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里的药香 新春野菜白蒿芽
发布日期:2016年04月06日   文章来源:凯风陕西   作者:刘坚
[打印本页]

  又是一年春天到,又是野菜飘香的季节,看到美食圈的朋友每天都在晒各种野菜和时令美食时,我的脑海和记忆中全是另一种舌尖上美味记忆——白蒿芽。

  白蒿芽即春天白蒿的嫩芽,是我儿时最早认识的野菜。很小我就能将白蒿和臭蒿区分开来。白蒿是灰白色,有一股淡淡药香,臭蒿是翠绿色,一股浓郁的臭味。

  记忆中白蒿芽很是珍贵,母亲是不舍得给我们做白蒿吃的。从记事起,一开春,母亲就挎着筐子,漫山遍野,去挖白蒿芽,我也跟在母亲身后,拿着小铲子,帮母亲挖那灰乎乎的白蒿。每次挖上一大筐子回来,母亲都会在煤油灯下,拿剪子剪去白蒿的老根,第二天晾晒在院子的石碾盘或石磨盘上,晾干后收集在一只大口袋中,等攒够一大口袋,就和村里的大娘、婶婶们一起背上,步行翻几座山,去镇上公社收购站卖掉,然后给我们买回几颗深褐色粘牙的糖粒,给上学的姐姐们买铅笔、橡皮、练习本。母亲用白蒿换的钱,买点针头线脑或几包五颜六色的颜料,把自家织的老粗布染成红的、绿的、粉的颜色,给我们做件换季的衣衫,我们穿上这鲜艳漂亮的新衣像蝴蝶一样飞在春天里。

  小时候不懂的白蒿的具体药用价值,只听母亲说是药材,公社收购,可以换钱。白蒿采挖时间很短,清明节一过,燕子回来,白蒿就开始长苔,起苔的白蒿就没人要了,所以穷苦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记忆中,每年的春天,每天一放学,回家把书包一放,就跟着姐姐和村里的小伙伴们,拿着筐子,在田野、沟道、渠边去挖白蒿。因为挖白蒿的人多,我和姐姐总要走出村子好远才能挖到,每次回来天都黑了,看到母亲站在村口着急的左顾右盼身影。所以没见过谁家舍得拿来吃它。

  长大后,知道白蒿的别名叫绵茵陈、绒蒿、松毛艾,药学名叫茵陈。

  孟诜曰:春初,此蒿(白蒿)前诸草生,其叶生挼醋淹之为葅,甚益人;白蒿治风寒湿痹,黄疸,热痢,疥癞恶疮;捣汁去热黄及心痛;叶干为末,夏日暴水痢,以米饮和一匙,空腹服之;又烧灰淋煎治淋沥疾。《本经》有:主五藏邪气,风寒湿痹,补中益气,长毛发令黑,疗心悬少食常饥。因此白蒿有补益药和解毒药的美称。

  后来公社解散了,收购站也没有了,白蒿没人收购了,也就没人再去挖白蒿了,每年春天鲜嫩肥大的白蒿田间地头到处是,母亲都会拣最大最肥嫩的白蒿回来,摘洗干净,切碎,放点盐,撒点花椒面,拌匀,再舀碗白面将面粉和白蒿搅拌均匀,放锅中笼屉上蒸10分钟,出锅后,抄点西红柿酱,蘸着吃。刚出锅的白蒿麦饭,看着有些发黑,闻着有一股淡淡药香。但是吃到嘴里,绵软清香,丰润饱满,蘸上西红柿酱,口感酸爽、醇厚、清香、可口,美味极了。

  如今,人们生活富裕,餐桌上珍馐美食丰富,在注重健康养生的今天,人们知道懂得了白蒿极大的营养和药用价值,白蒿的美食也被推崇到平常百姓餐桌上,很多人在春天去郊外挖白蒿来食用,其实都是春天踏青游玩的一种兴致。而白蒿在我的童年,是初尝的春天的一份甜蜜,是无限快乐和美好,是我童年追求知识和成长的希望,是暖暖的幸福包裹的舌尖上春天最美的味道。

  版权声明:本文系凯风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秦风)

0
 相关链接
  · 独家:感慨祖国好 盘点移民海外凄凉的世界冠军
  · 羹汤 在一饮一啄中绽放的饮食文化
  · “口气”不好,先治“脾气”
  · 要想皮肤白 不妨多吃这几种蔬菜
  · 教你几招吃着倍儿香还不怕变胖的替代食品
  · 独家:搅团 从“饥饱粮”到“美食名片”
  · 巡游:古代帝王既能体察民情还能借此休闲娱乐
  · 我要了老伴的命
  · 法轮“乌龙”何其多!
  · “法轮诉棍”是这样炼成滴
 读者评论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