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动页面 > 微信好稿评选 > 中国反邪教好稿评选 > 2016年上半年月度好稿 > 5月稿件

司马南跟李洪志还要耗多久?

发布日期:2016年08月18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   作者:六月雪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近日,中国反伪科学代表人物司马南在接受凯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法沦功在国内已经臭名昭著,并且已经变成诋毁中国的一股恶势力。1995年,司马南开始关注法沦功,直至今日,仍没停止对法沦功邪教组织揭批的脚步。

  多次与法沦功正面交锋

   “ 李洪志不只是李洪志,他是根植于鬼神迷信文化土壤上的一棵毒瘤,只要这块土壤还在,斗争就不会终结。”

  ——司马南

  作为反伪科学代表人物,司马南曾揭穿不少伪“大师”、伪“特异功能”的骗局,其中就包括法沦功。也因此,他也得到了李洪志的格外“关照”。

  1995年,李洪志向信徒宣称,北京有个司马南你们知道吗?那个司马南骂了许多大师,就是不敢骂我,为什么呢?因为我遥距给他装了一个法沦,只不过这个法沦是逆转的。今年,司马南就得双目失明,明年,他要被汽车碾去双腿……

  因为这样的所谓“预言”,令一些“大法弟子”对李洪志崇拜不已,也有一些人为司马南忧心忡忡。如果真应验了怎么办?

  然而事实是,司马南没有停止对李洪志的揭批,李洪志的“法沦”也没有发挥作用。司马南至今仍安然无恙,且多次与法沦功正面交锋。

  据司马南回忆,他第一次注意到“法沦功”,是因为1995年一位习练者的来信。到1996年,司马南与何祚庥一起到到福建省参加科技周活动,接触到法沦功的相关书籍;此后,“战斗”升级,1998年,司马南在一份杂志上刊发文章,指出法沦功的政治企图,法沦功竟非法围攻了杂志社。法沦功邪恶本质进一步暴露。

  1999年,“法沦功”被中国政府依法取缔,李洪志流窜至美国。司马南对法沦功的揭露没有停止。

  2001年3月25日,中国宗教和科技界权威人士在巴黎反邪匡正,继续揭露“法沦功”邪教本质。但在报告会结束时,先后有一男一女两位法沦功分子向司马南责难,威胁司马南“没有好下场”。

  但司马南回应说:“你才应该记住,没有好下场的,不是我,而是背叛祖国,与祖国为敌的人。”

  剖析控制大脑是邪教惯用伎俩

   “ 邪教之可怕,就在于它控制了你的脑子,让你陷入一种非正常的思维,而这种思维所指导的行动,所蛊惑的行动是反社会、反人类,是漠视人类权利。所谓邪教之邪,就邪在这个地方。”    ——司马南

  在接受采访中,司马南揭示了邪教的实质,并结合一些具体案例,对法沦功控制大脑的伎俩进行了分析。

  李洪志控制弟子思想的主要方法,是“业力回报”和“末日论”。

  一方面,李洪志用“业力回报”击碎弟子的自我认可。另一方面,李洪志鼓吹“末日论”,对弟子进行精神上的恐吓。

  李洪志宣称“生老病死都是有因缘关系的,都是业力回报,你欠了债就得还”,地球曾经要炸掉,是他让这一时间“推迟了30年”,“我要是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

  如此,被击碎了自信认为自己是“有罪”的弟子,相信“师父”就是自己的救赎者,可以带自己“圆满”,也就对师父言听计从了。

  在司马南看来,这些被控制了思想的弟子,是无法与人正常交流的。

  司马南指出,在被洗脑了的大法弟子看来,瞬间上升到最高境界的方式,是“顿悟”,是“飞升”,是“元神出窍”,是“放下执著”。反对大法的都是魔,只有把这些魔铲除了,自己才能“精进”、才能“圆满”。

  对于反对法沦功的人,李洪志也总是咬牙切齿,因为这些人会影响到李洪志的“钱途”。而那些被控制了思想的弟子,在李洪志的蛊惑下,便开始“正法”,以“人肉战术”闹事。

  在媒体报道习练法沦功会导致精神失常甚至致死的案例后,法沦功制造了一系列围攻事件,李洪志邪恶企图暴露无遗。

  法沦功演化成为诋毁中国的恶势力

   “ 法沦功在海外伪装成一个信仰的团体,说我们有信仰。伪装成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者,说我们是练中国的功夫,还有的人把他们伪装成一种艺术性的团体,我们唱歌、我们跳舞,我们做游戏……” 

  ——司马南

  司马南说,如今,法沦功对国内国外采用两种截然不同的策略。在国外,法沦功极力将自己塑造成另外一种形象,但司马南指出,这不过是法沦功用来掩饰其真实面目的伪装。

  “近年来法沦功还有一个发展倾向,”司马南说,就是把疆独、藏独、民运,甚至包括现在刚出现的所谓港独等各种恶势力,都网罗到它这里面来,提供一个巨大的平台。 如今,法沦功已经成为反华势力的急先锋。

  不过,法沦功的图谋并没有得逞。

  一方面,法沦功在国外的种种反动宣传,反而让一些好奇的人深入地了解了法沦功,并认清了法沦功的实质,进行抵制;另一方面,一些人也开始更多地关注中国,了解中国,最终认清了法沦功勾结反华势力,并且抹黑中国政府的事实。

  近年来,俄、法、美等国家,在抵制法沦功宣传等方面,都有着明显的举措。

  2013年,加拿大移民及难民局拒绝有法沦功背景的一名中国留学生刘鹏飞的难民申请;

  2015年,美国邪教问题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在《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中对法沦功邪教问题进行论述;

  2015年4月,乌克兰全国记者联盟成员、知名反邪教专家格雷戈里·格洛巴,在“乌克兰邪教信息网”发表针对法沦功的文章,揭露法沦功以种种欺诈手法来博取西方媒体和政客“民主支持”的政治企图。

  “我过去跟那帮神功大师做斗争,我以为他们只是诈骗钱财,后来跟着跟着,跟了20几年之后,我发现他们变了,他们变成诋毁中国根本政治制度的一股恶势力。”

  司马南的这句话,点出了法沦功的本质:除了敛财,政治上的图谋,一直是李洪志的邪恶目的。司马南表示,自己对法沦功的揭露也就随之转变。

  那到底还要跟搞阴谋散邪说的李洪志耗多久?在近期凯风网的访谈节目中,他和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达成共识:什么时候李洪志归天了,法沦功也就完了。

    司马南简介

 

  司马南,独立学者,社会评论家,中国反伪科学代表人物。

 

(责任编辑:)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