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凯风评论 | 推荐阅读 | 凯风视频 | 凯风专题 | 凯风精粹 | 凯风资料库 | 凯风图库 | 专家文集 | 凯风论丛 | 国内媒体报道
梦醒时分 春风化雨 歪理邪说剖析 理论研讨 法轮功丑态 民众心声 荒诞的“神迹” 海外之声 邪教大观
      
 
当前位置:首页 > 凯风资料库 > 法轮功危害 > 危害社会 > 围攻新闻媒体、围攻党政机关
 
本溪法轮功围堵国家信访办始末
   2012-09-24   凯风网   作者:梁吉明      [纠错]

  我叫梁吉明,今年56岁,原辽宁省本溪冶金高等专科学校讲师,曾任法轮功本溪辅导站平山片分站长。1999年6月19日,我参与组织了本溪法轮功人员集体围攻国务院信访办的闹剧。具体情况如下:

  经历了1999年“4·25”围攻中南海事件后,尚未平静的本溪法轮功组织于6月14日晚,得到了李洪志的两篇最新“经文”:《位置》和《安定》。为此,本溪法轮功辅导总站副站长张翠珍于15日早晨发出通知,要本溪的法轮功骨干成员到她家里开会,一起学习“新经文”。

  6月15日晚6点左右,本溪法轮功的骨干们差不多都聚集到了张翠珍家。我记得最清楚的有:姜虎林(本钢公司二铁厂工人,本溪法轮功辅导总站前任站长)、李正武(女,本溪北台钢铁厂工人,本溪法轮功辅导站南地片分站长)、李成君(本钢二建公司工人,本溪法轮功辅导站平山片分站副站长)、高晓峰(本溪市锅炉检验所技师,本溪法轮功辅导站市一中练功点点长)、申伟(女,本溪市第十二中学教师,本溪法轮功辅导站北地片分站副站长)、李月华(女,本溪房产开发公司职工,本溪法轮功辅导站市儿童乐园练功点点长)、张红娥(女,本钢第一机修厂工人,本溪法轮功辅导站南地片分站副站长)等10多个人。

  大家先是互相述说了“4·25”事件之后的“练功”情况,然后就开始学习“新经文”。主要过程就是自己先看几遍,然后交流心得体会,进行集体讨论。

  李洪志在《安定》中说:“习练者可根据所掌握的有关地区、有关部门直接或变相干扰破坏法轮功事件……通过正常渠道向各级政府或国家领导人反映。”在《位置》中说:“一个修炼的人所经历的考验是常人无法承受的,所以在历史上能修成圆满的才寥寥无几……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

  经过讨论,李正武、李成君二人当即就在会上说:“我们悟出来了,师父是支持我们向上边反映情况的,我们干脆就向中央反映吧”。姜虎林说:“本溪市严重破坏‘大法’和干扰‘练功’,我们应该向北京反映”。其他人大都支持这种意见。张翠珍见大家意见统一,就说:“我们还得让更多的人悟一悟,人多力量大。”于是会上确定,由在场的人负责通知,第二天仍然以学习“新经文”的名义,召集更多的人参加会议,其实就是具体研究进京上访事宜。

  16日下午1点多,本溪法轮功辅导站、分站及各练功片(点)负责人等40多人,以学习“新经文”的名义聚集在赵普利(本溪法轮功骨干,原本钢建房办职工,家住本溪市平山区和永街)家里开会。除了昨天那些人以外,新参加的还有邬成军(本溪冷连轧厂工人,本溪法轮功辅导站北地片分站副站长)、赵路(本钢冷轧厂微机员,本溪法轮功辅导站市儿童乐园练功点副点长)、李敏(本溪市房产开发公司职工,本溪法轮功辅导站文化宫练功点点长)等。会议由李正武、李成君二人主持。

  会上,李正武领读了“新经文”,而后提出到北京“上访”。当时与会的绝大多数人表示同意到北京上访,仅有个别人心存疑虑,提出应该请示一下大连法轮功总站再说。针对这种情况,姜虎林说:“我们要放下观念,‘以法为师’,不用看别人怎么做。”李正武说:“‘4·25’是天津弟子带的头,难道本溪弟子不能也带个头吗?我们不用看别人。”还说:“别人不去我自己也要去”。姜虎林说:“现在必须马上组织学习‘大法‘的心得材料和本溪干扰‘练功’的证明材料,为进京上访做准备。”

  经过一番商议,辅导站决定组织本溪法轮功习练者集体进京上访。6月18日之前为准备时间,李正武负责写本溪的整体材料,其他人写反映个人或所在练功点的材料。申伟负责重新整理以前完成的4个材料,即《本溪市法轮功祛病健身调查报告》、《本溪市法轮功身心健康百例(调查报告)》、《法轮大法在本溪(调查报告)》、《大法弟子给市领导的一封信》。所有材料必须于6月18日中午12点之前送到张翠珍家里汇总。

  辅导站要求会后立即通知各练功点负责人,再由他们负责通知习练者相互转告:6月18日出发,6月19日务必到京,在国务院信访办门前集合。姜虎林特别强调,现在的形势非常敏感,大家在通知时,不能直接说要求他们集体上访,而是要暗示,如说“谁悟到了谁去”。考虑到大规模集体行动人员多、目标大,容易暴露行踪,辅导站要求18日那天大家分散走,19日到北京后直接去信访办门前集合。

  6月18日下午,为安全起见,经过一番筹备,李正武和李月华二人带着本溪法轮功的大部分上访材料,主要包括:《向“两办”反映情况》(李正武起草,申伟修改打印)、《本溪市法轮功祛病健身调查报告》、《本溪市法轮功身心健康百例(调查报告)》、《法轮大法在本溪(调查报告)》、《大法弟子给市领导的一封信》以及一些习练者的个人材料等,经沈阳乘坐飞机直达北京。离开本溪前,李正武对其他习练者说:“有我在,材料在,头可断、血可流、材料不能丢。”其他的本溪法轮功习练者也都按照通知中的部署,通过各种方式陆续开始向北京秘密进发。

  6月19日上午,本溪法轮功习练者陆续向国务院信访办门前涌来,围堵成一道人墙。10点左右,就已经聚集了大约300多人。经大家推选,9位骨干成员作为上访代表进入国家信访办与工作人员进行对话。除了我之外,另外8个人是张翠珍、李正武、李月华、高晓峰、邬成军、申伟、赵路、李敏。

  当时我们主要提出:法轮功是好功法,国家应允许“练功”和“弘法”。随着本溪法轮功习练者陆续到京,信访办外的人数逐渐增加,最多时达500多人。经信访办工作人员一整天的劝说,直到晚上8点多,我们才通知大家登上了返回本溪的27次列车。由于人数太多,当时竟然装满了3节车厢。

  由于多次倒换火车误了点,姜虎林直到6月20日早晨才到北京。但在他的带领下,竟然还有50多名后到的本溪法轮功人来到国家信访办。姜虎林作为代表,在向工作人员递交了《向中央领导如实反映情况》,宣传法轮功的“神奇”功效。

  在李洪志的煽动下,辽宁省一个地市级法轮功辅导站,竟然能在短短几天内组织数百人进京围堵中央国家机关,其策划之细、行动之快、气焰之狂,令人震惊。

 

【责任编辑:辛木】

【责任编辑:】
分享到:
11.7K
 相关链接
 读者评论
 
 
关于我们|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