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搅团 从“饥饱粮”到“美食名片”
发布日期:2016年09月27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张淑兰
[打印本页]

  前几日,久居南方的大伯回家探亲,为了给老人家接风洗尘,我在外面的酒店定了餐。可是大伯坚决不去外面吃,非要妈妈在家里给他打一锅搅团。父亲说:“多年不回来,回来咋能让你吃搅团,再说小时候搅团你又是没吃够。”大伯笑着说:“就说呢,小时候搅团把人吃的吐酸水,可是多年不吃,还是很想念的。”

荞面搅团

  提起搅团,对于我们在陕北长大的农村娃是再熟悉不过了,它是我们农村再平凡不过的一种家常便饭。听父亲说,那个时候家里经济困难,搅团是家里的主食,一天吃两顿,早上吃热的,晚上放羊回家再吃一顿凉的,时间久了,直吃的他们胃里泛酸水。在过去那个饥荒年代,搅团不知道养活了多少壮汉的肚皮、省下多少粮食。省下的粮食,也不知救下了多少饥民的性命,而他和大伯两个就是吃搅团长大的。

  搅团虽然是陕西的一种特色小吃,但关中和陕北吃法却不同。关中平原盛产玉米,所以他们打的搅团主要用玉米面;而陕北黄土高原,荞麦比较丰富,所以陕北人打的搅团多以荞面为主要原料。有些农户家里洋芋多时,还会用洋芋打些搅团,不仅耐饱,还吃个稀奇。不管是玉米面、荞麦面还是洋芋,它们含淀粉的比例较高,冷却后,容易凝结成块,所以在那个饥荒年代,搅团吃过后经饱抗饿,深受老百姓的青睐。搅团,吃起来有味,但它只是较稠的玉米面糊糊或者荞面糊糊,单一的饭食吃多了反而会胀肚子,虽然耐饥,但不长力气,因此,有些人就叫它“哄上坡”。为什么这样说呢?是因为过去吃了搅团的人,当时似乎像是吃饱了,但如果干活时,扛一袋子重东西上山坡,等到了地方,出一身汗,肚子又饥了,因此也叫它为“哄上坡”。不管是“哄”还是“真”,父亲说,总之搅团在过去还是立了大功的。

洋芋搅团 

  搅团吃起来方便快捷,但正宗的打搅团还是有学问的。做的时候在开水锅里一边慢慢地撒面,一边用小擀杖在锅里不停地搅拌;灶下,最好用小火,慢慢地烧;凭感觉,直到锅里的面糊糊舀出来可以成形后,盛碗上桌才算成功。所以说,打搅团也是一种功夫,初学者好比才学做饭的小丫头和新媳妇,打搅团一般很难成功。陕西有一句歇后语说:“瓜(笨)女子打搅团——稀了撒面,稠了加水”说的就是打搅团的技术。如果是“稀了撒面,稠了加水”这样打搅团到最后,就像杂谈的二傻明明和文盲哈儿写文章,总是不得要领,最终就打成了一锅糨糊。

  搅团出锅后,配以醋蒜汁,西红柿辣椒酱沾着吃,其口味和口感都十分的特别。但在六七十年代的陕北农村,农民哪有那么多的蒜醋酱可食,因此,陕北人吃荞面搅团往往是从腌好的酸菜瓮里盛一点酸菜汤出来沾着吃,其口味真是“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后来,陕北的一些聪明人又发明了一种新吃法,就是用调羹在搅团的中部压出一个窝来,倒入各种蘸汁,吃的时候,从边上夹一块搅团,再到中间的蘸汁里蘸着吃。这种吃法即省事,看上起还很雅致,至今都很流行。

  吃搅团也是有学问的,可不能心急,如果太过性急,不但吃不好、吃不出味,还会烫嘴、烫心、烫肚子。陕西有一地方语,叫“心急吃不了热搅团”,说的就是这个道理。陕北还有句俗语说:“精死的女人憨着哩,熟死的搅团生着哩”,它告诉人们,搅团这个东西不能多吃,吃多了很难消化,加之荞面性凉,还是不宜多吃,需适可而止。

 玉米面搅团

  如今,时过境迁,搅团早已不是一种“饥饱粮”,而成了酒店或者农家乐的一道有名的陕北美食名片。但谁能想到,这种农家小吃的发明,却是因为饥荒之年的饥饿才诞生的呢?走进陕北,你会发现挂着“黄土风情”“黄土人家”“老陕北”等招牌的一些饭店,在这些饭店里,搅团能让你大开眼界。它不仅登上了大雅之堂,而且花样繁多,有豆质的、米质的、面质的等等。就是那蘸汤,也是吃法多样,有酸汤、麻辣、三鲜,还有巧克力味,真是色、香、味俱全。如今的“搅团”吃出了改革开放对老百姓带来的实惠,也体现了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同时还让我们这些没有挨过饿的年青人特别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我们吃搅团是“忆苦思甜”,而父亲和大伯他们吃搅团是“亲情怀旧”,这搅团呀,对在外的人儿,还会引起一些浓浓的思乡之情!

  时光在流,岁月在走,时代在进,生活在变。搅团,从“饥饱粮”到“美食名片”,算是一个时代的变化,也是一个国家和民族所发生的沧海桑田的巨变。大伯走的时候,我特意从超市里买了几袋带着条码的真空塑封的“方便搅团”送给他,希望他常回家看看,常把家乡想念!

  注: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声明:本文系凯风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秦风)

0
 相关链接
  · 独家:感慨祖国好 盘点移民海外凄凉的世界冠军
  · 羹汤 在一饮一啄中绽放的饮食文化
  · “口气”不好,先治“脾气”
  · 要想皮肤白 不妨多吃这几种蔬菜
  · 教你几招吃着倍儿香还不怕变胖的替代食品
  · 巡游:古代帝王既能体察民情还能借此休闲娱乐
  · 我要了老伴的命
  · 法轮“乌龙”何其多!
  · 法轮功为何攻击国际器官移植大会
  · 法轮功为何攻击“国际器官移植大会”?
 读者评论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