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凯风评论 | 推荐阅读 | 凯风视频 | 凯风专题 | 凯风精粹 | 凯风资料库 | 凯风图库 | 专家文集 | 凯风论丛 | 国内媒体报道
梦醒时分 春风化雨 歪理邪说剖析 理论研讨 法轮功丑态 民众心声 荒诞的"神迹" 海外之声 邪教大观
      
 
当前位置:首页 > 荒诞的“神迹”
 
吴耀成:“弘法”路上差点丢命(图)
   2012-07-19   凯风网   作者:吴耀成(口述)颜子明(整理)      [纠错]

  我叫吴耀成,今年46岁,家住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袂花镇。我原来在市区一家工厂上班,由于厂里经济不景气,下岗后我回家务农,空隙时间我用摩托车搭客,一天也能赚近百元。日子虽不是很富裕,但也过得去。可自从我迷上了法轮功,一切都变了。

  1997年6月的一天早晨,我在市区体育中心广场遛达,发现那里有人在练习法轮功,我很好奇地在旁边看了一会。这时,有一个熟人(邻村的)看到我,她过来向我介绍练习法轮功的好处,并送我一本《转法轮》,还有一些光盘,劝我跟她们一起练功,又反复向我讲了法轮功是“宇宙佛法”,“师父”李洪志法力无边,练功不但能“消业”治病,还能学会“做好人”,通过修炼可以进一步“上层次”,最后能够走向“圆满”。我信以为真,因为我很早就患有高血压,靠长期坚持吃降压药来控制血压的稳定。这次我感觉找到了医治高血压的好办法,于是决定加入到练功的行列。

  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后,我觉得自己的身体比以前好很多,就连身边的朋友都说,我像变了个样子,看上去精神比以前好多了,人也年轻了。听到这些话,我暗自窃喜,根本没意识到是心理暗示的作用,心想这肯定是“师父”的“法身”在庇佑我!为了尽快“上层次”,我把“师父”李洪志的画像摆在家里,当神一样的供奉,相信自己的虔诚一定会让“师父”李洪志感动和发现的。“师父”说“大法弟子”不用看病吃药,练功后,我就再也没有上医院做过检查,还擅自把降压药给停了。

  为了追求更高“层次”的修炼和最终的“圆满”,我每天除了勤奋地打坐、练功外,还到处搜集练功的资料,甚至不惜花掉妻子多年来辛辛苦苦卖菜攒下来的钱,购买了《转法轮》、《大圆满法》、《精进要旨》等诸多法轮功书籍,在家认真学习、修炼。妻子看到我为了“学法”、练功对家里不管不顾,农活不干了,也不出去搭客了,就多次苦口婆心地劝我不要再练了,但我根本就没把她的话当回事。

  1998年4月底,一场小雨后,村里的路特别滑,我不小心摔了一跤,疼得大叫,怎么也站不起来。周围邻居赶来了,将我扶起准备送医院,我却挡着,说:“我是练法轮功的人,这是‘师父’给我设置的‘上层次’的磨难,你们凡人就不要管了!”说完,我自己强忍着疼痛盘腿打坐,嘴上不停地念着“法轮大法好、师父保佑”,搞得好心的邻居摇头叹息着离开了。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社区志愿者上门给我做工作,劝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我反驳说:“法轮功是讲‘做好人’的真理,‘真、善、忍’是教人做好人,它错在哪里?为什么要取缔?”我毫不留情地把志愿者赶出家门,并与妻子及子女关系也闹僵了。

  2000年12月,我看到了李洪志的“经文”《走向圆满》里面讲“顶着压力走出来证实法的弟子是伟大的”、“弟子们等待着圆满,我也不能再等下去了”。为了做一个“真修”弟子,为了“圆满”,我把“证实法”“讲真相”当作每天的首要任务来做,每天不是在家练功就是在村里神神秘秘“讲真相”,后来搞得周围邻里像躲瘟神一样躲着我。

  作为“大法弟子”,为了能够“最后走向圆满”,我不断参与“弘法”、“护法”活动,并买了电脑、打印机、复印机,开通了家庭宽带。白天在家制作法轮功宣传资料,晚上就偷偷出去张贴、散发,秘密进行“弘法”宣传。

  2001年8月12日晚上,吃过晚饭,我和往常一样,出门前默念了一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背上一挎包的宣传资料出门了。一路上都在路边电线杆上偷偷粘贴“法轮大法好”的不干胶。由于过马路的时候过于专注寻找贴传单的电线杆,在横穿高水路时,我与一辆东方日产汽车相撞昏迷不省人事,后被好心人送进医院抢救。经过医生的全力救治,我才脱离了生命危险。

  我躺在病床上心想,我虔诚修炼,诚心供奉,而在我生命危及之时,“师父”的“法身”却一直不见踪影!这些年的修炼,不但没有让我“圆满”、“成仙成佛”,还差点害我丢了性命,这是何苦呢?

  经过20多天的住院治疗,在家人和医护人员的细心照料下,我很快康复了。出院后,在社区反邪教志愿者的耐心帮助下,我终于脱离了法轮功。

 

 

吴耀成近照

 

【责任编辑:雪芹】

【责任编辑:】
分享到:
0
 相关链接
 读者评论
 
 
关于我们|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