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凯风评论 | 推荐阅读 | 凯风视频 | 凯风专题 | 凯风精粹 | 凯风资料库 | 凯风图库 | 专家文集 | 凯风论丛 | 国内媒体报道
梦醒时分 春风化雨 歪理邪说剖析 理论研讨 法轮功丑态 民众心声 荒诞的“神迹” 海外之声 邪教大观
      
 
当前位置:首页 > 凯风曝光 > 法轮功受害个案
 
法轮功毁了我儿子的前程(图)
   2013-08-22   凯风网   作者:朱荣光(口述)陆扬(整理)      [纠错]

  我叫朱荣光,今年71岁,家住湖南省宁乡县菁华铺乡四海村谭家湾组。我16岁担任村会计,还曾经担任村主任22年,直到2002年才离任。群众很信任我,村里红白喜事都请我操持。

  我有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儿子叫朱普照,1975年出生,毕业于长沙大学后,在宁乡县菁华铺乡邓安堂九年制学校教书。儿媳现在是宁乡县桃林桥中学语文教师。我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孙女叫曦曦,今年9岁,在菁华铺中心小学读三年级。乡亲们曾经十分羡慕我家,我也感到自豪。可是自从儿子痴迷法轮功以后,一切都变了,儿子的前程被彻底断送了。我在乡亲们面前总是感到灰头土脸。

  儿子是在长沙念大学时候练上法轮功的,因为离家远,而且他是自学的,并没有太大的动静,所以这件事我当时并不知情。1999年毕业后参加工作,也不在家住,我对他的心理情况也不太清楚,突然知道他练法轮功的事,是在2005年底。

  那年10月,他的学校组织了一场“崇尚科学,反对邪教”演讲比赛,第二天,学校围墙上便发现了大量法轮功传单、标语,学校领导很奇怪,就开始调查。11月20号那天,突然有人告诉我,说我儿子偷偷到附近一座高架桥上用油漆书写法轮功标语,被群众发现了,把他当场抓住了。经过调查,学校标语的事情就是他干的。我这才知道他早已不顾国家的禁令,偷偷练习法轮功多年,他在1998年读大学时候就已经自学法轮功了,取缔后也没放弃,一直瞒着我们。

  发现身为教师的儿子竟敢干这些违法的事,我恨不得拿棍子把儿子打醒。说实在的,回想这些年,才感觉到儿子练习法轮功以前,和我们都很亲热,毕业后就仿佛对我们老两口和他姐姐们冷淡了,我还以为是工作忙,他也是个大人了,有自己的生活,可现在才明白,他在偷偷练法轮功。

  我叫他别练了,他却头头是道地向我宣扬:“宇宙存在许多不同‘层次’,‘层次’决定人的去向,只有不断上‘层次’才会有好的归宿。世上只有李洪志师父能把人往‘高层次’上带。常人是难以理解的。”我们全家怎么劝他也不听,我们希望他的学校能帮助他,把他劝说回来。

  儿子所在学校并没有嫌弃他,及时伸出了关爱的双手。我的儿媳原在宁乡县偏远的横市镇铁冲中学教书,2006年8月,菁华铺中心学校将她调到离县城较近的菁华铺乡邓安堂九年制学校,和儿子共教一个班。这样儿媳既能照顾朱普照的饮食起居,又能协助他工作。我儿媳是当年宁乡县内从缺编单位调入超编单位的唯一一名教师。儿子所在学校未建教师宿舍,教师校内都无住房。为解决他们夫妻下班回家不方便的困难,学校又特意从紧张的功能室中腾出一间房子给他俩居住。希望能用家庭的温暖让他回归正常生活。

  真是恨铁不成钢。朱普照与一些法轮功痴迷者仍然藕断丝连,暗中往来。为痴心妄想“走向圆满”,他竟然在2007年12月擅自离校,再也找不到他了。后来我收到他寄给家中的信,信中说:“法轮功修炼者只有通过师父安排的考验才能圆满,圆满后,修炼前和修炼中所欠的,包括对亲人的淡漠和伤害等,都可以变成福分得到回报……”我不明白儿子怎么这么糊涂。我的老伴今年64岁了,对儿子牵肠挂肚,知道现在,还在星期六、星期日,到邻近的益阳市等地到处寻找他,却不见他的影子。我儿媳既要上课,又要料理小孩的学习、生活,肩上担子确实沉重,常常累得脸色憔悴。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朱普照离家出走,没有音信。为了养家糊口,我和老伴顾不得年老体弱,做起了卖菜生意。2011年6月的一天,我在做生意的途中,遭遇车祸,被撞断了几根肋骨,在宁乡县中医医院治疗,花费了几千元。大女儿只得辞了工作,在医院照料我。二女婿则帮我犁田、插田、收割。更令人痛心的是,今年5月,儿媳的祖母去世,无法联系到儿子。我只得代替儿子跪拜在其祖母的灵前,以尽孝道。

  儿子不顾家庭,不顾亲人,痴迷“学法”“圆满”,离家已快6年了。我儿媳和孙女曦曦一直想念他。今年6月,孙女曦曦得了化脓性扁桃体炎。孙女虽然不记得朱普照的样子了,可是躺在病房中的她却十分懂事地对她妈妈说:“爸爸没有变心,请妈妈别不要他。”

  近几年每逢春节来临,孙女总是问我:“爷爷,爸爸会回来过年吗?”我鼻子一酸,说不出话来,却更加清醒地认识到,法轮功害了我们原本幸福的家庭。

朱荣光近照

【责任编辑:李元】
分享到:
11.7K
 相关链接
  · 练法轮功练得我六亲不认
  · 法轮功害我前程尽毁
  · 我不愿在“三退”名单上签字竟遭诅咒
  · 法轮功害了我的两个女儿(图)
  · 荒唐的生意经
  · 张旭滨:那段走火入魔的日子
  · 港府应当取缔法轮功(图)
  · “消业”要了父亲的命(图)
  · 虔诚修练的“福报”
  · 王瑞香:清醒之后再看法轮功
 读者评论
 
 
关于我们|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