴席的人必须拿一千贺钱才能上堂喝酒,众人才都服气,不敢有异议。

 

  但是刘邦来了,萧何明知刘邦一分钱没有,他是怎么做的呢?

  不是让人把起哄架秧子的刘邦轰出大门,或者把他轰到堂下让他和樊哙等粗人一道喝酒,而是在吕公身后替刘邦解围:刘邦这人爱说大话,您可别当真,跟他去要一万贺钱啊。

  刘邦大摇大摆的走上正堂,一屁股坐下喝酒吃肉,无视萧何定下的规矩时,萧何连个屁都没敢放。

  当时堂上堂下坐了很多人,官府方面有县令,县丞,县尉,主吏掾等,社会方面有各行业的大哥,很多人因为钱不够在堂下喝酒,他们大多数人对刘季知根知底,知道他肯定没有一万钱。但是看到刘邦坐在堂上,竟然没有人提出异议,甚至萧何还帮刘季解释打圆场。

  吕公从种种迹象中大约悟出了一点什么。

  在沛县,真正黑白通吃的大约是这位吊儿郎当的刘季。

  刘邦坐到堂上前,和堂上堂下的人打招呼,一看就是和众人很熟悉:

  高祖因狎侮诸客。

  狎侮未必是贬义词,大约是和熟人间的玩笑,比如:樊哙你是不是又去偷看曹寡妇洗澡了,之类的话。

  吕公来沛县,就是想要在沛县立稳脚跟,找一个依靠,县令虽然是他的朋友,但是秦朝的县令都是上面委派下来的,在沛县没有跟脚,他要想站稳脚必须找沛县当地的人当靠山。

  刘邦虽然穷,但是看他的能力可一点都不穷,他只是不爱挣钱而已,所以吕公极力拉拢刘邦当自己的靠山,甚至下了血本把女儿许给刘邦。

  而且是喝完酒立刻留下刘邦,硬把女儿塞给刘邦当老婆:

  臣有息女,原为季箕帚妾。

  我有个亲闺女,把她给刘季你当个扫地暖被窝的女人吧。

  难怪吕媪生气,这老头子也不打听打听刘季家的家庭情况,有几间房几头牛,兄弟几人,公婆是否刻薄,妯娌们是否和睦,见一面就把闺女给了他,这也太草率了吧。

  吕公之所以如此着急嫁女儿,大约是因为在沛县他虽然有县令的照顾,其实没有真正站住脚,甚至有被轰出去的危险,他急需要和刘邦这样的地头蛇建立关系,让自己不至于再被撵走。

  而所有的关系中,大于这种姻亲关系,大约是最可靠最牢靠的。

  所有他才急着嫁女。

  走过南闯过北的吕老太公自认为自己的眼光不会错,事实也证明他的眼光很好,年近四十的刘邦居然真的是隐藏的潜力股。

(责任编辑:瑾萱)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