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凯风评论 | 推荐阅读 | 凯风视频 | 凯风专题 | 凯风精粹 | 凯风资料库 | 凯风图库 | 专家文集 | 凯风论丛 | 国内媒体报道
梦醒时分 春风化雨 歪理邪说剖析 理论研讨 法轮功丑态 民众心声 荒诞的"神迹" 海外之声 邪教大观
      
 
当前位置:首页 > 荒诞的“神迹”
 
文华:证实“大法”的经历
   2012-08-29   凯风网   作者:文 华      [纠错]

  我叫文华,今年50岁,家住北京市平谷区大华山镇。我曾有个幸福温馨的家庭,父母身体康健,妻子温柔善良,孩子聪明伶俐,一家五口、祖孙三代,相濡以沫,其乐融融。

  那是1996年12月的一天,我去一个老友家串门,见朋友家先是热闹异常,后又鸦雀无声,感到很奇怪,推开门一看,只见屋子里有七八个人围坐在一起,摆着相同的姿势,不知在干嘛。朋友老李见到我来了,拉着我的手进了里间,告诉我大家都在练法轮功。休息的时候,那些人围了过来,向我宣传法轮功的神奇之处,这个说得过肝炎练功练好了,那个说患脑血栓练功治愈了,还有人说练功不但能治病,还能修炼“圆满”,带着肉身“白日飞升”。众人七嘴八舌劝我跟着修炼,我还真动了心。当时我正患有神经性头痛,多处求医都不太管用,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加入其中,还掏钱买了《转法轮》书、磁带和李洪志的画像,开始修炼法轮功。

  练了一段时间以后,由于心理暗示的作用,我觉得每天精神很好,头疼的毛病缓解了很多,就开始相信法轮功,并逐渐被李洪志编造的那一套所吸引,自认为找到了一条可以强身健体、修成“圆满”的道路。

  家里正常的生活秩序被打乱了,只要有法轮功的活动,无论家里有什么事,我都义无反顾地去参加。对妻子不再嘘寒问暖,夫妻感情日益疏远;对孩子也不管不顾,甚至孩子生病我都不闻不问,气得妻子要和我分居,自己搬到客厅去住。妻子分居的要求一方面有赌气的成分在内,另一方面也是想吓唬吓唬我,让我别再“练功”了,没想到这一举动正合我意,我还巴不得自己住一个屋,这样“练功”“学法”更方便。

  1999年7月,政府宣布取缔法轮功组织,我总觉着政府对法轮功不公,我们老百姓为了强身健体,伸伸胳膊伸伸腿,又有什么错呢?这种错误思想的影响下,我仍然痴迷法轮功,继续修炼法轮功。

  当时我的工作是在镇里的一家企业跑业务,“练功”之前由于工作勤奋,业务量一直领先,可是自从练了法轮功,我的心思就不在工作上了,对客户爱搭不理,业务量大减,公司经理几次敲打我,让我好好工作,我惘然不顾,依然我行我素。最后,我被经理说得不耐烦了,一赌气,辞了这份工作。

  妻子看我为了“练功”辞去了工作,气不打一处来,和我吵过无数次,我当时烦透了她,觉得她阻碍我“练功”,是我“圆满”路上的绊脚石,我尽量躲着她,不搭理她,心想: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从此,家里锅凉、屋冷,从前那种夫唱妇随、其乐融融的日子早已不见了踪影。

  2002年5月1日,在父母的强烈要求下,我和妻子、孩子回老家一起过节。饭桌上,妻子有感而发:“好久没有这样聚在一起吃饭了,要是天天这样该多好啊!”我白了她一眼,知道她又要劝我放下法轮功了。果不其然,妻子认真地对我说:“原来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多幸福啊,你为什么不懂得珍惜,硬要追求那些邪恶的东西!”

  这时,我70岁的老父亲也含着眼泪对我说:“听我一句话吧,别练了,老人不图你们回报什么,只希望你们能平平安安地过日子。”我当时根本听不进去,固执地说:“我修炼法轮功没有错,您让我做什么都行,唯独这个不能依你们。”那时的我已经完全没有了正常人的亲情,变得冷漠麻木,面对老父亲苦苦规劝,我无动于衷,还威胁他们说:“你们再说,我就跟你们断绝关系。”结果全家人都哭了。母亲流着泪,颤颤巍巍地说:“孩子,回头吧,算妈求你了,难道你还让我给你跪下吗?”孩子也哇哇大哭,说:“爸爸,你听爷爷奶奶的话,别练那个害人的功了!”看到全家人都和我唱反调,阻碍我“练功”,我赌气撂下碗筷,摔了门就出去了。

  一会儿,妻子追了出来,叫我回家。我气还没消,哪里肯回家。妻子在后面喊道:“快回家吧,爸让你气得心脏病都犯了,赶紧回去看看!”我仍然没有回头,想到“师父”说的“这个情你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自认为已经去掉常人之情的我心想:这都是报应,是阻碍我“练功”的报应啊!

  妻子一直追我到附近的西峪水库边上,她一把拽住了我,哭得很伤心,说:“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啊?为了练功六亲不认了?练这个破功,你得什么好了?工作工作弄没了,家庭是一团糟,今后你真的要跟你的法轮功过一辈子吗?”

  对这样的话,我嗤之以鼻,就跟她讲:“我马上就要修炼‘圆满’、‘成仙成佛’了,到了那时,你们得到的益处也会很多的。”没想到妻子却叫嚷道:“都是胡话、鬼话,是李洪志的骗人把戏,亏你还读了那么多年的书,你怎么就那么愚昧呢?这个世界哪有什么‘圆满’?引你们上钩的诱饵罢了,你怎么能信呢?”

  听到妻子这样说,我很愤怒,觉得她这是在诬蔑“师父”、诬蔑“大法”!望着微波粼粼的水库,我突然从心底冒出一个念头:我要证明给她看,我要还“师父”清白!我觉得这是“师父”在考验我,我“圆满”的时候到了。这时的我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大吼了一声:“我倒是让你看看,什么是‘大法’的神威!”然后“扑通”一声,跳进了水库里。水库的水很深,一下子就没过了我的头顶。我虽然不会游泳,但是并没有慌乱,嘴里还在默诵着“师父”的“经文”。我隐约听到了岸上妻子的哭喊声、呼救声,听到了人们的跑步声、嘈杂声……后来,感觉到鼻子进水后呼吸道很疼,喘不上气来很难受,再后来就完全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来的时候,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病床边的妻子红肿着双眼,给我讲了被救的经过:妻子的呼喊唤来了不远处正在干活的村民,将我救了上来,送到了医院。幸好抢救及时,我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因为肺部有感染,还得住院治疗。原来我期待的“圆满”并没有发生,反而险些丧失了性命。

  躺在病床上,我开始反思:李洪志说“真正修炼的人是不会得病的,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可是在水里窒息无助的感觉我还记忆犹新,如果不是妻子喊来了人救我,我早就命丧黄泉了,那个号称有无数“法身”的“师父”在哪里?六年多的修炼,全心全意的付出,没有等来想象中的“圆满”,却险些付出生命的代价。

  最后我终于明白,我追求的“圆满”之路原来是一条通往死亡的绝路。现在的我早已放下了法轮功的包袱,得到家人的谅解,重新过上幸福的生活。

 

【责任编辑:仲德】

【责任编辑:】
分享到:
0
 相关链接
 读者评论
 
 
关于我们|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